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控制者
    洛尔打量着周围的玩家,看似与普通的玩家没有什么区别。
  
      但这么多人站在一起,却是悄无声息的。
  
      并不是屏气凝神,而是……
  
      没有呼吸!
  
      洛尔一惊,他以更加小心的目光打量起来,然后,他就发现,这些玩家不仅没有呼吸,胸膛没有丝毫的起伏,似乎连心跳也没有。
  
      这、这……
  
      完全超出洛尔想象的情形,令这位以胆小著称的玩家迅速的蜷缩到了房屋的一角——并不是这里多么的隐蔽,事实上,在墙壁、屋顶被扒了之后,整个房间里就没有所谓的隐蔽之处了。
  
      真正的原因是这里有着一条密道。
  
      一条离开边缘街的密道。
  
      是他自己挖掘出来的,也是他选择这里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在场的秦然,塞克利根本没有谁去理会洛尔。
  
      秦然的目光扫过那些密集的人群。
  
      而塞克利?
  
      他再次的笑了起来。
  
      “炎之恶魔,享受吧!”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盛宴!”
  
      砰!
  
      笑声中,塞克利整个人就这么的爆裂开来。
  
      血肉横飞,浓稠的鲜血更是化作了一团雾气充斥在原本的房间内,牢牢的将秦然束缚在内。
  
      周围密集的人群随着这一次爆裂,纷纷低语起来。
  
      邪异、污秽的声音嗡嗡作响。
  
      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
  
      巨大城市上空的仿太阳就这么的被遮蔽了。
  
      黑暗仿佛是天幕般,笼罩着整个边缘街。
  
      一丝丝猩红在黑暗中急速诞生。
  
      如烟如雾。
  
      最终,变为了絮状。
  
      絮状的猩红猛地拉直,贯穿在整个天幕中,然后……缓缓的睁开!
  
      就如同常人睡醒时,睁眼般!
  
      常人睁眼自然是没有什么的,但眼前的‘眼睛’却不同,要知道它是贯穿贯穿整个黑色天幕的!
  
      任何东西一旦变得巨大无比,就会引发想象不到的变化。
  
      哪怕睁眼这样细微的动作,都会带来一场风暴。
  
      呜!
  
      飓风的咆哮声中。
  
      风从无形变为了有形,在邪恶的低吟中,带着自身狂野的力量,直扑秦然。
  
      风快,秦然却更快。
  
      他一下子化为了无形,好像血色的束缚完全的没有任何作用。
  
      轰!
  
      飓风重重的砸在秦然站立的地面,碎石飞溅,一个深达十几米的大坑就这么的出现了,飓风就如同是一只蚯蚓,还在不住的向着地面下钻去,但再强大的力量,没有击中目标都是无用的。
  
      邪恶的低吟声继续着。
  
      血色的雾气一下子就爆裂开来。
  
      它沾染到了周围的地面,地面迅速的崩裂。
  
      它沾染到了周围的人们,低声自语的人立刻融化,化为了一团团血雾加入其中。
  
      呼吸间,就有十几个人化为血雾。
  
      这让血雾变得越发浓郁。
  
      也让它的腐蚀力量变得更加可怕。
  
      不过,它并没有再次吞噬低语的人群,而是在周围迅速的流转。
  
      它在寻找着目标:秦然。
  
      而头顶那颗巨大的眼睛则又睁开了一点。
  
      飓风咆哮,却没有如同之前扑下,而是盘旋空中。
  
      一丝丝血色的光芒从巨大眼睛的眼眸中射出。
  
      光芒瞬间落在了边缘街上。
  
      隐匿虚空中的秦然就这么的被拽了出来,盘旋的飓风,随即当头砸下。
  
      看着那扑到面前的飓风,秦然嘴唇微动。
  
      在系统的遮掩下,没有人能够看到这样的情形。
  
      同样的,也没有人听到他说了什么。
  
      但是看那透着无奈与不忿的目光,绝对不是什么心甘情愿的话语。
  
      而这样的话语则让躲藏在暗处的某人看到了。
  
      “在哀叹自己的不幸?”
  
      “又或者是你现在后悔了?”
  
      “晚了!晚了!”
  
      “当你的自大遮住了你的双眼后,你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死亡?”
  
      “不!”
  
      “你不会死亡!”
  
      “它将是祈求而不得的东西,你会成为我的奴隶,为我征战到我想要让你死亡为止!”
  
      阴沉的笑声中,一个身穿猩红色风衣的男子用无比期盼的目光看向了即将被飓风击中的秦然。
  
      而在他的手中则握着两张卷轴。
  
      两张特异为秦然准备的卷轴。
  
      恶魔血脉。
  
      强大的精神力。
  
      这些资料在他出手准备对付秦然的时候,怎么会不收集,而有了收集后,自然会准备。
  
      卷轴在手掌用力下,即将被撕开。
  
      但最终却无力的垂下。
  
      一只从阴影中伸出的手掌,就这么扭断了他的脖颈。
  
      嘎巴!
  
      清脆的响声中,对方瞪大了双眼看向了身后的阴影,显然,到死对方都不明白,秦然为什么能够躲藏在那片阴影中不被他发现。
  
      当然,更加令他不解的是,为什么秦然会有两个。
  
      自以为是者。
  
      死于自以为是。
  
      对方自认为掌握了秦然的所有信息,但他永远不会知道像秦然这样的人,如果不隐藏一两张底牌的话,那是连睡觉都睡不好的。
  
      而且,对方忽视了时间!
  
      随着时间的流逝,秦然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强,都在按照既定的计划完善着自己。
  
      秦然冷漠的看着对方化为白光而去。
  
      他不会给予敌人解释,但并不代表他不在意敌人的身份。
  
      “侍者Ⅱ?”
  
      秦然眯着眼看着视网膜上出现的字样。
  
      极少的积分、技能点根本不值得在意。
  
      只有那个名字吸引着秦然。
  
      在击杀‘侍者Ⅰ’时,秦然就有所猜测,而当侍者Ⅱ出现时,则完善了他的那个猜测。
  
      “果然,所谓的‘侍罪者’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
  
      “一个等级分明且目的明确的组织。”
  
      “而在这个时候出现,他们想要的是……”
  
      秦然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后,目光看向了外面。
  
      黑色的天幕消失了,那颗巨大的眼睛自然是消失无踪,同样的,那些上一刻还发出邪恶呢喃之语的人们全都化为了白光消失。
  
      他们本身就是死人。
  
      只是依靠着侍者Ⅱ的特殊能力或者特殊道具还继续‘活’着。
  
      随着侍者Ⅱ的死亡,一切自然回归正常。
  
      但这并不妨碍秦然感到心疼。
  
      按照正常发展,这些理应是他的收获才对。
  
      而现在?
  
      却化为了无有。
  
      秦然的目光变得冰冷。
  
      敢从吝啬鬼手里抢战利品,自然是不死不休了。
  
      不过,在此之前,秦然还需要去确认一件事才行。
  
      “希望别让我失望!”
  
      带着这样的自语,秦然消失在了阴影中。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