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章 一波又起
    看着闪烁的白光,从地下蹿出的黑影完全呆愣在了恶原地。
  
      他完全不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是阻挡我吗?
  
      为什么会……
  
      纷杂的想法不断的冒出,但却在下一刻被打断了。
  
      冷!
  
      刺骨的冰寒!
  
      当秦然看向他的时候,黑影全身战栗,他看向秦然的时候,双眼中已经是满满的惊骇了。
  
      因为,他清楚,能够造成眼前情形的只有一种可能。
  
      强大的实力以及……
  
      杀人无数!
  
      不单单是杀戮原住民,还需要杀戮玩家,才有可能够给人形成这样的感觉。
  
      这个家伙杀了多少人?
  
      杀人魔吗?
  
      不、不是单纯的杀人魔。
  
      是……屠夫!
  
      彻头彻尾的屠夫。
  
      看着那冰冷无情的黑色眼眸,黑影全身僵直,他的身躯在被杀意笼罩的时候,就这么的被‘冻’僵了。
  
      犹如冰柜中的尸体。
  
      事实上,他看到了无数的尸体。
  
      一层层一叠叠一摞摞的尸体。
  
      不计其数!
  
      他们、它们哀嚎痛哭。
  
      他们、它们低声祈祷。
  
      他们、它们祈求宽恕。
  
      然而,一切都是无用。
  
      他们、它们所面对的人不仅冷血无情,而且极为残酷。
  
      那人没有怜悯,更没有仁慈。
  
      有着的只是——杀戮!
  
      杀!
  
      杀杀!
  
      杀杀杀!
  
      震天的吼声在耳边响起,僵直的身躯被震得连连颤抖,双眼、双耳、鼻孔、嘴巴不可抑制的流淌着鲜血。
  
      “饶、饶命,我可以告诉你他们的秘密。”
  
      结结巴巴的话语从黑影不断淌血的嘴巴中响起,混杂着鲜血,这样的话语声越发的模糊不清了。
  
      哪怕,对方希望这样的话语尽量的清晰。
  
      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死亡气息。
  
      他不想死。
  
      他想活命。
  
      而且,他认为他能够活下去。
  
      要知道,他可是掌握着诸多玩家所不知道的秘密。
  
      只要说出其中的一些,足够他换回小命了。
  
      这样的想法并没有错,假如换做其他人的话,自然是足够了。
  
      可惜的是,他碰到的是秦然。
  
      砰!
  
      对方的话语声落下的时候,对方的头颅就这么的爆裂了。
  
      ……
  
      击杀提示出现,对方的名字是‘戈达尔’,为秦然贡献了2w积分和5技能点,以及一把新的房间钥匙。
  
      “戈达尔?”
  
      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名字。
  
      秦然眉头一皱,目光却看着上一条击杀记录。
  
      或者准确的说,他对‘侍罪者’更加的感兴趣。
  
      因为——
  
      【你击杀了玩家侍者Ⅰ!】
  
      【判定为自卫反击!】
  
      【属于荣誉击杀!】
  
      【你获得对方剩余的全部积分技能点……】
  
      【对方总共有3000积分1技能点】
  
      【你获得对方房间钥匙!】
  
      【你获得对方房间使用权!】
  
      【对方的武器装备杂物将全部归入对方房间……】
  
      【荣誉击杀:117】
  
      ……
  
      侍者Ⅰ,并不是所谓的‘侍罪者’。
  
      看着代表着入阶的Ⅰ符号,秦然的双眼不由眯了起来。
  
      “既然有了Ⅰ,那么会不会有ⅡⅢ?”
  
      “‘侍罪者’,并不单单是指一个人,而是指一个组织吗?”
  
      秦然思考着目光看向了远处。
  
      在那里两个狙击手仓皇而逃。
  
      他们不是为他而来,是为了‘侍罪者’而来,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人从不会在乎他人的生死。
  
      如果他没有实力的话,死在这里的就是他。
  
      弱小就是:罪。
  
      在巨大城市里这没有什么错误,即使最初人们极为难以接受,但最终依旧在慢慢的接受着。
  
      在了解到这一点后,秦然就拼命的变强。
  
      他不想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更不想走在巨大城市的大街上被人随意的干掉。
  
      他想的是:在这样的时候,有更多的选择。
  
      比如——
  
      干掉那些敢想他随意出手的混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秦然缓步走向了一侧的阴影。
  
      在经过波尔身边的时候,秦然根本没有理会对方。
  
      对方还有用。
  
      对方身上的秘密,那种似是而非的感觉,都是对方可以不用现在就被杀死的理由。
  
      秦然很期待瑞秋能够从对方的身上挖出真正的秘密。
  
      因此,他没有隐瞒,将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如实的告知了瑞秋。
  
      瑞秋:收到。
  
      ……
  
      酒馆老板娘简单的回话中,秦然消失在了这条街道上。
  
      当秦然消失时,一大队机械执法者的身影才若隐若现的出现在街道的尽头,瘫软在地的波尔一把拿起自己的武器、背包,迅速的向着另外一边跑去。
  
      他知道他死里逃生了。
  
      可这……并不是对方的仁慈。
  
      仅仅是他身上有着对方感兴趣的秘密。
  
      想着那个关乎到生死的秘密。
  
      波尔一咬牙,他向着丰收酒馆跑去。
  
      他没得选择了。
  
      时间过去的越久,就对他越不利,还不如现在把握更多的主动。
  
      ……
  
      那两个狙击手的速度不快,但也绝对不慢。
  
      他们分头逃窜且不停的改变装束,并且,不停的联络着支援者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增加逃跑的成功率。
  
      而当一队队的支援者出现后,这两个狙击手微微松了口气。
  
      人多的时候,胆怯与恐惧会逐渐的消失。
  
      勇气逐渐的回到了他们两人的身上。
  
      他们重新汇合后,面对着支援者。
  
      属于雇主的支援者。
  
      “戈达尔死了!”
  
      “炎之恶魔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他根本不是计划中应该出现的人物!”
  
      其中的一个狙击手说道。
  
      声音还带着微微的颤抖,内里隐藏着浓浓的怒气,更多的则是质问。
  
      “任何计划都会有意外!”
  
      “你们既然敢接下刺杀‘侍罪者’的任务,就应该知道其中会发生什么。”
  
      ‘支援者’中,领头的那个冷笑了一声。
  
      既是嘲讽这些被高昂悬赏刺激得昏了头的‘赏金猎人’,又是在讥讽幕后者所玩弄的手段。
  
      太过麻烦了。
  
      麻烦到让他心烦意乱。
  
      他真的想要以最直接的方式解决掉眼前的麻烦。
  
      ‘掮客’销声匿迹了。
  
      ‘守护者’略现端倪后,也暂时潜伏。
  
      眼前真的是最好的时候。
  
      “我们需要更多的补偿!”
  
      另外一个狙击手冷声说道。
  
      “当然。”
  
      “按照契约,这是你们应得的——不论成功与否,都是你们应得的。”
  
      对方说着发起了交易。
  
      两个狙击手看到交易而来的积分、技能点后,气息略缓。
  
      虽然眼前的人很讨厌,但至少他遵守承诺。
  
      这就比大多数人强。
  
      也让人愿意合作。
  
      遵守契约的人就是有这点好处。
  
      “如果下次有类似的任务,我们也……呃!”
  
      两个狙击手说着,就这么倒地了。
  
      他们全身颤抖、抽搐。
  
      就算有着系统的遮掩,也能够看到他们的面容急速的变青,然后,由青发紫。
  
      毒!
  
      致命残忍的毒药。
  
      稍微触碰一点,就会死亡。
  
      而且,死亡的过程极为漫长,死亡的人会经历想象不到的痛苦。
  
      “啊啊啊啊!”
  
      “迪达,放过我!”
  
      “报酬我不要了!”
  
      一个狙击手在几秒钟后,就这么的崩溃了,他不停的求饶。
  
      “啧啧,这怎么行。”
  
      “这些报酬是你们应得的,我可不会要回来。”
  
      “当然……”
  
      “如果你们愿意主动给我的话,我也不介意。”
  
      名为迪达的男人特意的拉长了语调说道。
  
      “愿意!”
  
      “我们愿意!”
  
      两个被雇佣的狙击手连连点头。
  
      交易再次的发起。
  
      然后……
  
      迪达就这么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个狙击手。
  
      “报酬还给你了,现在给我们解毒。”
  
      两个狙击手大声的喊道。
  
      “报酬是你们自愿还给我的。”
  
      “但我说要给你们解毒啊?”
  
      迪达发出了一阵低笑声,然后那双眼睛微微瞪大。
  
      他要好好欣赏眼前两个傻瓜的绝望。
  
      就如同他预料的那样,两个狙击手先是一愣,然后,马上的大声咒骂起来,不过,很快的,惨叫声就压过了咒骂声。
  
      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太快了。”
  
      迪达遗憾的摇了摇头。
  
      他没有感到满足。
  
      在他的设想中,这个时间理应更加长一些。
  
      扭过头,他看向了他的一个手下。
  
      “这里真是太好了。”
  
      “完善的规则下,仅仅需要一张契约就能够完成的欺骗,实在是让人流连忘返啊!”
  
      “你说对吗?”
  
      “是的,大人。”
  
      被迪达看着的手下,马上回应着。
  
      声音急促到颤抖。
  
      是恐惧造成的。
  
      “你很害怕?”
  
      迪达双手插兜,歪着头看着自己的手下。
  
      虽然系统遮掩了迪达的面容,但是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迪达在这个时候有着怎样的兴致。
  
      看看那几乎是放出光芒的双眼吧。
  
      他喜欢残忍。
  
      不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
  
      “没、没有。”
  
      “大、大人,我……啊啊啊!”
  
      那位下属连连摇头,对方想要表明自己的观点,可还没有说完,对方就倒地哀嚎起来。
  
      与之前的两个狙击手一模一样。
  
      周围的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眼神惊惧的看着那个哀嚎的同僚。
  
      “你们很害怕?”
  
      迪达笑着问道。
  
      这一次没有人回答。
  
      他们是真的害怕。
  
      但却无法说出。
  
      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回答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迪达看着这些下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耐烦的感觉又一次弥漫在迪达的心底。
  
      “告诉我,你们的答案。”
  
      迪达阴沉的问道。
  
      “是、是,我很害怕。”
  
      一个胆战心惊的属下在听到迪达的声音后,下意识的回答着。
  
      在话语出口后,这个属下就捂住了嘴。
  
      周围的人如同躲避蛇蝎一般的躲避着他。
  
      对方的眼中浮现了绝望。
  
      他不想死。
  
      更加不想要这么痛苦的死亡方式。
  
      “我……”
  
      “啊啊啊啊!”
  
      对方本能的求饶,哪怕知道这么做是没有用的,但是对方还是这么做了,然后,一片惨呼声响起。
  
      那些没有回答、躲避的下属全部的倒地了,发出了那令人心悸的哀嚎声。
  
      对方一愣,无穷的欣喜涌上了对方的心头。
  
      他逃过一劫了?
  
      这、这真是太好了!
  
      “我喜欢有问必答的诚实人。”
  
      迪达这样的说道。
  
      “谢、谢谢大人。”
  
      对方以尽量平和的口吻说道。
  
      然后……
  
      一声哀嚎从对方嘴里响起。
  
      “但我更喜欢从希望变为绝望的瞬间——你会很好的满足我的。”
  
      迪达说着就弯下腰,细细的欣赏着。
  
      可惜的是,有着系统的遮掩,他根本无法欣赏到全貌。
  
      能够看到的就是双眼,还有身体。
  
      他瞪大了的双眼中,不放过任何的瞬间。
  
      他的身躯开始颤抖,不自然的喘息声开始响起。
  
      足足持续了数秒钟后,他发出了低低的嘶吼。
  
      “不够!”
  
      “还是不够!”
  
      “太短暂了!”
  
      “我要更加持久、激烈的!”
  
      迪达低声自语着,目光看向了一旁。
  
      一道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那里。
  
      “我们需要的是找到潜伏在我们中的人,而不是让你把人全杀了。”
  
      对方不满的说道。
  
      “你是在指责我吗?”
  
      “乔伊斯!”
  
      迪达低笑了两声后,语气恶狠狠的问道。
  
      “我不会去理会一条疯狗,就如同我不会指责一条疯狗,你太自作多情了。”
  
      名为乔伊斯,身着盔甲的男子根本没有理会迪达的威胁。
  
      相反,乔伊斯继续出言讥讽着。
  
      迪达看着乔伊斯。
  
      大约两秒钟后,迪达笑出了声。
  
      “嘿嘿、哈哈。”
  
      “你想要让我主动出手?”
  
      “别自大了。”
  
      “我怎么可能会上当?”
  
      说着迪达转过了身,但一抹无形的气劲却袭向了乔伊斯。
  
      然后……
  
      气劲被冻结了。
  
      浓厚的冰霜从乔伊斯的身上漫延而出,不仅冻结了那抹无形的气劲,更是冻结了迪达的左手。
  
      迪达面不改色的看着自己被冰冻的左手,甚至,还用完好的右手去触碰了一下。
  
      叮!
  
      清脆的响声传来,迪达的笑声却越发的高亢。
  
      “冰霜吗?”
  
      “果然,那群家伙的野心是无可估量的。”
  
      “不单单是……就连炎之恶魔也是目标之一。”
  
      “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迪达说着就用饶有兴致的目光看着乔伊斯,似乎他发现了新的玩具。
  
      那眼神疯狂,令人恐惧。
  
      那眼神执着,令人颤抖。
  
      那眼神……
  
      呆滞、无神。
  
      充满了死气。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