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展示
    看到这道黑色身影的时候,高等邪灵不由松了口气。更新最快
  
      同时,追逐者也松了口气。
  
      诧异的,高等邪灵看向了对方。
  
      它确认自己不会听错,甚至,依靠着自身邪灵本质,它还能够清晰的分辨出来,眼前的追击者并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正意义上的从心底放松。
  
      这种反常的举动让高等邪灵心底充斥警惕。
  
      不过,还没有等它有所反应的时候,异变突生
  
      哗、哗哗!
  
      清晰的水流声突兀的从追击者方向传来。
  
      一滴水珠就这么凭空的出现在追击者的面前。
  
      不是透明、晶莹的水滴。
  
      而是黄色,浑浊的那种。
  
      水流声越发的清晰了,甚至变为了波涛声。
  
      眼前小小的水滴发出了如同江河湖海的波涛声,而在这样连绵不绝的波涛声中,一股前所未有的死寂感从水滴上爆发出来。
  
      宛如大海上的暴风雨般。
  
      风助浪势,浪涨风威。
  
      呜!
  
      眼前偏僻的街区瞬间消失不见,剩下的就是一道完全由浑浊黄色组成的滔天巨浪。
  
      浪涛骤起。
  
      狠狠砸下。
  
      无形的劲风吹动着秦然发梢,鸦羽风衣猎猎作响,他双眼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巨浪,手中的恶魔之炎急速的闪动。
  
      他感知到了这道巨浪的不凡。
  
      那种仿佛要剿灭灵魂,洗涤一切的感觉,足以令人不安。
  
      但,还不足以威胁到他。
  
      看着秦然直面这莫名的滔天巨浪,高等邪灵则是想也不想的直接后撤。
  
      它感受到了危险,致命的危险。
  
      不需要更多的接触,它就知道,一旦它碰触到那水滴,等待它的绝对就是死亡,彻底的死亡。
  
      劲敌!
  
      克制它的劲敌!
  
      高等邪灵凝重的打量着对方,但出乎高等邪灵的预料,那滔天巨浪就这么的消失了,不仅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且……那水滴也直接落在了追击者的身上。
  
      石化!
  
      追击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石化着。
  
      发生了什么?
  
      我疯起来连自己也打?
  
      高等邪灵一愣。
  
      秦然也皱起了眉头。
  
      不过,当石化完成,眼前的追击者彻底的成为了一尊面容模糊不清的雕像时,秦然的眉头却松开了一丝。
  
      玩家在巨大城市内死亡都是会画白光而去的。
  
      现在没有化作白光,只剩下一尊雕像。
  
      说明对方没有死!
  
      再加上刚刚对方与其说是攻击,还不如说是‘展示攻击’的事实……
  
      心底一动,秦然走向了雕像。
  
      一些东西还需要证实。
  
      “这是怎么回事?”
  
      感知到自己契约人神情的变化,高等邪灵径直问道。
  
      “没事。”
  
      秦然一边回答着,一边细致的将雕像检查了一遍,然后,扭头对着高等邪灵说道:“将这个雕像和洛尔关在一起。”
  
      击杀了众多玩家的秦然,在巨大城市内,名下有着众多房产,挑选出一间做为囚室,并不困难。
  
      “你是老大,听你的。”
  
      高等邪灵知道秦然肯定是发现了点什么,但是秦然不主动说出来,它根本就没有一点办法。
  
      扛起雕像和洛尔,高等邪灵迅速的消失不见。
  
      注视着高等邪灵消失的身影,秦然的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他刚刚在雕像的手背上发现了一个细微的纹身,也是他想要寻找的东西
  
      侍者3!
  
      ……
  
      “你说‘侍罪者’组织里发生了内乱?”
  
      无法无天瞪大了的双眼中满是惊讶。
  
      “内乱?”
  
      “达不到那种程度!”
  
      “不过,显而易见的身份,在我面前展示攻击,这样的攻击有可能是她所知道幕后者最强的攻击,所以,她是在提醒我,再加上化为雕像不愿死去的前提,我想应该是有一部分人并不愿意再在‘侍罪者’这艘船上待了。”
  
      “至于为什么?”
  
      “有可能是长久以来的矛盾。”
  
      “也有可能是他们看不到希望。”
  
      “但更有可能是……”
  
      “掮客!”
  
      没有等秦然说完,无法无天就补充了一句。
  
      之前两人就假设过‘掮客’这个家伙和‘侍罪者’有着关系,而现在的异样,只是加深了这一猜测。
  
      “说不定这些都是那家伙布置的。”
  
      “你知道,他最擅长制造矛盾和假象。”
  
      “不过,那混蛋究竟想要干什么?”
  
      无法无天沉声问道。
  
      “不知道。”
  
      秦然摇了摇头。
  
      对于‘掮客’,虽然交手不止一次,但是到现在为止,秦然都无法确认对方究竟想要什么。
  
      ‘魔女的遗产’?
  
      有可能,但随着‘守护者’组织的出现,秦然就发现,‘掮客’并不迫切。
  
      如果是真的迫不及待的话,以对方的势力,不可能没有发现‘守护者’,相反的,从对方种种举动来看,似乎有些放任‘守护者’发展。
  
      还有‘杀手玩家’!
  
      那是秦然与对方接触最深的一次。
  
      对方毫不犹豫的将秦然和一众好友卖了。
  
      虽然他化险为夷,但是对方也和‘杀手玩家’待上了线。
  
      只是……
  
      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几乎是什么都没有!
  
      就连杀手玩家的首领‘极’都死在了【黎明之剑】的副本中。
  
      这似乎有些反常!
  
      完全和对方的风格不相符。
  
      接着,对方似乎因为【黎明之剑】副本的失利而暂时蛰伏了,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可要是这样的顺理成章都是对方的安排呢?
  
      想到这个可能,秦然顿时眯起了双眼。
  
      习惯性谨慎的秦然,可以说是生性多疑。
  
      在面对一个只是可能存在的情况时,他不仅不会忽略,还会将其当做是事实来处理。
  
      这样做累不累。
  
      很累。
  
      但和小命相比较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着陷入思考的好友,无法无天很自然的闭嘴了,他叼着雪茄吞云吐雾,直到‘吴’走进来时,他才警惕的看了一眼。
  
      在这座丰收酒馆后的小厅里,能进来的人不多。
  
      大部分人都算是己方阵营。
  
      可‘吴’是例外。
  
      每次看到‘吴’,无法无天总有种莫名的烦躁,而当对方总是预言一些好友的不祥、死亡时,他更是无比的讨厌起对方来。
  
      所以,这警惕的目光自然是没有善意的。
  
      感受着无法无天的目光,‘吴’毫不在乎。
  
      就如同她不在乎对方第一次出现时的可怜模样一般,现在?更加的不会在意一个连记忆都模糊的可怜鬼了。
  
      她走到了秦然面前。
  
      将两件东西放到了秦然的面前。
  
      一个是草绳编织的手环。
  
      一个是……
  
      【副本冷却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