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章 侍罪者
    粘稠的如同胶质液体,不仅要堵塞着秦然的呼吸,更让秦然不适的是其中夹杂着丝丝毒素。
  
      无形的毒素夹杂在腥臭味中,当距离秦然还有一步之遥时,无形变为了有形。
  
      一颗硕大的足有一栋房屋大小的绿色骷髅头就这么出现在了秦然面前,张开了嘴,发出了无声的咆哮。
  
      它仿佛要吞噬秦然般。
  
      然后?
  
      熔岩手臂伸出。
  
      看似巨大的绿色骷髅就这么被捏在了熔岩手掌中。
  
      啪!
  
      清脆的响声后,绿色骷髅瞬间破碎。
  
      一切化为虚无!
  
      巨大的绿色骷髅消失无踪,空气中淡淡的焦臭随风逝去,吹动着秦然的鸦羽斗篷,
  
      站在车牌下的人影一愣。
  
      他知道刚刚的一手无法对秦然造成影响,但是他没有想到会这么轻易的就被秦然破掉。
  
      而且,他更加想不到的是秦然的干脆。
  
      “很好,不愧是”
  
      砰!
  
      按照原定的计划对方想要说一些能够拉近与秦然间关系的话语。
  
      但他不了解秦然。
  
      不明白,在秦然的眼中,陌生人动手了的就是敌人的定义。
  
      强者与强者的惺惺相惜?
  
      不存在的。
  
      秦然只认可一条:越是强大的敌人,就越应该去死。
  
      一脚踢在对方胸口。
  
      无形的力场弥漫,让这致命一击变得稍有停顿。
  
      可随后的一脚,无形的力场就彻底的粉碎了。
  
      “等等,我”
  
      对方还想要解释什么,但秦然却根本没有理会。
  
      又是一脚。
  
      这一脚在贝西卡踢腿术的加持下,变得更快更狠。
  
      而且,融合着蛇形腿的诡异。
  
      嘶、嘶!
  
      刺耳的蛇嘶中,侧身躲闪,自认为会让秦然一腿落空的对方,看到秦然的一腿在半空中拐弯了。
  
      力量不减的一腿重重踢在了对方仓促抬起的双臂上。
  
      砰!
  
      仓促构筑的防御,在一脚下崩溃。
  
      脚掌一侧劲风缠绕、凝聚。
  
      下一刻
  
      锵!
  
      犹如刀剑出鞘的响声中,一道无形的刀刃就这么直射脖颈。
  
      脚刀!
  
      看着近在咫尺的无形刀刃,对方脸色一变,没有再隐藏。
  
      血色在半空中虚闪。
  
      一面椭圆形的血色鸢盾挡在了无形刀刃前。
  
      仅仅是触碰的瞬间,无形刀刃就碎裂在了空气中,而血色鸢盾毫无变化。
  
      但对方却是呼吸急促,额头冒汗。
  
      热!
  
      灼热的气流席卷大地。
  
      烈焰的光辉遮蔽着阳光。
  
      低沉的恶魔咆哮声中,恶魔之炎脱手而出。
  
      轰!
  
      爆炸中,烈焰升腾而起,炎浪肆虐,浓郁的硫磺气息充斥整个街道。
  
      一道道隐藏在阴影中的身影随即而出。
  
      他们目带冰寒,杀气腾腾的冲向了秦然。
  
      “杀!”
  
      数声低喝,本该如同雷鸣,但在出现的刹那就被压制了下去。
  
      被成片的蛇嘶所压制。
  
      一条条粗壮的、额生独角的狰狞毒蛇从地下钻出,仰天长嘶。
  
      静!
  
      在这片独角之蛇钻出地下的时候,整条街道就陷入了寂静。
  
      冲来的突袭者一个个僵直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们被系统遮掩的面容上浮现着挣扎、惊慌。
  
      但再努力的挣扎在秦然绝对的压制下只能是徒劳、无用。
  
      呼!
  
      恶魔之炎在秦然抬起的左手上凝聚。
  
      不同于平时的模样,这团恶魔之炎随着秦然的心意变化成了一柄烈焰巨剑。
  
      唔!
  
      硕大的烈焰巨剑发出了自己的咆哮。
  
      一个又一个的人影被斩成两截。
  
      一道又一道的白光散去。
  
      战斗几乎是在开始的时候就结束了。
  
      当无法无天等人扛着武器出现的时候,除去一片狼藉的街道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那些家伙?”
  
      无法无天意有所指的问道。
  
      “有点像。”
  
      秦然这样的答着。
  
      “有点?”
  
      这样的形容,让无法无天有些不解。
  
      “跑了一个家伙,而这些家伙出现的时候很恰巧。”
  
      秦然简单的描述了一下那个最先出现在车站牌,而后又趁乱消失的家伙。
  
      那些突袭者出现的实在是太巧合。
  
      在秦然即将发动杀招的时候,这些突袭者出现了,仿佛就是为了掩护那个家伙撤退一般。
  
      “按照你的描述,跑了的那个机会应该是”
  
      “‘侍罪者’!”
  
      无法无天报出了一个名字。
  
      “‘侍罪者’?”
  
      “十大超新星之一?”
  
      秦然一挑眉。
  
      “就是那个家伙。”
  
      “可这个家伙一直都是独来独往,比我们‘独行者’还要独,除非必要,根本不可能露面。”
  
      “这家伙找你想要干什么?”
  
      无法无天一皱眉。
  
      “不知道。”
  
      “不过,去问问,就清楚了。”
  
      秦然说着摆手拒绝了无法无天等人跟随的要求。
  
      “别忘了我们的计划。”
  
      “你们这样大张旗鼓的,可是会让我们失败的。”
  
      “更何况”
  
      “相较于这个家伙,我更关系我装备道具的拍卖。”
  
      秦然耸着肩道。
  
      这样的理由说服了无法无天。
  
      事实上,你只要不是说你实力不行,会拖累我之类的话语,无法无天是最容易被说服的。
  
      当然,有个前提,你得是无法无天的朋友。
  
      而成为无法无天的朋友,难吗?
  
      其实挺难的。
  
      毕竟,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身边,有着秦然这样恨不得睡觉都睁眼的家伙和瑞秋这样杀人从不扎眼的家伙。
  
      想要过两人这关。
  
      那需要的可不单单是运气。
  
      无法无天带着众人返了酒馆,秦然则走向了一侧。
  
      在‘追踪’的视野中,清晰的痕迹浮现在地面上,沿着街道、小巷穿梭而过,当痕迹消失的时候,两道人影出现在了秦然的视野中。
  
      一个是‘侍罪者’。
  
      另一个是
  
      波尔。
  
      看着从街道尽头走来的秦然时,正在低声交谈的两人就是一愣,尤其是‘侍罪者’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已经尽可能的高估秦然了。
  
      他知道秦然会追来,但是怎么可能这么快。
  
      “真是出乎我的预料之外,你”
  
      砰!
  
      话语没有说完,‘侍罪者’就再次被踢飞了。
  
      波尔则还站在原地。
  
      并不是秦然手下留情或者对波尔有什么好感。
  
      而是在看到秦然出现的时候,波尔就将装有武器装备的背包扔在了地上,并且高高的举起了双手。nt
  
      :。: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