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章 接触
华尔威街13号。
  
  秦然在返回自己房间的刹那,就将那两人多高的包袱放在了地上,接着,就是大口大口的喘息。
  
  显然,那包袱比想象中的要重,哪怕是以秦然即将入阶的力量都无法长时间的支撑。
  
  但秦然却是快乐的。
  
  他嘴角的笑容是无法抑制的。
  
  在【祈愿者】这个特殊的副本世界剩余的时间内,秦然在对自己做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后,并没有忘记‘搜集’必要的‘有价值’的物品。
  
  足够高的声望和足够多的黄金,结果还需要多说吗?
  
  从包袱皮内不断滑落的物品就是最直接的结果。
  
  唯一可惜的是,并没有出现真正的珍品。
  
  就算是在艾维娜.艾格.泽尔冈坟墓里也是一样。
  
  最好的东西也就是触碰到稀有级别的魔法级,完全达不到稀有级别,不过,秦然没有介意。
  
  任谁几乎是凭空白得了近五十件魔法物品也是不会介意的。
  
  将这些魔法物品分门别类后,秦然迅速的联系了无法无天。
  
  在无法无天又一次惊叹、羡慕的语气后,秦然将一切都交给了对方。
  
  无法无天是值得信赖的。
  
  火鸦、霜狼也是如此。
  
  在副本中完美担任斥候的火鸦这个时候已经真正意义上的进入了彻底休息的状态。
  
  霜狼也在返回房间内的一刻陷入了沉睡。
  
  不过与火鸦不同的是,这个时候的霜狼略显狼狈,柔软的皮毛上有了污迹不说,还有着些许的伤痕。
  
  霜狼干什么去了?
  
  战斗!
  
  在有足够的成长能量做为前提下,还有什么是比战斗更让人快速增长的吗?
  
  在【祈愿者】空闲的时间内,霜狼成功的控制了艾德士郊外上百公里的森林,从最初的普通野兽,到之后的黑暗生物、异兽,乃至是凶兽,它都一一进行了挑战。
  
  挑战的结果显而易见。
  
  霜狼不仅赢了,还成为了那片森林的主人。
  
  并且,还帮助秦然找到了一个小型的遗迹,那一大包袱物品中,有近四分之一是属于霜狼的功劳。
  
  因此,秦然心中使用【残缺冰霜之心】的天平倾向于了霜狼。
  
  它用努力的证明了自己。
  
  秦然就不会食言。
  
  不过,再次之前,他需要联系工匠。
  
  2567:我有一枚特殊的宝石需要你鉴定。
  
  工匠:在酒馆。
  
  2567:等我。
  
  ……
  
  对于工匠冷漠、简短的话语,秦然早已习惯了,就好似他逐渐习惯了无法无天的唠叨和含羞草的美食一样。
  
  当然,任何的习惯都无法改变秦然的警惕。
  
  在刚刚走出房间,脱离的房间的隔绝、防护后,秦然敏锐的感知,就让他的目光锁定了一侧阴影中的人。
  
  对方很自然的走了出来。
  
  波尔。
  
  那个有过数面之缘,坦言自身与‘魔女’有着瓜葛,想要和秦然合作的玩家。
  
  “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谈谈。”
  
  对方这样的说道。
  
  “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秦然摇了摇头,就要绕过对方。
  
  对于陌生人,秦然有着的只会是警惕。
  
  不论对方表现的是多么的善意,多么的无害,也都是一样。
  
  坏人,从不把这两字写在脸上。
  
  “我找到了合作者!”
  
  “一个有着足够实力的合作者!”
  
  波尔没有阻拦秦然,在巨大城市里随意阻拦一个别自己实力强大的玩家,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波尔的语速却开始加快了。
  
  他希望秦然能够听清楚自己的话语后,改变注意。
  
  但注定,波尔是要失望的。
  
  秦然脚步都没有停,就这么的向着远处的车站走去。
  
  看着秦然消失在类火车车门后的身影,波尔忍不住的苦笑了一声。
  
  他已经尽量高估秦然的难缠程度了。
  
  可现实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搞定。
  
  “软硬不吃啊。”
  
  波尔叹息了一声。
  
  他十分的想要换一个合作者。
  
  就如同是最近找到的那个。
  
  有着相当的实力、势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完全的代替秦然的部分角色。
  
  只是……
  
  有些事情,却无法替代。
  
  只能是秦然。
  
  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让波尔忍不住的再次发出了无奈的叹息。
  
  然后,他点开了通讯录,向着另外一位合作者发去了信息。
  
  很快的,那位合作者回了信息。
  
  在看到那条信息时,波尔一愣,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但他没有拒绝这样的提议。
  
  毕竟,他的时间不多了。
  
  ……
  
  巨大城市内酒馆自然不止一家。
  
  但是能够被‘工匠’称之为酒馆的,就只有丰收酒馆了。
  
  熟悉的推开了酒馆的木门,喧闹声马上扑面而来,面对着举杯的熟人,秦然点头致意后,快步的向着吧台走去。
  
  红色的斗篷,让‘工匠’十分显眼。
  
  在秦然坐到‘工匠’身边的时候,酒馆老板娘转过了身。
  
  “喝什么?”
  
  对方问道。
  
  “不渴,谢谢。”
  
  秦然摆了摆手。
  
  “免费的。”
  
  酒馆老板娘补充了一句。
  
  “柠檬水。”
  
  秦然马上说道。
  
  “吝啬鬼。”
  
  酒馆老板娘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秦然对此没有任何表示,仿佛是默认了一般。
  
  说到底,这也是事实。
  
  事实有什么好反驳的。
  
  担忧的事情必须要澄清。
  
  “你帮助‘吴’完成了唯一称号任务?”
  
  同样端着柠檬水的‘工匠’问道。
  
  “嗯。”
  
  “因为一些道具,我欠了她一个人情。”
  
  “所以,我帮助她完成唯一称号任务,就当做还人情了。”
  
  秦然解释着。
  
  “是吗?”
  
  “我听到的版本可是不一样啊。”
  
  ‘工匠’的语调略微起了些变化。
  
  哪怕是有着系统的遮掩,秦然也能够感受到那股注视和审视。
  
  陌生而又熟悉。
  
  陌生是他从未有过类似的眼神。
  
  但‘吴’在看到他的时候,经常会出现类似的眼神,特别是在他提到含羞草的时候。
  
  这样的感觉有些糟糕。
  
  更加糟糕的是这谣言。
  
  能够被‘工匠’这种深居简出的玩家都知道的谣言,秦然已经完全可以想象的到,那究竟是达到了什么恐怖的程度。
  
  秦然眉头一皱。
  
  可还没有等秦然开口询问,他的私信就传来了提示音。
  
  是,含羞草。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