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九章 不正常
    “不可能!”
  
      “这不可能!”
  
      “你明明就在这里!”
  
      “你……”
  
      看着出现在那里的‘秦然’,K侯爵大声吼道,突然的,对方的声音一顿。
  
      显然,这位血裔族长想到了什么。
  
      但,晚了!
  
      无声无息出现在对方身边的秦然,用左手抓住了对方的脖颈,恶魔之炎随即燃烧起来。
  
      呼!
  
      烈焰升腾,黑暗再次如同是受惊的绵羊般开始躲闪起来。
  
      “你这个骗子!”
  
      “你根本不能够未卜先知!”
  
      熊熊燃烧的恶魔之炎中,K侯爵大声的吼道。
  
      “你是天真,还是傻?”
  
      “敌人说的话,你都相信?”
  
      “还是说……”
  
      “你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控制着上千不同的人,将灵魂分裂上千份,即使你天赋异禀,秘术强大,你的灵魂能够承受的了吗?”
  
      秦然以略微沉吟的话语说着。
  
      专家级别的【神秘知识】当然不会涉足到灵魂这样的领域,那是至少无双级别,乃至是超凡级别才有可能出现的知识。
  
      但这并不妨碍,秦然以此进行猜测。
  
      一个正常的灵魂,去控制上千具身体,有可能吗?
  
      有可能!
  
      天赋异禀的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秦然从不会怀疑天才是与众不同的,但是随意转换身躯,哪怕是天才也不可能做到。
  
      要知道控制上千具身体和成为其中之一,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简单的说,一个灵魂控制上千具身体是可能的,但一个灵魂不可能成为上千具身体中的任意一个。
  
      他就是他。
  
      你就是你。
  
      灵魂的不同,造就了这一点。
  
      而当你成为他时,就只有一个可能:他的灵魂吞噬了你的灵魂,取代了你。
  
      这样的吞噬自然是有着种种限制的,过程也是极为复杂的,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
  
      但眼前的K侯爵却不同。
  
      它仿佛是可以随时更替,不需要过程,也不需要什么仪式。
  
      这种情况,在秦然的推测中,只有一种方法能够办到:将一个灵魂分成了上千份,投入到这些身躯中。
  
      或许它会编造一些记忆给予这些灵魂,但同时也会给予他的本体,留下一个后门。
  
      一个只需要启动,就可以轻易融合的后门。
  
      这样做自然是看似方便快捷。
  
      但真的如此吗?
  
      秦然左手上进入蓄力状态的恶魔之炎越发的灼热逼人。
  
      它燃烧的不仅是实物。
  
      还有……
  
      灵魂!
  
      灵魂的刺痛,让K侯爵越发的疯狂。
  
      它连连低吼着。
  
      “我是正常的!”
  
      “你们才是不正常的!”
  
      “我会等到那件东西,然后……”
  
      “我会屹立于云端!”
  
      没有反抗,仅仅是反驳。
  
      哪怕被恶魔之炎焚烧的奄奄一息也是一样。
  
      似乎在对方看来,这样的反驳早已经超越了生命。
  
      “你想成神?”
  
      秦然眉头一挑。
  
      “对!”
  
      “我会成为神灵!”
  
      “而你只会是在泥土中挣扎着的卑微蝼蚁!”
  
      “永远都是!”
  
      “永远!”
  
      嗡!
  
      周围的黑暗随着K侯爵这样的吼声而震动起来。
  
      它们想要冲向K侯爵,但是根本没有用,仅仅是略微靠近后,面对着恶魔之炎的灼热,这些黑暗就纷纷的退避着。
  
      而失去了这些黑暗,K侯爵的气息越来越弱。
  
      直到变为了一滩灰烬。
  
      随着K侯爵的死亡,周围的黑暗如同烈阳下的初雪般,迅速的消融起来。
  
      月光!
  
      淡淡的月光,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艾德士的夜空中。
  
      这一幕被巡逻的特别行动组成员们率先发现。
  
      “月亮!”
  
      “是月亮!”
  
      特别行动组成员一个个的走下车,他们在面面相觑后,忍不住的欢呼起来。
  
      自从血月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月亮了。
  
      每天晚上,艾德士的上空都是朦胧的黑暗,犹如深渊的混沌般让人难受、不安。
  
      而此刻,皎洁的月光散下,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双臂,迎接着、沐浴着这样的月光。
  
      “结束了?”
  
      顾问少女走下了车,看向了自己的爷爷。
  
      “嗯。”
  
      “结束了。”
  
      老顾问点了点头,长长的出了口气,就这么的靠在车门上,点燃了一根香烟,开始吞云吐雾。
  
      这是他给自己的奖赏。
  
      也是给予自己的犒劳。
  
      至于之后?
  
      自然是返回家中,好好的休息。
  
      要知道他可是有近半个月没有安安稳稳的休息了。
  
      ‘火炉烤鱼’内,旅店老板端着酒杯看着窗外的月亮,不由高高的举起酒杯。
  
      “小子,干得不错。”
  
      面带微笑的旅店老板一饮而尽后,发出了更加畅快的笑声。
  
      不单单是旅店老板畅快的大笑,只要是看到了月亮的人,都是嘴角上翘。
  
      高等邪灵也不例外。
  
      抬起头,对方看着月光,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
  
      “结束了啊。”
  
      虽然不是人类,但是拥有着人类思维的对方,在大多数的时候,比之人类都要像人类。
  
      而在另外一些时候,则更是远远超出了人类。
  
      例如……
  
      预感!
  
      呼吸着夜幕下湿润空气的高等邪灵在看到秦然冷着的脸时,那呼吸就不由一窒。
  
      “怎么了?”
  
      小心翼翼的,高等邪灵询问道。
  
      “你再去一趟。”
  
      秦然指了指不远处艾维娜.艾格.泽尔冈的墓穴。
  
      “是要拿那件东西吗?”
  
      高等邪灵十分谨慎的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示意高等邪灵快去。
  
      但看着秦然的表情,高等邪灵就莫名觉得从心底深处升起了一股不安。
  
      “我认为和那件东西相比较,我们应该尽快找到那位。”
  
      “那位的能力,对于我们现在的这种情况是很有帮助的。”
  
      “而且,我建议……”
  
      “快去。”
  
      秦然一皱眉打断了高等邪灵的话语。
  
      感受着秦然从心底升起的不快,高等邪灵一缩脖子,就这么转过身,向着那处墓穴走去。
  
      不过,高等邪灵边走边回头。
  
      它期望秦然改变主意。
  
      可惜的是,秦然原本它想象中的还要坚定。
  
      不仅没有任何回心转意的意思,反而是用目光催促着它。
  
      “为什么这种危险的活计儿总是我?”
  
      带着轻声的嘟囔,高等邪灵一步步的走进了墓穴。
  
      刚一进入墓穴,高等邪灵的脸色就骤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