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章 传信
鉴定当然不可能在酒馆内完成。
  
  秦然、‘工匠’向着瑞秋打了个招呼后,就登上了返回艾玛街99号的类火车。
  
  两人并排而坐,‘工匠’沉默不语,秦然也不是一个能够活跃气氛的人,他整个人靠在柔软的座椅中,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大脑中却不断的思索着有关‘塞克利’的信息,或者更加准确的说:为什么会是塞克利,而不是其他人呢?
  
  但就如同他之前对众人说的那样。
  
  不知道。
  
  在没有任何的信息前,他也无法做出任何的推断。
  
  “希望汉斯、柯尔他们会有更多的信息。”
  
  秦然这样想着。
  
  并且,带着相当的信心。
  
  柯尔或许正面战斗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但是对方的能力用来搜索信息,真的是太好用了。
  
  巨大城市内,也是有着电子监控的。
  
  当然,这些都归机械执法者所有,任何玩家都不可能借用。
  
  但,柯尔是例外。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柯尔就是机械执法者的克星。
  
  当然还有盖尔文和布莱尔。
  
  两人虽然是新人,但是秦然从不会小觑任何新人,毕竟,他,还有大多数的资深者都是从新人演变而来的。
  
  又有什么理由去小觑两人呢?
  
  更何况,两人还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潜质。
  
  无法无天不止一次的称赞过盖尔文的小心谨慎和布莱尔的勇气,还有两人合作时的亲密无间。
  
  人多自然力量大。
  
  盖尔文、布莱尔是这样。
  
  这次大家布置的行动也是这样。
  
  假如真让秦然一人去做,哪怕实力强大,也会分身乏术,这是事实,秦然绝对不会否认。
  
  就如同他不会否认自己习惯性一个人进入副本世界一样。
  
  很矛盾?
  
  并不矛盾。
  
  副本世界有着原住民这样的存在,本身就是特殊的,而且,随着副本世界难度的增加,这样的特殊性开始直线拔高。
  
  稍有不慎就真的是会前功尽弃,再严重一点就是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秦然不喜欢这样的意外。
  
  所以,他选择独行。
  
  但巨大城市不一样。
  
  在这里只需要面对玩家就好。
  
  秦然面对的是玩家,身边的也是玩家。
  
  意外自然是有的,但这样的意外却是来自玩家本身,而不是玩家之外的外界。
  
  因此,秦然不介意融入一个小集体中。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无法无天。
  
  没有无法无天做为纽带的话,秦然恐怕在这里也是孤身一人。
  
  “艾玛街到了!”
  
  ‘列车长’发出了语音提示,秦然、‘工匠’一前一后走下了类火车,然后,秦然特意停顿了一下,让‘工匠’走在了前边。
  
  虽然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地址,但是应有的礼仪却还是有着的。
  
  ‘工匠’在秦然停顿的时候,也跟着一顿。
  
  然后?
  
  大踏步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仅是步子迈得极大,而且速度也极为的快。
  
  人在正常状态和生气状态是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
  
  有的时候不需要去看脸,就能够从声音、动作感受到。
  
  秦然感受到了‘工匠’的愤怒。
  
  但他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对方的背影,秦然皱了皱眉,就这么的跟了上去。
  
  没有多说什么。
  
  秦然不擅长主动询问。
  
  他认为朋友如果想要告诉你的话,那么就会主动的告诉你,不想要告诉你的话,那么最好不要过多的询问。
  
  不然,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对于友情,秦然十分重视。
  
  一路畅通的走到艾玛街99号。
  
  “等在这里。”
  
  ‘工匠’冷冷的说道。
  
  “好。”
  
  秦然一点头。
  
  房门开启、关闭,当回到自己的房间,确认不会被秦然发现时,‘工匠’深深的吸了口气。
  
  然后——
  
  “混蛋!”
  
  一声大喝,‘工匠’冲向了房间一侧的靶子。
  
  那是由实木制作而成,类似木人桩的东西。
  
  ‘工匠’一拳打出,粗壮的木人桩被一拳两断,接着,一记鞭腿抽出,木人桩被整个连根抽起。
  
  而这并没有结束。
  
  飞在半空中的木人桩被‘工匠’抓了回来,狠狠的灌在了地上。
  
  左一下,右一下。
  
  当‘工匠’停下来的时候,地面只剩下了木头渣子。
  
  呼!
  
  长长的出了口气,‘工匠’拍了拍手,神情再次恢复了那种冷漠的状态。
  
  她转身向着工作台走去。
  
  ……
  
  艾玛街99号外,秦然倚在阴影中,看着一米外的阳光,静静的等待着。
  
  当阴影完全的包容自己的身躯后,秦然从心底升起了一丝安全感。
  
  这并不是错觉。
  
  而是长时间战斗后得出的经验总谈。
  
  先发制人。
  
  总好过后发制与人。
  
  秦然一边思考着,一边观察着周围。
  
  谨慎的性格配合着多次的战斗,早已让秦然将观察的习惯刻印进了灵魂深处,让他几乎是形成了本能。
  
  这样做有好处,自然也有坏处。
  
  坏处是谁也没有办法给秦然制造惊喜了。
  
  但相较于会出现的好处,这样的坏处,秦然反而不在意了。
  
  他的目光看着天际上的一个小黑点。
  
  不是记忆中的鹰隼。
  
  而是……
  
  鸽子。
  
  带着一封密信的灰白色鸽子。
  
  对方扑棱棱的扇动着翅膀,落在了秦然的面前的阳光中,鸽子发出了咕咕的叫声,头颅四处扭动,显然在寻找什么。
  
  可哪怕只有一米多的距离,这只鸽子也没有发现秦然。
  
  直到秦然从阴影中伸出手臂,将它抓在手中时,这只鸽子才惊慌的扇动翅膀。
  
  但马上的,这只鸽子就安静了下来。
  
  并不是秦然安抚了对方。
  
  而是受过训练的本能。
  
  从鸽子腿上拿下装有密信的火漆纸——由牛皮纸裹上火漆制成,晾干后不仅防水还有着普通纸张所不具备的坚韧。
  
  拿到密信的秦然一松手,鸽子展翅飞上了天空。
  
  非常迅速的,这只鸽子就变为了一个黑点,同样的,一个黑点以更快、更隐蔽的方式追了上去。
  
  秦然默默的收回目光,他检查后,将密信外层的火漆揉开,拿出了内里的密信。
  
  上面很简单的写着两行字——
  
  想知道为什么是塞克利吗?
  
  来边缘街。
  
  ……
  
  看着简短的留言和特意掩饰过的笔记,秦然不由笑了。
  
  饶有兴致的,
  
  冷笑。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