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五章 笑话

      漆黑中,秦然与韦伯斯特擦肩而过。
  
      嘎巴!
  
      清脆的响声中,韦伯斯特的脖颈连同气管在内,被彻底的扭碎。
  
      张大嘴的韦伯斯特倒在了地上,他的脸上还带着死亡前一刻的恐惧与不可置信,他本不该这么死亡。
  
      只要给他一个开口的机会,他就有把握说服秦然。
  
      就如同他以前做的那样。
  
      有着喘息之极,他就可以东山再起。
  
      而且,他也以为秦然会给他一个开口的机会。
  
      除非……
  
      秦然不好奇发生了什么。
  
      人,都是有着好奇心的。
  
      韦伯斯特相信秦然也不例外,所以,当秦然向他走来的时候,他的脑海中早已想好了所有的说辞。
  
      合情合理的那种。
  
      但话语还没有出口,韦伯斯特就迎来了死亡。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瞪大双眼,没有了声息的韦伯斯特仿佛是在质问着秦然。
  
      而秦然?
  
      根本无视着这样的眼神,不仅从对方手中将那锥形物体拿了过来,还将对方身上的银色软甲拔了下来。
  
      【名称:仿制之银之制裁】
  
      【类型:软甲】
  
      【品质:稀有】
  
      【防御力:较强】
  
      【属性:1,血裔反噬(1/2);2,狼人驱逐(1/2)】
  
      【特效:无】
  
      【需求:无】
  
      【备注:它是一件传说中某位猎魔人装备的仿制物,相较于原本的银之制裁要弱小许多,但对于血裔、狼人来说,依旧有效】
  
      ……
  
      【血裔反噬:在银色的光辉下,入阶之下的血裔攻击将被无效化,自身也将受到强大级别的伤害;持续1分钟。】
  
      【狼人驱逐:在银色的光辉下,狼人会心生胆怯,退出狼人变化;持续1分钟】
  
      ……
  
      目光扫过【仿制之银之制裁】的属性,秦然目光看向了远处。
  
      一队全副武装的特事处成员穿梭在黑暗中,向着这里快速的而来,领头的那位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特事处处长:彼得斯。
  
      在看到秦然的时候,这位特事处处长马上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
  
      “D阁下,晚上好。”
  
      “都解决了吗?”
  
      先是问候,才是询问。
  
      “嗯。”
  
      秦然点了点头。
  
      “韦伯斯特?!”
  
      那位特事处的处长快步走到了韦伯斯特的尸体前,当看清楚尸体的面容时,对方不由一愣。
  
      “怎么会是他?”
  
      对方下意识的看向秦然,希望获得答案。
  
      “为什么不能是他?”
  
      秦然反问道。
  
      “可是他不是死了吗?”
  
      对方越发的疑惑了。
  
      “奎克.韦伯斯特也死了,但是坟墓中的那个就真的是奎克.韦伯斯特吗?”
  
      “虽然第一次见到的那位‘韦伯斯特’表现出了足够的伤心与愤怒,但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对方却连自己儿子的坟墓都没有认真打理过——虽然有着祭拜的痕迹,但都是许久之前的了。”
  
      “恐怕除了下葬的那一天外,之后就没有人再理会奎克.韦伯斯特,包括那位口口声声要给自己儿子报仇的韦伯斯特。”
  
      秦然淡淡的说道。
  
      “所以,根本就不存在‘韦伯斯特’刺杀哈迪.琳为自己儿子报仇的事情,可是……您是怎么知道库克和‘韦伯斯特’有联系的?”
  
      “为了保密,他们的见面一定是出人意料的保密,不会被任何一个人知道才对。”
  
      特事处处长继续询问着自己的不解之处。
  
      “味道。”
  
      “库克的雪茄味。”
  
      “在‘韦伯斯特’的身上,我闻到过一模一样的雪茄味。”
  
      “有着这个做为前提,将两人联系到一起,然后,再稍微做出推断,一切自然会变得明了许多。”
  
      “原来是这样。”
  
      特事处处长恍然的点了点头。
  
      然后,目光看向了秦然手中的锥形物体。
  
      “这是那位大人所需要的,您……”
  
      没有等对方说完,秦然抬手就将手中的锥形物体递了过去。
  
      与所掌握的资料相互对比,发现没有丝毫的差距后,这位特事处处长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感激您为那位大人所做的一切。”
  
      特事处处长一边说着,一边向着秦然鞠躬行礼,当做完这一切后,这位特事处处长不由抬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
  
      “快要午夜了。”
  
      对方突兀的说道。
  
      然后,马上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没什么。”
  
      “我只是在感叹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来的太容易了一点。”
  
      “就好似,我从没有想过,您能够将这件东西带出来一样。”
  
      说着,这位特事处处长就摇头赞叹起来,似乎秦然做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是因为那里面的秘密吗?”
  
      “或者说……”
  
      “规则?”
  
      秦然眯着双眼看向了对方。
  
      “您竟然知道这些?”
  
      “也对!”
  
      “以您的聪明才智,在发现斯洛.德尔使用了神秘侧力量惨死后,一定就会有所怀疑的。”
  
      “那里确实有着规则,一个令人无比讨厌,由上一代艾德士掌权者制定的规则。”
  
      特事处处长说到这的时候,面容上露出了一个厌恶、讥讽的表情,然后,马上的,对方似乎觉得在秦然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是一种不敬般,就这么的收敛了表情,再次换上了谄媚的模样。
  
      “例如?”
  
      秦然问道。
  
      “例如?”
  
      “例如太多了。”
  
      “多到我想要告知你,却完全没有时间的程度。”
  
      “毕竟……午夜到了,您可以安息了。”
  
      这位特事处处长说着咧嘴一笑,双脚没有动,整个人却拿着那锥形物体如风一般的后退。
  
      周围特事处的成员们瞬间对秦然发动了攻击。
  
      烈焰!
  
      成片燃烧的烈焰如同是坠落的天火般,将秦然淹没。
  
      而且,这些被操纵的烈焰并不是简单的焚烧。
  
      它们化为了一个个秘法文字,犹如火焰的精灵般,在黑暗中雀跃不已,让焚烧的高温再次升高。
  
      更为可怕的是,一个朦胧的人形虚影正在火焰中仰天咆哮。
  
      它仿佛是火焰的领主,不仅要将猎物烧死,还要烧成灰烬一点不留。
  
      “被烈焰覆盖的冰霜,除去成为一滩水渍……不、不,是我的形容不准确,您怎么成为水渍呢?”
  
      “您会成为水蒸气的。”
  
      讲着恶劣的笑话,特事处处长再看了一眼那熊熊燃烧的场面后,脸上就浮现了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
  
      接着,他转身向着一旁走去。
  
      在那片黑暗中,有着两个人,一个站立守卫的特事处成员,和一个躺倒在地昏迷的人。
  
      看着躺倒在那的人,特事处处长脸上恶意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你以为依靠自我陷入昏迷就可以阻挡我的脚步吗?”
  
      “或者你真的以为上一代老家伙制定的规则,我就无法破解了?”
  
      “你真的是太天真了。”
  
      “天真到以为我会被从什么犄角旮旯里蹦出的家伙阻止。”
  
      “但事实呢?”
  
      “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
  
      “你嘴里的‘他’又怎么会出现?”
  
      “又或者‘他’出现了?我却不知道?”
  
      “这个笑话,真是太好笑了,笑得我肚子都疼了!”
  
      说着这样的话语,特事处处长真的发出了阵阵刺耳的笑容,不过,就在对方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的时候,一抹淡淡的声音突然传来。
  
      “是吗?”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