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提示
    “某个想要走捷径的新人?”
  
      “还是又一个陷阱?”
  
      秦然站在原地自语着。
  
      一切都是那么的显而易见,反而让秦然有些不确定对方的真实身份了。
  
      用信鸽、改变笔记都是为了掩饰自身。
  
      但改变的并不彻底,特别是在巨大城市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掩饰真的是漏洞重重,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能力就能够追踪到对方。
  
      而秦然也是这样做的。
  
      不过,与对方不同的是,秦然足够小心。
  
      当然了,对方也很小心。
  
      可正因为这种‘小心’,才让秦然觉得对方不了解巨大城市,这样的情况只会发生在新人身上。
  
      但!
  
      一个新人能够知道塞克利的事情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矛盾的答案。
  
      还有恰到好处的出现,都让秦然觉得这一切变得越发有意思了,似乎是在知道塞克利的身份时,一些东西自然而然的就这么出现了。
  
      只是……
  
      真的是自然而然吗?
  
      秦然再次冷笑了一声。
  
      他不相信所谓的巧合。
  
      就如同他坚信好的敌人就是死去的敌人一样。
  
      大脑飞速的运转。
  
      秦然制定着一些计划,并且,将刚刚的事情告知了瑞秋。
  
      至于为什么不是无法无天?
  
      无法无天无疑是秦然可以百分之百信赖的人,就如同含羞草一样。
  
      但无法无天太冲动了。
  
      冲动是魔鬼。
  
      秦然从不会否认这句话,就如同不会否认含羞草是胆小鬼一样,虽然现在变得好了很多。
  
      但依旧无法在这种事情上指望对方。
  
      瑞秋:知道了。
  
      ……
  
      简单的回复后,双方结束了私信。
  
      在秦然又一次倚在了阴影中时,艾玛街99号的房门打开了,‘工匠’走了出来,依旧是之前的装扮,但气息却变得有些难以掩饰。
  
      “给你。”
  
      将【残缺冰霜之心】抛给秦然后,‘工匠’径直返回了房间。
  
      看着关闭的房门,秦然一挑眉。
  
      刚刚‘工匠’话语中的疲惫,还有气息的难以掩饰,都在告知着他一件事:这一次的鉴定的消耗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同样的,【残缺冰霜之心】也没有让秦然失望。
  
      【名称:残缺冰霜之心】
  
      【类型:宝石】
  
      【品质:Ⅲ】
  
      【属性:1,吞服;2,镶嵌;3,相熔;4,祭祀】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属于神灵——至少曾经是这样,在它还未破碎前】
  
      ……
  
      【吞服:服下后,有极大几率获得一丝神性冰霜血脉(需要体质、血脉判定)】
  
      【镶嵌:镶嵌在武器、防具上,获得特殊的‘冰霜’效果】
  
      【相熔:它可以提高拥有冻气能力的道具(物品等级越低,成功率越高)】
  
      【祭祀:在某些神庙中举行祭祀,你会获得意料之外的境遇】
  
      ……
  
      丝丝寒意从秦然接触着【残缺冰霜之心】的指尖传入到了手掌,然后,它一路漫延,秦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那感觉就好似是大冬天被泼了一盆冷水。
  
      漫延还在继续,几乎是呼吸间,寒意就逼近了秦然的心脏,然后……
  
      这丝寒意被烧融了。
  
      从血脉中诞生的恶魔之力烧融了这丝寒意。
  
      然后,【残缺冰霜之心】恢复了正常。
  
      “相斥?”
  
      “有趣!”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获得一丝神性冰霜血脉(需要体质、血脉判定)’等字眼后,这枚【残缺冰霜之心】的去处有了最终的决定。
  
      还有比霜狼更好的选择吗?
  
      没有。
  
      至于祭祀?
  
      只要秦然没有昏了头,他就不会选择这一条。
  
      神灵,从诞生之初,就不是好打交道的存在。
  
      2567:谢谢。
  
      ……
  
      通过私信,秦然向着‘工匠’道谢后,转身向着车站走去。
  
      不过,在登上类火车时,秦然却是一怔。
  
      空荡荡的车厢内,他在尽头看到了一个熟人。
  
      ‘吴’。
  
      “千万别告诉我,这是偶遇。”
  
      秦然走了过去,站在对方面前说道。
  
      “当然不是。”
  
      “我在等你。”
  
      “关于刚刚发生的事情。”
  
      放下了高傲的‘吴’,想要学习该和谁打交道时,几乎没有谁能够无视对方的话语,秦然也不例外。
  
      “塞克利?”
  
      秦然一挑眉。
  
      “嗯。”
  
      “是塞克利,也不是。”
  
      ‘吴’按照自己的习惯回答着,不过,马上的,这位占卜师就反应了过来,她补充了一句:“塞克利根本无关轻重,2567你正在应该在意的是你的下个副本。”
  
      “下个副本?”
  
      秦然沉声反问。
  
      他想到了些不好的猜测。
  
      而马上的,这样的预感就成真了。
  
      “你在之前副本中见到的某物,一直在影响着你的……命运!”
  
      “它最终的目的是收割你的灵魂。”
  
      “不要问我它为什么这么做。”
  
      “就如同你不要问我狼为什么要吃肉一样。”
  
      “那是一种本能!”
  
      “它把你当做了猎物,并且如同蜘蛛一般开始织网,最终,等你落入网中时,它会发出致命一击。”
  
      ‘吴’轻声说着。
  
      “你是说副本与副本间也可以影响?”
  
      秦然思考着‘吴’的话语,片刻后,略带猜测的问道。
  
      “可以有,也没有。”
  
      “主要看你接触的副本中有着什么样的存在——在之前的唯一称号副本世界中,你没有受到影响。”
  
      “因为,称号副本世界是特殊的。”
  
      “特殊到它根本无法出手。”
  
      “但下一个副本不同。”
  
      “不论是普通副本,还是特殊副本,它都可以出手!”
  
      ‘吴’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怎么出手?”
  
      “直接?还是间接?”
  
      秦然询问着关键点。
  
      “它无法直接出手,它需要遵守规则。”
  
      “但在规则内,它可以动用力量,它……噗!”
  
      ‘吴’还想要继续说下去。
  
      但一口鲜血却直接喷出,打断了她的话语。
  
      鲜血印在了秦然的鸦羽斗篷上,黑色与红色交织,在车厢的白炽灯下变得刺眼不已。
  
      秦然抬手扶住了要摔倒的‘吴’。
  
      “这也是它的缘故?”
  
      秦然问道。
  
      “不是。”
  
      “这是反噬,规则内的反噬——我稍稍触碰了规则外的东西,所以被规则反噬了。”
  
      嘴角挂着鲜血的‘吴’毫不在意的说道。
  
      她的肩膀被秦然扶着,她的头微微一侧,靠在了那只手臂上。
  
      这就足够了。
  
      身体的疼痛被缓解了。
  
      心里的疼痛被稀释了。
  
      剩下的就是手掌、手臂的温暖。
  
      与……
  
      记忆中一模一样。
  
      “它……”
  
      “好了,这就足够了。”
  
      “我还没有恶劣到需要你用小命来给我做出提示的地步!”
  
      “而且……”
  
      ‘吴’张嘴还有说下去,但却被秦然制止了。
  
      秦然的手掌堵在了对方的嘴上。
  
      弯下腰,秦然的双眼与对方的双眼平视,那双眼中泛起了前所未有的光彩与灼热,炫目的如同跳动的火焰。
  
      但他的声音却是平静无波,仿佛是湖水一般。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不就是神吗?”
  
      “我,又不是没有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