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章 稍歇
    大人物看着新的合作者,有着疑惑,却没有警惕。
  
      契约,总是让人那么放心。
  
      所以,当他被自己的下属打晕时,整个人的双眼中都充斥着惊讶与不可置信。
  
      身着猩红色风衣的男子一把拎起大人物,与大人物的那位属下一起迅速的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阳光依旧散下,微风徐徐。
  
      一切依旧。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同样的,坐在餐桌前静静等待的秦然,也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没有告知含羞草来路上发生的异样。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清点着自己的收获。
  
      10w积分,30点技能点,只是最为基础的收获。
  
      真正的大头是那些突袭者、刺杀者的装备道具。
  
      虽然能够让秦然入眼的极为稀少,但是量多!
  
      30件魔法级别和5件稀有级别的装备道具,再加上之前委托无法无天贩卖的50件魔法道具,秦然不由微微松了口气。
  
      他知道【残缺冰霜之心】的鉴定费应该是够了。
  
      甚至,可能还会有剩余。
  
      这对吝啬鬼来说绝对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当然了,真正令吝啬鬼欣喜的是,那些值得在意的收获。
  
      【名称:大地的眷顾】
  
      【类型:饰品】
  
      【品质:传说】
  
      【属性:1,大地庇护;2,大地祝福】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在某个破败的神庙中,一个幸运的盗贼发现了他,但随之而来的狂妄却摧毁了他】
  
      ……
  
      【大地庇护:你可以遁入地下,在地下以50%正常速度行走,且获得一层强大级别的泥土铠甲,持续时间30秒,2次/日】
  
      【大地祝福:双脚站在地面上时,你的体重减少50%,所背负的物品重量减少30%】
  
      ……
  
      一枚土褐色的戒指。
  
      或者说是指圈更加的合适,上面没有任何的装饰品,就连花纹也仅仅是在指圈内侧有着些许模糊的神秘文字,按照专家级别的【神秘知识】秦然翻译这句话的意思大致是:我无法爱你,却能注视你。
  
      很短的一句话,却足以牵扯出一些故事。
  
      但秦然不关心这枚得自戈达尔的传说级别道具有什么故事,他只需要知道,拥有【大地的眷顾】后,他将更加的全面。
  
      既然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飞天,那么……就遁地吧!
  
      更何况,【大地祝福】的减重对于秦然来说,真的是心头好。
  
      还有什么是比让他拿更多战利品让人更加欣喜的呢?
  
      自然是越多越好。
  
      如果力量足够,他绝对不介意打包整个世界。
  
      嘴角带着微笑,秦然转动了一下戒指,将其戴在了右手后,看向了来自侍者1和迪达的战利品。
  
      前者是一个食指大小的蝙蝠雕像,整体呈现出红色,有着一些裂纹,些许细微地方则有着黑色。
  
      后者则是一枚惨绿色的宝石,不需要镶嵌,放在身上就能够发挥出威力的那种。
  
      【名称:仿制的血裔之拥】
  
      【类型:杂物】
  
      【品质:传说之上】
  
      【属性:1,血之盾;2,血之剑;3,血之刺】
  
      【需求:血祭】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不仅是一件仿制品,而且还略带破碎,以至于威力减弱。】
  
      ……
  
      【血之盾:构筑一面鲜血组成,防御力达到强大级别的护盾,持续3秒,2次/日】
  
      【血之剑:构筑一柄鲜血组成,攻击力达到强大级别的长剑,持续3秒,2次/日】
  
      【血之刺:构筑一支鲜血组成,攻击力达到强大级别的箭矢,无须弓箭,自动瞄准半径25米之内的目标,1次/日】
  
      ……
  
      【血祭:用生物的鲜血浇筑雕像,将会让雕像获得些许增幅,并让浇筑者缓慢恢复生命力和体力】
  
      ……
  
      【名称:恶毒宝珠】
  
      【类型:宝石】
  
      【品质:传说】
  
      【属性:1,恶毒之息;2,剧毒蚕食】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制造出它的工匠远远没有想到,它最终会成为一件残虐的道具】
  
      ……
  
      【恶毒之息:当你开启恶毒之息是,你的呼吸是充斥着剧毒的,这样的剧毒会随着你的呼吸次数不断的提升等级(最初阶段是较强级别,10秒后达到强大级别,60秒后达到极强级别,120秒后达到1(最高不超过1)),你不仅可以控制剧毒的范围(以你为圆心,半径不超过100米),也可以选择让它潜伏(在目标被毒素侵蚀后,时间不超过1分钟),1次/日】
  
      【剧毒蚕食:当目标因为恶毒之息死亡时,将进行一次蚕食判定(死亡人物有某项属性达到b或者死亡人物为复数达到这一标准时,恶毒之息将会立刻完成冷却,当死亡人物某项属性达到a或死亡人物为复数达到这一标准时,恶毒之息等级提升减少1秒或范围+1米或潜伏时间+2秒随着死亡人物属性、数量不同,时间减少随之变化,最高不超过60秒,范围不超过60米,潜伏时间不超过120秒)】
  
      ……
  
      “仿制品?”
  
      曾见识过类似字眼的秦然并不陌生,但他无法确定手中的【仿制的血裔之拥】是依靠血脉能力仿制还是依靠着工匠技艺。
  
      如果是前者的话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但要是后者……
  
      秦然的双眼开始闪烁金光。
  
      下意识的将所谓的‘侍罪者’放在了必须要关注的范围内。
  
      而【恶毒宝珠】?
  
      秦然并没有小觑。
  
      虽然有着限制,但是能够达到入阶级别的攻击就足以让秦然重视了,哪怕这是一个巅峰值也是一样。
  
      当厨房传来了起锅的声音时,秦然快速的将两件东西收好。
  
      下一刻,带着手套,端着一个硕大砂锅的含羞草走了出来。
  
      即使是盖着盖子,热气夹杂着香气不住的从预留的透气孔内冒出,房间的温度随着这些热气而飞速拔高着。
  
      而那香味也随着热气弥漫。
  
      “牛肉、羊肉还有某种不知名的肉。”
  
      秦然耸动着鼻翼,迅速分辨着香味中最为厚重的部分:肉。
  
      接着才是蔬菜和配料。
  
      “白萝卜、玉米,还有某种药材吗?”
  
      虽然药剂学等级极高,但魔药学才入门的秦然,无法分辨的更清楚。
  
      不过,这并不妨碍秦然揭开锅盖,拿起碗和汤勺。
  
      迅速的为自己盛了一碗后,秦然不顾高温,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
  
      鲜美!
  
      远超想象中的鲜美,而且,没有丝毫羊肉的油腻感和牛羊肉混杂后的膻腥味,相反的,还有凉凉的感觉,好似薄荷却又比薄荷温和。
  
      “是那不知名的肉和的药材相互起到了作用吗?”
  
      秦然猜测着,进食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
  
      只有询问含羞草?
  
      美食当前还询问,那可不是秦然的作风。
  
      手肘待在桌子上,并没有解下围裙的含羞草双手撑着下巴,笑吟吟的看着狼吞虎咽的秦然。
  
      对于秦然全身心的投入到面前的食物上,而没有多看他一眼,含羞草是完全不介意的。
  
      毕竟,眼前的食物可是他做的。
  
      含羞草看着将一锅足有五人份的汤全部喝下,连锅中的佐料都不放过的秦然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还有什么是比吃得干干净净更加让厨师高兴的呢?
  
      那就是在吃完后,主动承担刷锅洗碗的客人。
  
      “2567你很擅长这些?”
  
      看着娴熟做着这一切的秦然,含羞草有些好奇。
  
      “当然。”
  
      “我在餐馆后厨待了相当长的时间。”
  
      秦然没有隐瞒。
  
      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尤其是告知的人还是含羞草。
  
      不过,含羞草却不这么想。
  
      在听到秦然的话语后,含羞草小心翼翼的看着秦然,他十分担心因为自己的话语而触动秦然的自尊心。
  
      庆幸的是并没有。
  
      不论是动作还是语气,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含羞草在心底微微松了口气。
  
      “对了,之前的肉和药材是什么?”
  
      洗碗中的秦然想到了刚刚汤水内不知名的肉类和药材,他十分好奇是什么肉和药材能够那么完美的压住牛羊肉的膻腥味,却又不会让汤水变辣。
  
      秦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厨师,但身为一个合格的食客,对于食物的好奇,秦然丝毫不差。
  
      “是蛇肉和一种类似树木根茎部位的药材。”
  
      含羞草这样回答着。
  
      “蛇肉?”
  
      “那药材一定很珍贵。”
  
      秦然一愣。
  
      他从不知道蛇肉有这样的效果,相反,在他的了解中,蛇肉也带着极为浓厚的膻腥味,甚至仅仅依靠水煮的话,要远超羊肉,因此,大部分在经历了一遍水煮后,还需要腌制与轻微的烤制才行。
  
      但秦然刚刚并没有在其中发现这样的痕迹。
  
      那么,很自然的药材必然就是重点了。
  
      “不是很珍贵。”
  
      含羞草摇了摇头。
  
      话语中带着诚实。
  
      当然不贵,对于含羞草来说,能够用积分搞定的事情,那就是不贵。
  
      秦然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很干脆的说道。
  
      “下次时间到了,我帮你完成副本世界。”
  
      “算是餐费。”
  
      秦然不习惯欠人情,就算这个人是他的好友也一样。
  
      甚至,可以说正因为是他的好友,他才无法这么坦然。
  
      “好的。”
  
      含羞草笑着点了点头。
  
      知道秦然是什么性格的含羞草,自然不会反驳,更加不用说,他本身就希望和秦然一同经历副本。
  
      秦然站在身旁的那种安心感,是其他人根本不具备的。
  
      假如不是因为秦然有着更多重要的事情,含羞草一定会想法设法让秦然24小时都待在他的身边。
  
      不用怀疑。
  
      他能够做到。
  
      只是……
  
      不想罢了。
  
      看着秦然认真擦干锅碗,摆放进碗橱的模样,含羞草放弃了最后一丁点儿自私的想法。
  
      这样就很好。
  
      含羞草知足的想道。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两人坐在沙发上闲聊着。
  
      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含羞草在说,秦然在听。
  
      含羞草为秦然讲述着种植花草与布置房间的乐趣。
  
      秦然对于后者完全的无法理解,在秦然这样极简的人看来,一个睡袋就能够成为一个家,但前者却很感兴趣,毕竟,不少调味料本身就是花草。
  
      “我需要离开了。”
  
      “无法无天给你发私信了?”
  
      “嗯。”
  
      “有鱼咬饵了。”
  
      “去吧,注意安全。”
  
      “下次我研究出了新菜,你一定要再来。”
  
      “当然。”
  
      站在门口,两人相互道别。
  
      含羞草目送着秦然登上了类火车,直到类火车开动后,含羞草这才转身返回了房间。
  
      他没有在客厅久留,而是穿过了走廊,向着地下室走去。
  
      通过长长的走廊。
  
      一扇木门出现在那里。
  
      上面画绘着层层叠叠的神秘符文,一层又一层的神秘符文宛如实质般,在这里绽放着璀璨的光辉。
  
      那光辉就好似是初升的太阳般,几近刺眼。
  
      但含羞草却毫无感受的的推开了那扇木门。
  
      整个人走了进去。
  
      房间不是很大,仅有十几平。
  
      除去一张桌椅外,就是一个类似书架的东西了,上面摆放着诸多瓶瓶罐罐,黑暗笼罩着这些瓶瓶罐罐,让人根本无法看清楚,里面究竟装了什么。
  
      含羞草点燃了烛台。
  
      立刻,这个特异的房间出现了仅有的光明。
  
      这样的光芒引来了那些瓶瓶罐罐的异动,
  
      尤其是靠在最外侧的一个罐子中,一条泥鳅般的生物在里面游动,并且不停的撞击着瓶壁。
  
      可惜的是,毫无效果。
  
      它不仅没有撞开瓶壁,反而让准备钻研菜谱的含羞草皱了皱眉。
  
      扭过身,含羞草不满的看了一眼那个瓶子。
  
      随着含羞草的侧身,烛火立刻照在了那个瓶子上。
  
      顿时,那条泥鳅变得清晰起来。
  
      身躯依旧娇小,但八个头颅却是高高昂起,哪怕有着瓶子做为阻隔,依旧能够听到那低低的蛇嘶声。
  
      饱含痛苦的那种。
  
      再仔细看去,才能够看到小泥鳅的身躯并不完整,某个地方有着缺口,好像被人用刀切了个口子般。
  
      细小之极的口子。
  
      察觉到了含羞草不满的目光,造型特异的小泥鳅开始咆哮起来。
  
      但根本无用。
  
      因为,含羞草再扫视了对方一眼后,就这么转过身,看向了平铺在桌子上的菜谱。
  
      虽然经过了长时间的研究,但这份菜谱依旧是艰涩难懂,含羞草不得不细致的查看着上面的每一个字。
  
      “还需要两道菜才能够完成基础,必须要加快了,不然会影响最终的效果……成年五色巨龙之一的心脏,红色巨龙最好……恶魔鱼的直系后代的脑后肉,越靠前的血脉越好……”
  
      含羞草低低的自语着,眉头皱了起来。
  
      不过,在估算着所需要的花费,含羞草就不在意的笑了笑。
  
      菜谱上的原材料珍贵吗?
  
      珍贵。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即使是入阶者都难以入手。
  
      但含羞草是个例外。
  
      或者说……
  
      对不起。
  
      有积分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你之所以买不到,只是因为你的积分还不够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