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九章 不做道别
艾德士市区前往郊外的道路一侧,一栋三层带有庭院的建筑正在迅速的建设着。
  
  被抓来当做监工的拉格仑抱着膀子站在太阳下,感受着暖洋洋的温度,旅店老板整个人越发的没有精神了,一个接着一个哈欠。
  
  你无法让一个夜猫子适应太阳。
  
  更何况这个夜猫子已经好几天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休息过了。
  
  不过,旅店老板并没有因为这样就敷衍了事。
  
  相反,在该认真的地方,他无比的认真,甚至将计划书上的某些建筑防御等级又提高了一级。
  
  因为,他很清楚这里以后会是什么地方。
  
  名义上的福利院。
  
  暗地中则是斯密斯和莎雅等六个小女孩的新家,当然,莎雅的母亲也会尽快的赶来,同样的,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也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的用地是新市长威尔批下来的,没有动用任何猎魔人总部的关系,但是旅店老板明白,只要有斯密斯这个混血在,这里就很难安稳下来。
  
  对方每晚出没在艾德士的阴影中是去干什么,旅店老板是心知肚明的,新市长威尔也是心知肚明的。
  
  黑暗一旦降临,总会有些家伙不自觉的滋生某些不该有的想法。
  
  即有怪物。
  
  也有……人类。
  
  后者的比例永远超出你的想象。
  
  人性本恶?
  
  不。
  
  只是被特殊的环境和心态放大了。
  
  他们无辜吗?
  
  也不。
  
  那种坏境和心态下的人,被拉出去枪毙,都没有一个是冤枉的。
  
  但……
  
  旅店老板看向了莎雅等六个小女孩。
  
  面容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忧愁。
  
  他在担心这些小女孩们会被牵连。
  
  可让斯密斯离开她们?
  
  别开玩笑了,有了D给的那件东西,女孩们能够安然入睡不假,但是还达不到脱离监护人的程度。
  
  这样的事情不能够强求,需要的是时间和顺其自然。
  
  如果强求的话,只会是适得其反。
  
  同样的,让女孩们进行训练也不是真正解决的方式。
  
  或许可以除去一时之忧。
  
  但从长远来看,真的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猎魔人的生涯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是真的会死人的啊!
  
  有着太多类似经验的旅店老板发现这真的是无解的事情。
  
  唉。
  
  一声叹息后,他将目光看向了阴影中,神采奕奕的蜜尔。
  
  对方在最近成功获得了D的教导。
  
  无疑,这样的教导是极为有效的。
  
  至少,蜜尔隐藏踪迹的本事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
  
  不过想要成为正在的猎魔人?
  
  还差了很多。
  
  “要是好好教导的话,蜜尔也许是一个不错的……”
  
  “唔。”
  
  “年轻人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足够丰富的经验已经让旅店老板看到了蜜尔某些显而易见的变化,他一个老头子才不想要参与其中。
  
  但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的事与愿违。
  
  拉格仑不希望自己参与进去,蜜尔反而将拉格仑当做了这个阶段的人生导师。
  
  “猎魔人可以结婚吗?”
  
  蜜尔走到旅店老板面前,目带期待的问道。
  
  “猎魔人不是苦修士,为什么不能结婚?”
  
  “而且,搜集了那么多的资料,你还不知道这些事情吗?”
  
  猜到蜜尔想要干什么的旅店老板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搜集的资料,不一定是事实。”
  
  “我需要确认一下。”
  
  “还有……”
  
  “你真的不打算给予莎雅她们更多的教导?”
  
  蜜尔笑了一下,就转移了话题。
  
  对于莎雅等六个小女孩,蜜尔有着的就是同情和不忍。
  
  鬼才知道这六个小女孩在血裔的‘餐馆’里经历了什么,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她们一生都不要再受到类似的伤害。
  
  但生活在这个暗中怪物丛生的世界,又怎么可能?
  
  “我……”
  
  “不知道。”
  
  旅店老板下意识的就要一口回绝,但话语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了。
  
  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
  
  不是推脱。
  
  看着拉格仑迷茫的模样,蜜尔一耸肩。
  
  在预备役少女猎魔人看来,这样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思考。
  
  她对猎魔人的憧憬,早已让她弱化了一切的因素,包括那些可能致命的也是一样。
  
  梦想,就是这么美好,不是吗?
  
  也许只有在哪天体会了现实的残酷后,才会反思当初的梦想是否真的美好。
  
  当然了,最大的可能是,坚持下去。
  
  不是美好的品德。
  
  而是已经付出了那么多,半途而废的话,实在是不值得。
  
  是啊,不值得。
  
  世间就是由这些不值得才变得精彩有趣。
  
  才变得……
  
  不那么讨厌。
  
  一脸朝气的预备役少女猎魔人看着静静坐在工地安全区内的莎雅等六个小女孩,这样的说道:“谁也没有权利替她们决定人生,我认为你应该去询问她们一下,看看她们究竟想要什么样的人生。”
  
  “是接受他人的保护,一生如此。”
  
  “还是去保护他人,一生不悔。”
  
  旅店老板诧异的看着蜜尔。
  
  他似乎从没有想到一向莽撞的蜜尔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语。
  
  “人,都是会变的……好吧,我承认,为了说服D我翻阅了很多书籍,但都没有用上,D说了,他教导我是因为履行之前的约定。”
  
  “但我的书总不能白看吧?”
  
  “所以,我努力的告知他人,我曾经努力的结果。”
  
  预备役少女猎魔人说着一握拳。
  
  在阳光的倒映下,有那么一点点青春的感觉,假如说的话不是这么直白的话。
  
  “你这番话该去找威尔。”
  
  “他会很欣慰的。”
  
  说着拉格仑向着莎雅等女孩走去了。
  
  蜜尔的话他嗤之以鼻。
  
  什么自己的人生自己决定,谁也没有权利去改变。
  
  说出这话的人,本身就不成熟的,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无时无刻的不被他人影响着。
  
  最初的父母,接着是老师、朋友、恋人等等。
  
  这样的影响无处不在。
  
  也许你没有察觉。
  
  那是因为你的性格、三观早就被影响了。
  
  就好像拉格仑。
  
  他不屑于蜜尔的话。
  
  但他还是这么的去做了。
  
  最起码……
  
  这看起来很公平。
  
  看着旅店老板的背影,自认为劝说成功的蜜尔再次进入了练习状态。
  
  她没有去关注莎雅等六个女孩们的决定。
  
  这些早就在莎雅等六个女孩央求她的时候,就注定了。
  
  工地上嘈杂、繁忙、热闹。
  
  秦然站在远处的阴影中注视着这一切。
  
  顿足片刻后,他默默的向着这些人道别了。
  
  当面道别?
  
  别逗了,秦然不习惯那样的场景。
  
  尤其是在扛着足有两人多高的包袱时,有太多的解释了。
  
  还不如不解释。
  
  秦然一把拎起包袱,抗在肩上。
  
  下一个,身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