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六章 遗漏的一点
    温和的光辉在秦然来不及反应前就笼罩在了他的身躯上。
  
      在这样的光辉下,秦然身上破碎的装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稳定之大修复卷轴】,可以一次性修复复数的装备道具。”
  
      “不要拒绝,这是你应得的——只要你能帮助我完成唯一称号副本,你的损失,包括但不限于装备损坏,都由我承担。”
  
      “这是我们之间的契约。”
  
      吴面带微笑的说道。
  
      秦然默然不语。
  
      在两人约定的契约中,确实是存在这样一条。
  
      这是事实。
  
      他无法反驳。
  
      但有一些事情必须要声明。
  
      “我只是我。”
  
      “不是他。”
  
      “也不是任何人。”
  
      “只是我。”
  
      秦然以近乎强调的口吻说道。
  
      “你、你知道了?”
  
      吴一惊,好像是心底深处秘密被发现的小姑娘,说话都结巴起来。
  
      “你觉得我傻吗?”
  
      秦然反问了一句。
  
      是啊。
  
      秦然自然是不傻的。
  
      那么在诸多的反常下,一些猜测必然会出现。
  
      在这样的前提下,一些态度也变得理所当然。
  
      吴突然有些明白秦然为什么对她的态度这么恶劣了。
  
      但……
  
      吴看着眼前的秦然。
  
      在她的脑海中浮现着的,依旧是乌鸦。
  
      ‘必须要去吗?’
  
      ‘嗯。’
  
      ‘可一去不归怎么办?’
  
      ‘那就一去不归。’
  
      ‘我能和你同去吗?’
  
      ‘不能。’
  
      ‘为什么?’
  
      ‘因为,你在,我才能够有信心回来——回来见你。’
  
      ……
  
      ‘骗子!’
  
      ‘我在等你!’
  
      ‘你却没有回来!’
  
      ‘大骗子!’
  
      眼前的一片都是灰暗的,大雨瓢泼,瞬间就淋湿了她,但她毫无所觉的呆在那座孤坟前。
  
      ‘你没回来。’
  
      ‘我去找你。’
  
      ‘等我。’
  
      ……
  
      意识的恢复,眼前的灯光刺目。
  
      她没死。
  
      但这不是她需要的。
  
      ‘别拦着我。’
  
      眼前的两人是他的朋友,也是她的朋友,他为了其中一个而死,她本该怨恨那个叼着雪茄的混蛋,
  
      但看到对方痛苦、自责的模样后,她就放弃了。
  
      不是放弃怨恨。
  
      而是她知道,这个模样的对方,活着才是惩罚。
  
      脚步踉跄。
  
      她要回到他的身边。
  
      然后,她被拦住了。
  
      她的好友将她按回了床上。
  
      ‘你知道你不可能阻止的了我。’
  
      ‘嗯。’
  
      ‘阻止你太难了。’
  
      她的那位好友倚在墙上,直接给了那个混蛋一脚,让对方跪在了她的面前。
  
      ‘有用吗?’
  
      她讥笑的看着这一幕。
  
      ‘有没有用我不知道。’
  
      ‘但对他有用。’
  
      ‘一个两个都要寻死觅活的,我照看不了那么多。’
  
      她的好友指了指那混蛋。
  
      ‘我认为我们才是朋友。’
  
      仿佛是感到了背叛,她的目光逐渐变得冰冷。
  
      ‘是啊。’
  
      ‘我们一直是朋友。’
  
      ‘所以,我才给你带来了这个消息——人死不能复生,这是我们所接受的教育告知我们的,但如果出现了超出我们认知外的存在呢?’
  
      她的好友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
  
      她一愣。
  
      ‘我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
  
      ‘也许在那里你能够找到让乌鸦复活的办法,又或者……直接能够在那里见到他,也说不定。’
  
      她的好友继续说道。
  
      ‘真的?’
  
      疑问的口吻,却在心底充斥着确定。
  
      她知道对方不是一个夸大其词或者谎话连篇的人,但正因为这样,她才明白对方话语中隐藏的意思。
  
      这让她迫不及待。
  
      也让她心生希望。
  
      ‘先休息吧。’
  
      ‘你需要休息好了才能够开始,那个地方并不太平,你没有自保能力的话,我是不会让你进入的。’
  
      她的好友再次的劝说。
  
      这一次她选择了听从。
  
      因为,这是找到、见到乌鸦的办法。
  
      之后,她进入了巨大城市。
  
      她用自己规划的方式来一步步的接近着找到乌鸦的方式。
  
      然后……
  
      她找到了。
  
      以极为意外的方式,见到了乌鸦。
  
      哪怕对方并不这样认为。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切的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面发展,不是吗?
  
      就好像是此刻。
  
      如同这样的对话,她在之前也只认为只能出现在梦中了。
  
      可现在却是出现在了眼前。
  
      为了这样的美好。
  
      妥协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嗯。”
  
      “我知道了。”
  
      “你是2567,不是其他人。”
  
      吴点了点头,这样的说着。
  
      面对着这样的吴,秦然眉头微皱。
  
      他的直觉告诉直觉,吴不是一个轻易放弃或者轻易改变直觉想法的人,但他无法追究更深。
  
      没立场也没有资格。
  
      或者说,秦然不希望直觉牵扯到对方思维的泥潭中。
  
      他好不容易出来了。
  
      那么,就不要回去了。
  
      “能够告诉我这里究竟是什么吗?”
  
      “或者……”
  
      “它是什么?”
  
      秦然指了指被一剑两断的锥形体。
  
      “它?”
  
      “一个为了成为神灵,放弃了原本身躯,融合了科学侧的伪Ⅴ阶存在。”
  
      吴看着地上的残骸缓缓的说道。
  
      “伪Ⅴ阶?”
  
      秦然一挑眉。
  
      对方表现出的能力,可不是所谓的伪Ⅴ阶能够达到的。
  
      “它当然是特殊的。”
  
      “不然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程度了,但是它的特殊让它变得盲目,变得看不清楚什么是现实。”
  
      “这里兴起火药,但神秘并未退去。”
  
      “但它认为两者的并存是一件荒谬的事情,是一件阻碍了它成为神灵的事情,所以,它要彻底的摒弃前者。”
  
      “它要成为黑暗中唯一的光。”
  
      “它要让所有的人将它当做唯一的信仰。”
  
      “所以,才会诞生那位K侯爵。”
  
      吴解释着。
  
      “诞生?”
  
      “你是说?”
  
      秦然双眼一眯,想到了什么。
  
      “嗯。”
  
      “就如同恐惧一样,这里的血裔、狼人、食尸鬼等等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它制造的。”
  
      “它按照它所经历的、记忆的制造的。”
  
      “但……”
  
      “它最终忘却了一点。”
  
      “它并不是它锁经历、记忆中的那位。”
  
      “即使它有着极为类似的力量,但类似并不代表一致,就像是世界上不可能有着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一样,极为类似的能力最终也就是镜花水月。”
  
      吴说着看向了秦然。
  
      或者说……
  
      她在看着秦然隐藏在衣物内的【狮心王】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