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章 一波未平
    波尔从心底的知道秦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朋友很好。
  
      对敌人?
  
      说是狠辣无情都算是一种美化。
  
      赶尽杀绝才是最真实的体现。
  
      目睹、听说过秦然数次战斗的波尔,一直认为这样的形容放在秦然身上一点都不过分。
  
      所以,波尔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双手举高,一动都不敢动,他生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让秦然直接将他干掉。
  
      无疑,波尔的选择是正确的。
  
      秦然没有动手,只是冷冷的看着看他,同时扫视了一眼远处从地上挣扎爬起来的‘侍罪者’。
  
      眼前的两人很有意思。
  
      波尔,一个和‘魔女’‘守护者’组织有着极为密切关系的人。
  
      ‘侍罪者’,做为魔女之下十大超新星之一,按照无法无天所说,对方比之独行者都要独,行踪诡秘之极。
  
      去却在这个时候和波尔搅到了一起。
  
      不需要更多的询问,秦然就知道两人一定是就某件事情达成了共识。
  
      至于是什么共识?
  
      ‘魔女的遗产’。
  
      或者说‘守护者’组织。
  
      除此之外,别无可能。
  
      至少从现有阶段的线索来看,表面上就是这样的。
  
      而更深一层?
  
      秦然不知道。
  
      他只需要知道,之前‘侍罪者’向他出手了。
  
      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冰冷、如同冬季的寒风吹过街道。
  
      首当其冲的,站在秦然对面的波尔就打了个寒颤,而刚刚站起来眼中满是愤怒的‘侍罪者’也脚步一顿,停下了要冲上来的动作。
  
      ‘侍罪者’能够察觉的到秦然对他的杀意。
  
      嘴角不由一翘。
  
      ‘侍罪者’露出了一个冷笑。
  
      虽然最初的计划并不是这样的,但他并不介意改变一下这个计划。
  
      淡淡的血腥味从对方的身上流露出,迅速的充斥在了整片街道上。
  
      感受着两人气息的变化,波尔除了苦笑就是苦笑。
  
      他,没有能力阻止这样的战斗。
  
      哪怕他极为希望两人和他合作,共同对抗真正的敌人也是一样。
  
      实力才是巨大城市的主旋律。
  
      在从前就是这样,到了现在,依旧未曾改变。
  
      心底拿回属于自己实力的想法越发的迫切,但波尔却是高举双手的向后退了一步。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你们想要怎么样都行,但千万不要牵连到我。
  
      毕竟,只有小命还在才能够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假如命都没了?
  
      那什么都没有了。
  
      对于波尔的后退,秦然、‘侍罪者’两人似乎都没有发现,两人的注意力都好似被对方吸引了一般。
  
      或者说,两人根本没有把波尔放在心上。
  
      好机会!
  
      躲藏在阴影中许久的人一眯双眼。
  
      然后,这位躲藏者出手了。
  
      不是对秦然。
  
      也不是对‘侍罪者’。
  
      而是波尔!
  
      一抹寒光,一柄匕首就这么的刺向了波尔的脖颈。
  
      在对方动手之前,波尔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一直到匕首的刃锋要刺到后脖颈时,他才发现不对。
  
      丰富的作战经验马上让波尔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下意识的就要前扑。
  
      但是晚了。
  
      那柄匕首太快了。
  
      快到了即使波尔有所反应,也根本躲不开的程度。
  
      完了!
  
      感受着死神的降临,波尔苦涩而又不甘心的咬紧了牙关。
  
      他当然苦涩而又不甘心。
  
      实在是他有太多的遗憾与仇怨了。
  
      但在死亡面前,任何的一切都是公平的……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噗!
  
      剑刃刺破血肉的响声中,波尔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疼痛,相反的是,他后脖颈上一片温热。
  
      波尔迅速的一转身。
  
      他看到了倒地的杀手,也看到了悬浮在半空的窄刃长剑,对秦然做过相当研究的波尔马上就认出了【蒲公英之穿刺】。
  
      波尔看向秦然的目光浮现了一抹不解。
  
      他不明白秦然为什么会出手。
  
      同样不明白的还有‘侍罪者’。
  
      眼前的秦然似乎和他得到的信息中所提到的秦然有所出入。
  
      难道?
  
      就在‘侍罪者’目光在秦然与波尔身上游荡了一圈后,心底浮现了一些不太靠谱的猜测时,异变突生。
  
      轰!
  
      巨大的爆炸声,让人双耳做鸣,地面不断的颤抖。
  
      但随即冒出的却不是赤红的火光,而是浓郁的银色光辉,刺眼、夺目,令‘侍罪者’哀嚎连连。
  
      没错,就是哀嚎连连。
  
      面对着秦然全力一脚都能够轻松挡下的‘侍罪者’,在这样的银色光辉下,径直的摔倒在地,全身上下冒出了黑色的浓烟。
  
      “杀!”
  
      两声低喝,两道身影从阴影中蹿出,一左一右直奔‘侍罪者’。
  
      这两道身影根本没有理会秦然和波尔,显然对方的目标不是他们。
  
      但秦然却出手了。
  
      两团恶魔之炎升腾而起,刚刚扑来的突袭者,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就被恶魔之炎淹没了。
  
      火焰的光辉遮挡了死亡时的白光。
  
      也让突袭者们的目标略微发生了偏移。
  
      没错,刚刚出现的两道身影并不是全部的突袭者。
  
      甚至,更加准确的说,这两人连先头部队都算不上,仅仅只是……探路者。
  
      呼!
  
      数张夹杂着金属银的特殊绳网对准秦然从天而降,不仅完全的将秦然笼罩其中,而且封闭了秦然的退路。
  
      更远一点,数道危险的气息遥遥锁定了这里。
  
      狙击手!
  
      但更让秦然在意的却是地下!
  
      刚刚爆炸了的地下。
  
      他迈开脚步,身影虚实变化,十分轻松的摆脱了狙击手的锁定,那本该完全封死秦然退路的绳网更是一一落空。
  
      单纯的敏捷自然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可和【暗之匿行术】配合,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却变得轻而易举起来。
  
      轰!
  
      又是一声爆炸。
  
      更加刺眼的银色光辉爆发了出来,秦然在爆炸前一刻,就进行了极为有效的闪避,可无法动弹的‘侍罪者’不行。
  
      “啊!”
  
      一声惨叫后,‘侍罪者’彻底的瘫在那里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有呼吸的话,就和死了没有什么两样。
  
      一道黑影从地下蹿出看着挡在‘侍罪者’面前的秦然,眉头微皱。
  
      他讨厌阻拦者。
  
      无法动弹的‘侍罪者’却是长出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活下来了。
  
      “谢……”
  
      砰!
  
      道谢的话还没有说完,秦然对着‘侍罪者’的头颅,抬起一脚,狠狠的落下。
  
      白光闪烁,‘侍罪者’亡。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