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七章 光辉普照
燃烧黎明士兵组成的钢铁洪流,呼啸而过。
  
  对于这些百战精锐来说,服从指挥官的命令就是本能,指挥官长剑所指的方向,就是冲锋的方向。
  
  而挡在冲锋道路上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结果:摧毁!
  
  蜂拥而来的队伍,就被燃烧黎明的士兵们砍瓜切菜般的碾压而过。
  
  没有任何的例外。
  
  即使这支队伍中隐藏着不少对于普通人来说极为特殊的存在也是一样。
  
  冲锋!
  
  冲锋!
  
  冲锋!
  
  长枪指向前方,一具具身躯被洞穿,而这些被控制的傀儡没有任何的胆怯、后退,他们前仆后继的冲向了燃烧黎明的士兵,一个全身闪烁着淡淡金属光辉的人,挡在了冲锋的队伍前。
  
  铛!
  
  金属的交击声中,势不可挡的长枪被挡了下来,对方的身躯并没有被刺穿,仅仅没入了一寸左右。
  
  “你真以为我挑选的人会是普通……”
  
  噗!
  
  彼得斯的话语还没有彻底说完就被迎面而来的一剑打断了。
  
  长剑光芒一闪,头颅高高飞起。
  
  紧接着,这具尸体就被长枪一挑,摔落地面,被随后而来的战马踩成了肉泥。
  
  特殊?
  
  特殊又怎么了?
  
  对于燃烧黎明的士兵来说,他们所生活的年代,有着太多太多的特殊了,他们见识了许多,亲手干掉的更多!
  
  他们早有了该如何配合干掉那些特殊的家伙。
  
  这样的方式不仅行之有效的方式,而且他们绝不介意干掉更多。
  
  “燃烧——”
  
  “黎明!”
  
  军号声中,属于彼得斯的队伍被洞穿了。
  
  剩余的人向着两侧奔逃,然后,再次被队伍一分为二的燃烧黎明的士兵包围。
  
  这样的歼灭战,燃烧黎明的士兵太熟悉了。
  
  熟悉到宛如吃饭睡觉一般。
  
  而这对彼得斯来说就是灾难。
  
  他看着一个个被他精心挑选,拥有着常人所无法触及力量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在长枪、长剑下,他心底的愤怒开始越演越烈。
  
  他发誓要干掉秦然。
  
  就如同他曾发誓一定要拿到那件东西一样。
  
  而现在?
  
  他要干掉的人正拿着他所要的东西。
  
  “我会让你明白!”
  
  “你激怒我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对着远处的秦然大吼着。
  
  对方身手极为不凡,而且,速度极快。
  
  这也是对方能够活到现在的重要原因。
  
  不过,也就是这样了。
  
  在对方大吼出声的时候,一支长枪洞穿了对方的胸口。
  
  噗!
  
  锋锐的枪刃一抖,尸体落在了一旁,这位骑士毫不停留的向着下一个目标冲去。
  
  而秦然的目光则从战场上收回。
  
  他看向了一侧。
  
  在那里,缓缓的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好久没有回到真正的身躯内了。”
  
  “这样的感觉真陌生。”
  
  对方边走边说,每向前一步,气息就浓重一分。
  
  当走到秦然面前时,对方的气息就如同是山一般向着秦然压下。
  
  而且,并不是普通的山峰。
  
  它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它被一个个怨灵所缠绕。
  
  怨灵们发出一阵阵厉吼。
  
  那只属于死灵的怨毒目光死死盯着秦然。
  
  不用说普通人,就算是被人称道的强者,在这样的对视下,也会胆战心惊,甚至是肝胆俱裂。
  
  但秦然?
  
  敢和秦然对视的人或者说任何意义上的生灵,都该随时做好……死亡的准备。
  
  怨灵的厉吼声猛然一滞。
  
  它们瞪大的双眼中,怨毒被呆滞所代替。
  
  它们视野中,可恶的生者还站在那里。
  
  它们按照本能理应撕碎对方。
  
  但是……
  
  它们视野中却出现了本不该出现的存在。
  
  在幽暗、无关的亡者之地。
  
  一面支撑天地,宽又不知几何的苍白之墙上,一个又一个的灵魂被钉在了上面。
  
  沾满了人鱼眼泪,遍布铁锈的长钉,在一个漆黑人影的手中,对方手握木槌,长钉对准了自己的身躯,一下又一下。
  
  疼!
  
  痛!
  
  没有了理智的它们,也能够感受到这一切。
  
  这样的感受,告诉它们,这就是它们。
  
  它们哀嚎。
  
  它们求饶。
  
  但是无用。
  
  长钉刺穿了四肢与躯干,它们只能任由熄灭之风吹动着它们被牢牢固定的身躯。
  
  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它们看到了自己的亲人、朋友被一个个的钉在了它们的身旁。
  
  不!
  
  不能这样!
  
  深埋心底,早已化作执念,让它们疯狂的人物就这么的出现在面前,还被残忍对待着,怨灵们抬起头,看着天空中唯一的存在,大声的求饶。
  
  它们愿意用一切换取执念所在的平安。
  
  即使是……
  
  自己的生命。
  
  啪、啪啪!
  
  一个又一个的怨灵爆裂了,那声音就如同是摔碎的玻璃一样,清脆悦耳的同时,一片稀碎。
  
  后退了一步,身躯微微摇晃,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越发的苍白了。
  
  对方逃脱了【亡者凝视】。
  
  对此秦然并不感到惊讶。
  
  对方表现出的能力,早已说明了对方灵魂的特殊。
  
  至于强大?
  
  被分割成百上千份的灵魂,再强大也是有限的。
  
  而对方敢这样做,自然是有所目的的。
  
  同样的,秦然可不认为对方操控的那些能够替换的身躯就是对方的底牌,即使那些身躯有着各种不同的能力,但绝对不至于让‘吴’束手就擒。
  
  “这就是你那晚使用的能力?”
  
  “不得不说,很好用!”
  
  “放心吧!”
  
  “这样的能力我会延续下去的,我会保留你的身躯,然后,好好使用这个能力。”
  
  K侯爵盯着秦然一字一句的说着。
  
  周围的黑暗随着这样的话语而变得躁动。
  
  它们流动、旋转。
  
  然后,就如同是归巢的乳燕,纷纷向着K侯爵涌来。
  
  几乎是一瞬间的,本该是仿佛气体般的黑暗,就变得宛如实质,就如同是一堵厚厚的城墙,挡在了秦然面前。
  
  “是不是很想要在这个时候出手干掉我?”
  
  “我知道的,你一定想这么做。”
  
  “但我又怎么可能没有准备?”
  
  黑暗中K侯爵讥笑着秦然。
  
  秦然又一次的摇了摇头。
  
  是啊。
  
  谁不会准备?
  
  你准备了。
  
  我也准备了。
  
  而且……准备的比你更多!
  
  燃烧黎明的骑士们分为数十小队在墓园内横冲直闯,他们的长枪向下,一道道清晰的痕迹出现在了地面。
  
  迅速的这些痕迹与墓园外更大的痕迹相连接、融汇一体。
  
  那是绘画在地面上的田野、河流、森林。
  
  它们黯淡无光。
  
  它们等待黑暗逝去。
  
  它们呼唤黎明到来。
  
  秦然似乎听到了这样的呼唤,他默默走过。
  
  脚掌在地面留下了最深邃的一笔。
  
  下一刻——
  
  光辉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