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章 不辨真假
    【蒲公英之穿刺】激射而出,飞舞而去,空气中剑刃的嗡鸣还未散去,一只洁白修长的手掌拎住了那颗头颅。
  
      扑通!
  
      无头的尸体倒地。
  
      死人的目光凝聚着最后的疯狂与执着,但无可掩饰的呆滞、无神却伴随着死气迅速的漫延开来。
  
      那双令人心颤、恐惧的双眼在一瞬间就变的浑浊了。
  
      与其它的亡者……没有什么两样。
  
      白色光芒中,无头的尸体开始消失。
  
      拎在手中的头颅也随之化为光芒。
  
      点点光斑随着身影的前进而随手飘落,照亮了地面的冰霜,也映照出了那道黑色的身影。
  
      一片片、一块块的冰霜中,那道黑色的身影缓步而行,目光淡然漠视,脚步却坚定有力,犹如从阴影之国走出的主人,他在巡视自己的国度,然后……踏入了另外一片国度,名为寒冰的国度。
  
      此刻的街道早已变为了冰天雪地的世界。
  
      站在原地未动的乔伊斯释放着超出了普通玩家认知的冰霜之力他,冻结了一条街道。
  
      冻结一个水杯,只要是一个有着冰霜之力或者类似道具的玩家就能够做到,稍微强一些的,冻结一张桌子也是能够做到的,但是想要直接冻结一栋房屋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冰霜,不是火焰。
  
      侵略如火!
  
      火出去灼热的高温外,有着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点:漫延!
  
      以燃烧为特性的漫延!
  
      简单的说,只要有着足够的燃料,火势是可以一直漫延下去的,直到全部的烧成灰烬为止。
  
      可冰霜不同!
  
      想要冰冻就需要一直制造低温,就需要一直保持输出。
  
      这样的输出可不是普通玩家能够做到的,甚至是一位入阶者也无法轻易做到,可眼前的乔伊斯不仅做到了,而且还表现的极为轻松。
  
      更加重要的是,对方的能力似乎不单单是冰冻那么简单。
  
      秦然抬起了左手,片片雪花落在了他的手掌上。
  
      虽然马上就融化了,但是雪花却是越下越大。
  
      “这是改变气候的力量!”
  
      “怎么,炎之恶魔你很惊讶?”
  
      此刻站在一片冰雪中的乔伊斯露出了一个笑容,系统的遮掩无法让这样的笑容显现出来,但是声音中、眼神中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无法隐藏的。
  
      他知道,他赢定了。
  
      对于眼前的目标,他调查了太多太多。
  
      黎明之剑!
  
      这是对方获得的唯一称号。
  
      炎帝、火之君王、炎之恶魔!
  
      这些则是玩家给予的称号。
  
      前者的力量他有所猜测,而后者?更是调查的清清楚楚。
  
      因为,他很清楚,他绝对不能够和发挥出‘黎明之剑’这一称号威力的秦然战斗。
  
      唯一称号的威力他早已了解过了,那是真正能够逆转绝境的力量。
  
      ‘魔女’是这样。
  
      ‘掮客’是这样。
  
      ‘黎明之剑’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
  
      战场必须要是他的主战场。
  
      而还有什么是比冰天雪地中的暴风雪更加合适的吗?
  
      “听,北风咆哮了。”
  
      乔伊斯笑容一收,抬手向着北边一指。
  
      呜、呜呜!
  
      顿时,风声咆哮!
  
      天空像是裂了一个口子般,狂风如同是江水一般倒灌而下。
  
      大片大片的雪花夹杂在狂风中呼啸而来。
  
      它们遮天蔽地。
  
      几乎是在几秒钟后,本就被冻结的周围,覆盖上了厚厚的积雪,不论是高楼大厦,还是宽敞的街道,全都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风和雪。
  
      它们成为了天地唯一的主角。
  
      不!
  
      准确的说,乔伊斯才仿佛是唯一的主角。
  
      冰霜构筑而成的高台上,乔伊斯俯视着大地。
  
      一片洁白,美丽极了。
  
      可一个黑点却那么突兀的在上面,就犹如是一张洁白的宣纸上有了一滴墨汁。
  
      别扭、难看!
  
      不舒服!
  
      特别是,这黑点越来越大时,更是变得刺眼起来。
  
      乔伊斯一皱眉,他抬起了手,低喝了一声。
  
      “去!”
  
      手一挥,霜天雪地立刻震动起来。
  
      洁白的雪翻滚起来。
  
      狂暴的风咆哮起来。
  
      下一刻
  
      天翻地覆。
  
      就如同是十级大地震。
  
      冰霜世界宛如重塑了一遍。
  
      天与地不分彼此被揉到了一起,然后,又狠狠的挤压了一通,就仿佛是揉了个纸团,再扔向了垃圾桶。
  
      黑点在这一刻消失了。
  
      乔伊斯笑了。
  
      他不意外。
  
      这在他看来就是必然的。
  
      是应该的,是最终的结局。
  
      所以,当一秒钟后,黑点又一次出现后,乔伊斯是愕然、惊讶的。
  
      之前他有多笃定,这一刻他就有多惊讶。
  
      不可置信!
  
      乔伊斯瞪大的双眼中仅剩下了这唯一的情绪。
  
      他看着一步步靠近的秦然。
  
      风雪在一米外,就再也无法靠近秦然。
  
      他如同是独立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存在。
  
      但,他更像是一个黑洞。
  
      一个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洞。
  
      不论是风,还是雪。
  
      他都吞噬了。
  
      剩下的?
  
      路,在脚下。
  
      秦然缓步而行。
  
      狂风无法阻挡。
  
      暴雪无法阻挡。
  
      天崩地裂……也无法阻挡。
  
      没有什么是能够阻挡心有目标的秦然。
  
      乔伊斯?
  
      他原本认为自己能够阻挡的。
  
      可随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时,他有些不确定了。
  
      不过,他还想要试一试。
  
      “去!”
  
      又是抬手一挥。
  
      事实上,除了第一次之外,他刚刚已经连续挥舞了数次。
  
      冰刺、冻气等等手段全都用了出来,但是没有用,前行中的秦然就如同是无视了一切般。
  
      对此乔伊斯目带狐疑的看向了那件隐藏在斗篷下的皮甲。
  
      可马上的,乔伊斯就摇了摇头。
  
      因为,不可能。
  
      他没有发现那件皮甲的异动。
  
      将注意力完全放在【吞噬者之影甲】上的乔伊斯并没有看到秦然的右手。
  
      或者准确的说是右手手套。
  
      除了秦然故意隐藏外,还因为冰天雪地中的【威尔克之救赎】【希尔特之右手】早已变得不同。
  
      它们越发的不凡和……隐匿!
  
      它们仿佛与这冰天雪地融为了一天般。
  
      哪怕在源源不断为秦然提供体力、生命力时,也没有任何的变化,而依靠着两件不断获得增幅的装备道具,秦然缓缓的与对方缩短的距离。
  
      【暗之匿行术】很好的发挥着自己应有的威力。
  
      它借助着光线,让一切变得虚幻。
  
      它让秦然看起来无视风雪。
  
      它让秦然看起来就是在吞噬风雪。
  
      看起来,自然是带着丝丝虚假。
  
      但看不出的虚幻就是真实的。
  
      所以……
  
      秦然就是无视风雪。
  
      秦然就是在吞噬风雪!
  
      一步、一步。
  
      双方的距离缩短到一个极致。
  
      被冰雪覆盖的大地激烈的颤抖起来,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激烈,一道完全由冰雪构成的龙卷拔地而起。
  
      无尽的冰霜被吸了进去。
  
      龙卷越来越大。
  
      一尊巨大的身影在里面若隐若现起来。
  
      砰!
  
      沉闷如雷的响声中,巨大的身影撕碎了龙卷,没有了风雪,它露出了本来面目,那是一尊高有三十米的冰雪巨人。
  
      它一出现,就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
  
      而后,一拳挥出。
  
      呜!
  
      巨大的力量在空气中带起了阵阵涟漪,远处的高楼仅仅被拳风擦中后,就拦腰而断。
  
      无可置疑的力量!
  
      可速度略慢!
  
      秦然闪身就离开了对方攻击的范围,冰雪巨人收回拳头对准了目标准备再次一拳砸下。
  
      呜!
  
      周围的空气再一次的被搅动了,这一拳无疑要比之前的一拳还有强劲,可拳头还没有砸出,就这么的僵直在了半空中。
  
      因为……
  
      ‘秦然’出现在了乔伊斯的面前。
  
      它的手掌穿透了乔伊斯的脖子。
  
      噗!
  
      鲜血喷散,乔伊斯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秦然,又看了看面前的秦然,眼神中浮现了一抹恍然。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死亡如约而至。
  
      砰!
  
      冰霜构筑的高台轰然倒塌。
  
      暴风雪如同来时的突然一般,就这么的戛然而止了。
  
      “啧,蠢蛋。”
  
      以秦然面容出现的高等邪灵看着白光闪烁,不由一撇嘴角。
  
      在它看来眼前这个家伙和之前那个貌似疯癫的家伙,都不是什么聪明的家伙。
  
      一个是彻头彻尾的蠢货。
  
      另外一个呢?
  
      自认为聪明,实际上却更加的愚蠢。
  
      它那位契约者在风雪中漫步的模样,是个聪明人就该知道有问题了,但眼前的蠢蛋却完全的看不出任何东西,反而还待在这种地方充当靶子。
  
      没错,就是靶子!
  
      在高等邪灵的眼中,乔伊斯就是一个十分明显的靶子。
  
      为了构筑最强大的攻击,竟然连一点防护力量都没有留下,就站在了这么明显的地方。
  
      除了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外,就是傻子了。
  
      而以当前的情形看,乔伊斯明显是后者,哪怕他的攻击确实是强大也一样。
  
      那么……
  
      雇佣这两个家伙或者就是两人效命的人,又会是什么模样?
  
      “希望你能够聪明点,不然……”
  
      高等邪灵自言自语着,可话语才说了一半,就这么的摇起了头。
  
      在它看来,下属这么傻。
  
      上司又会聪明到哪里去呢?
  
      ……
  
      又是一次短暂的会议。
  
      没有去那指定的地方,而是利用私信完成的。
  
      在几乎是完成的一瞬间,表面急躁内心有鬼的那位就发出了低低的怒吼。
  
      “混蛋!”
  
      “混蛋!”
  
      他不停的咒骂着。
  
      一边咒骂,一边摔打着他能够看到的所有的东西,当这处临时落脚的房间一片狼藉,彻底的稀巴烂后,对方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他在之前就知道,他的那些合作者是不怀好意的。
  
      但是他从没有想到那些混蛋的吃相会是这么的难看。
  
      他们竟然出卖他!
  
      虽然他早有了先下手为强的想法,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能够接受别人的背叛。
  
      呼哧、呼哧。
  
      他再次剧烈的喘息了两声后,直接打开了私信栏。
  
      不需要再按照原本的计划去做了。
  
      他要改变!
  
      他要直接出手!
  
      他要干掉那些混蛋!
  
      但就在打开私信栏的刹那,他愣住了。
  
      迪达、乔伊斯的名字彻底的黯淡了。
  
      与下线时的黯淡不同。
  
      这样的黯淡更加的深邃一些,有些偏黑暗。
  
      而造成这样情况的,只有一种:死亡!
  
      迪达、乔伊斯死了?!
  
      他视为左膀右臂的两人就这么死了?!
  
      “不可能的!”
  
      “不可能!”
  
      “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在系统遮掩下,脸色无比难看的对方开始联系其余的手下,他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这并不困难。
  
      事实上,很难有人忽略那出现在巨大城市内的冰天雪地区域。
  
      虽然风雪遮蔽了视线,但是对于拥有种种能力的玩家来说,依旧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大概。
  
      假如不是担心被殃及池鱼的话,他们甚至能够看得更清楚。
  
      但,这也足够了。
  
      看着视频中那被穿透脖子的模糊景象,这位在普通玩家中声名赫赫的大人物拳头骤然捏紧了。
  
      死了!
  
      迪达、乔伊斯都死了!
  
      死在了炎之恶魔的手中!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迪达死亡的情形,但这位大人物心里清楚,迪达一定死在了秦然的手中。
  
      就如同乔伊斯那样。
  
      看着视频中,那道黑色身影离去时的模样,这位大人物几乎要窒息了。
  
      不仅仅是因为那道身影仿佛是逛后花园般的随意,还因为对方在即将消失的时候,抬起了右手,从颈边划过。
  
      割喉礼。
  
      这样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这位大人物瞬间就紧张起来。
  
      尽管他不认为秦然能够就这么的找到他,但……万一呢?
  
      想到这,他马上的开始联系自己的合作者。
  
      不是老的那一批,是新的那批。
  
      很快的,双方达成了一笔交易。
  
      这让这位大人物微微的松了口气。
  
      然后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看着提示,是一个属下的。
  
      这个属下也算是他的心腹之一,因此,这个大人物迅速整理了一下,就向外走去了。
  
      至于邀请那位属下进来?
  
      别开玩笑了。
  
      他可不想要被自己的下属看到狼狈的一面。
  
      而这也就注定了这位大人物最终的命运。
  
      门外那位大人物的下属极为紧张、不安的站在那里,而在他的身后则是一个身穿猩红色风衣的男子。
  
      风一吹动,风衣随之而起,露出了暗色的长裤与靴子。
  
      那位大人物开门而出。
  
      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下属身后的人。
  
      他一愣,下意识的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