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章 车站
    点开私信栏
  
      斯坦贝克:我做出了新的菜,要不要尝尝?
  
      2567:好,等我。
  
      简单的信后,秦然抬起头看着‘工匠’,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全都消失无踪了。
  
      需要再询问吗?
  
      不需要的。
  
      仅仅是一些谣言,哪怕传播到了某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恐怖程度,又怎么样?
  
      相信他的依旧相信他。
  
      不相信他的,解释那么多干吗。
  
      ‘工匠’知道了,询问他。
  
      说明‘工匠’不相信,在向他寻找答案。
  
      ‘工匠’知道了,含羞草自然知道。
  
      但含羞草根本没有询问。
  
      很简单,含羞草根本不相信。
  
      无法无天也没有询问。
  
      显然,他也不相信。
  
      这就足够了。
  
      “我需要你帮我鉴定一下它。”
  
      秦然直接说着,将残缺冰霜之心的图片展示给‘工匠’。
  
      秦然没有追问,让‘工匠’感觉很意外。
  
      在‘工匠’的印象中,秦然虽然对大多事情都是漠不关心的,但关乎到自己的时候,哪怕表面上不动声色,但依旧在乎。
  
      并不是虚伪。
  
      只是人的本能。
  
      她也不例外。
  
      就如同在下一刻,‘工匠’的目光被残缺冰霜之心属性所吸引一样。
  
      “3?”
  
      ‘工匠’压低了声音,但依旧难掩惊呼。
  
      已经靠近着真正入阶者圈子的‘工匠’很清楚,这枚宝石所代表的意义。
  
      她看着秦然,眼神中浮现着丝丝惊讶。
  
      秦然强大吗?
  
      强大!
  
      做为秦然的好友之一,秦然并没有在‘工匠’面前有着更多的遮掩,但‘工匠’却从没有想到秦然的实力已经进入到了入阶者圈子的巅峰!
  
      身为宝石工匠,‘工匠’对于宝石出现的规则有着相当的了解。
  
      一枚3阶的宝石,所对应的人物,至少是3+之上的人物。
  
      简单的说,靠近4阶,或者4阶才有能够拥有这枚3阶宝石。
  
      而在入阶者中,4阶代表什么?
  
      最强!
  
      她所知道的最强!
  
      “你达到这种程度了吗?”
  
      ‘工匠’深吸了口气,呢喃自语着。
  
      “什么?”
  
      秦然一挑眉。
  
      他不是没有听到,而是没有听懂。
  
      “没什么。”
  
      “我现在的实力,暂时没有办法鉴定这枚宝石,你需要等待一些时间。”
  
      ‘工匠’没指望秦然明白她的话语,所以,她没有解释。
  
      有些事情不需要解释。
  
      需要的是去做。
  
      “多久?”
  
      秦然问道。
  
      “很快!”
  
      ‘工匠’说着起身就走,就如同以前每次交谈后一样。
  
      秦然注视着‘工匠’的背影,直到对方消失不见后,这才端起了面前的柠檬水,缓缓的喝尽。
  
      即使是免费的,也不能够浪费。
  
      不过,这让瑞秋目光中的鄙夷越发的浓烈了。
  
      “你知道像你这样的家伙在我曾经所在的组织内,绝对活不到第二天吗?”
  
      酒馆女老板这样的说道。
  
      “所以,它被灭掉了。”
  
      “敬无法无天。”
  
      秦然举杯示意了一下。
  
      “我说错了,你如果进入我曾经所在的组织,第一天就得被干掉。”
  
      酒馆女老板没好气的说道,手上的动作也不慢,一瓶瓶的酒被她拿出了酒柜,一杯特殊的酒被调制而出。
  
      虽然不止是第一次看了,但是秦然依旧被对方眼花缭乱的手法所吸引。
  
      乱却不失优雅的感觉。
  
      甚至,有点赏心悦目的感觉。
  
      相较于他曾在酒吧打工时见到的,那些一度被他惊叹的手法,真的,可以去垃圾桶了。
  
      然后
  
      他看到了两支明显是药剂的存在被悄然混入其中。
  
      “这是?”
  
      秦然一挑眉。
  
      “无法无天专供。”
  
      酒馆老板娘一边说着,一边用比之前更加细致了无数倍的手法,将两支药剂掺了进去。
  
      酒精的味道彻底的掩盖了药味。
  
      药的作用也没有被丝毫破坏。
  
      相反,两者几乎相辅相成。
  
      通过嗅觉,秦然的神秘知识药剂学迅速的给予了分辨。
  
      但秦然更在乎的是另一点。
  
      “他不肯吃药?”
  
      秦然问道。
  
      “不肯吃药?”
  
      “如果是简单的不肯吃药就好了,他是彻底的不认为自己有病。”
  
      酒馆老板娘叹息着。
  
      “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
  
      秦然一皱眉。
  
      “这难道不是吗?”
  
      酒馆老板娘指了指
  
      “没有彻底的吗?”
  
      秦然眉头皱得更紧了。
  
      “有。”
  
      “但,还需要时间。”
  
      酒馆老板娘点了点头。
  
      “他有那么多时间去等吗?”
  
      秦然犹豫了一下问道。
  
      “虽然这里有些问题,稍稍影响了他的记忆,但是还算足够。”
  
      酒馆老板娘指了指太阳穴。
  
      “这样也算足够?”
  
      秦然语气一沉。
  
      这样的结果,无法让人感到满意。
  
      “这已经是最好的了。”
  
      酒馆老板娘将酒杯递给了秦然,那意思在明显不过。
  
      “有需要帮忙的话,提前告知我。”
  
      端起酒杯的秦然站了起来,在向无法无天走去的时候,他脚步一顿后,道。
  
      “当然。”
  
      “你以为你能够跑的了吗?”
  
      抱着肩膀的酒馆老板娘笑了,在看到秦然将酒杯交给无法无天,后者揽着前者肩膀边笑边说的模样后,那笑容越发的璀璨了。
  
      她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听到的话语自语着
  
      “3阶的宝石吗?”
  
      “真是令人惊讶啊!”
  
      “我也需要加把劲了,不然被超过的话就实在是太丢人了。”
  
      拒绝了无法无天继续多喝几杯的要求,秦然推门离开了丰收酒馆。
  
      含羞草还在等他。
  
      他很期待含羞草做出的新菜。
  
      不过,就在他走向类车站时,却罕见的看到一个人站在车牌旁。
  
      巨大城市极为空旷,哪怕有着更多的玩家涌入,也没有立竿见影的改变这一状况,除了少数地方外,很少会见到‘挤公交’的状况。
  
      在丰收酒馆外,因为独行者聚集的缘故,会有不少人等车或下车,但是大部分都是熟人。
  
      可眼前的这个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秦然没有见过的人。
  
      而且
  
      对方是入阶者。
  
      一位远超普通入阶的存在。
  
      双手插兜,猩红色风衣的下摆随着风而舞动,露出了暗色的长裤与靴子。
  
      秦然打量着对方,对方也在打量着秦然。
  
      突然,对方嘴里传来了一声轻笑。
  
      “炎之恶魔?”
  
      话音还没落下,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冲着秦然扑去。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