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盲目?

      洛尔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
  
      在看到门外的人真的是秦然时,洛尔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的害怕见到的是其他人。
  
      至于为什么不用其它方法确认?
  
      他很想。
  
      但……做不到!
  
      在巨大城市内,做什么事情都需要足够的积分。
  
      而他的积分?
  
      早已为了孝敬攻略组成员而花得干干净净了。
  
      甚至,为了布置眼前的局面,他还不得不将一件随身的装备贩卖。
  
      很惨吗?
  
      一个即将开始第五次副本世界的玩家混成这样,真的是很惨,但更惨的却是他即将面对一次决定生死的谈话。
  
      洛尔努力的调整着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但看着面前走进来的秦然,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冷静下来。
  
      在他的脑海中,不停的回荡着关于眼前男人的传闻。
  
      冷酷无情。
  
      杀人如麻。
  
      刽子手。
  
      屠夫。
  
      恶魔。
  
      每一个都是对眼前男人的形容词,但每一个形容词的背后只有一个本质:强大!
  
      无与伦比的强大!
  
      洛尔很难想象一个进入巨大城市才短短数月的人是怎么达到眼前男人的程度,曾经在巨大城市内一手遮天的‘掮客’面对着对方退怯了,隐藏在巨大城市内完成着一次次猎手的杀手玩家们被消灭了,即使是露出端倪的‘守护者’,也不敢真正意义上直面对方的锋芒。
  
      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强者!
  
      或许在平时看不出来,但是只要有一个机会,就会绽放出属于对方不灭的光芒。
  
      而他?
  
      就算抓住了。
  
      也不过是换个地方,苟延残喘罢了。
  
      “炎帝大人您好。”
  
      颤颤巍巍的洛尔开口了。
  
      在对方诸多的名号中,洛尔选择了一个自认为较为合适的。
  
      恶魔之名?
  
      还是不要开口的好。
  
      秦然没有回答,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
  
      洛尔心底一颤。
  
      早已了解过对方的洛尔马上就张嘴说道。
  
      “塞克利就是悬赏您的人。”
  
      “而且,他现在还在密谋该如何对付您,为此他已经和某个不知名的势力联手了,整个钢铁战车都被换血了。”
  
      “听从他的人才能够活下来。”
  
      “不听从他的人都消失了。”
  
      话语半真半假。
  
      除了塞克利要对付秦然外,洛尔自认为所说的话语都是真实的,只要秦然去查证,那么,一切就都会‘水落石出’。
  
      而在这样的前提下,钢铁战车自然不可能再存在下去。
  
      只要秦然出手,一切都会灰飞烟灭。
  
      对此,洛尔是十分有信心的。
  
      他知道钢铁战车的实力,更加了解秦然的实力。
  
      以往秦然面对的对手,哪一个不比钢铁战车更强大?
  
      钢铁战车怎么可能生存。
  
      而一旦钢铁战车解散了,他就可以拿回属于他房间的所有权,他就可以一辈子躲在里面不出来。
  
      没错,这就是洛尔的计划。
  
      说不上出众,就是被逼到绝境后无奈的一搏。
  
      洛尔不认为这样的计划可以隐瞒一世。
  
      但他从没有想过会被这么快的发现。
  
      “你在骗我!”
  
      秦然淡淡的说道。
  
      “我、我……”
  
      洛尔一惊,下意识的就要解释,可面对着秦然的目光注视,他张了张嘴,除了一个‘我’字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最终,洛尔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中。
  
      他最后一搏,也失败了。
  
      死亡,想必会如约而至吧。
  
      眼前的人,不会留下他的小命的。
  
      我就不该这样冒险,说不定还能够多活两天。
  
      我当初就该老老实实的守在房间里进行单机才对。
  
      要是那样的话,我怎么会面对这样的事情。
  
      纷乱的思绪在这个时候传入了洛尔的心底,一时间竟然略微冲淡了洛尔对死亡的恐惧。
  
      不过,也就是一丝罢了。
  
      更多的时候,洛尔还是缩在那里簌簌发抖。
  
      但想象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
  
      秦然就这么的看着他。
  
      不!
  
      不对!
  
      不是看着他。
  
      而是……
  
      在等待!
  
      洛尔略微分辨后就确认了这一点。
  
      可对方在等谁?
  
      下意识的,这样的疑惑从洛尔心底升起。
  
      然后
  
      踏、踏踏!
  
      清晰的脚步声从远处的木质走廊上传来。
  
      几秒钟后,一道人影推开了那半掩的门。
  
      “公会长!”
  
      看着那道熟悉之极的身影,洛尔忍不住的从椅子中跳了起来,他瞪大了双眼,嘴里发出了惊呼声。
  
      洛尔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这里会见到公会长。
  
      而他那还算是正常的脑子略微转动了一下后,就明白了眼前的局面是怎么回事了。
  
      “这、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
  
      洛尔结结巴巴的问道。
  
      “嗯,是我设计的。”
  
      塞克利点了点头。
  
      “那、那么……”
  
      “悬赏2567的人真的是你?”
  
      洛尔立刻追问着。
  
      “嗯,是我。”
  
      “而且,你也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
  
      “不然的话,我怎么引我们的炎之恶魔阁下入局呢?”
  
      塞克利再次承认了。
  
      并且,这位大人物没有隐瞒的,告知了洛尔更多的消息。
  
      砰!
  
      无意中蒙对了一切的洛尔没有任何的欣喜,相反,他身子一弱,就这么坐到了椅子中,然而,心神大乱下,他根本难以控制自己,最终连带着椅子在内,一起翻倒在了地上,没有感到疼痛,洛尔坐在地上,失神的看着眼前的公会长。
  
      他第一次发现,眼前的男子是这么的可怕。
  
      似乎比炎之恶魔还要可怕!
  
      本能的,洛尔扭过头就要向着秦然看去,他希望从秦然身上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可惜的是,秦然还是那样冷冰冰的。
  
      既没有对塞克利的出现表现惊讶,也没有发表任何的言论。
  
      他就这么的看着对方。
  
      “您似乎不惊讶?”
  
      “是因为您早有预料到这是一个陷阱了吗?”
  
      “还是……”
  
      “您因为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所以有把握突破一切陷阱?”
  
      塞克利将目光锁定在秦然的身上,一字一句的问道。
  
      然后,这位公会长不等秦然回答,就自言自语的回答着。
  
      “但是您对自己实在是太有信心了。”
  
      “过盛的信心,就是盲目了。”
  
      “而您必将因为盲目获得……死亡!”
  
      塞克利说着就发出了大笑。
  
      笑声刺耳且连绵不断。
  
      所以,秦然出手了。
  
      手掌如刀,对方的头颅被割了下来。
  
      可……
  
      对方并没有死亡!
  
      而且,哪怕塞克利的头颅掉落地面,这样的笑声都没有停止。
  
      “我说过了您盲目了!”
  
      “您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头颅落地的塞克利没有死亡,反而是神采奕奕的继续大声说着,与此同时
  
      锵、锵锵!
  
      几下金属与墙壁的摩擦声传来,洛尔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整个房屋的墙壁,连带着屋顶就这么的被扯上天。
  
      阳光一下子就照射了进来。
  
      洛尔目瞪口呆的看着外面街道上密密麻麻却悄然无声的人群。
  
      他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外面多了这么多的人。
  
      而且……
  
      这些人似乎有些怪异。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