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糟糕的开始

      【单人副本进入!】
  
      【本次单人副本为特殊副本!】
  
      【难度确认:第六次副本难度】
  
      【提示:额外力量介入,难度判定改变……】
  
      【难度确认:未知!】
  
      【人物模板发生改变!】
  
      【A.玩家特殊脏器【融合之心】【晨曦之力】【瘟疫之力】【圣刺之力】被封印。】
  
      【B.玩家所有装备暂时放入玩家房间,无法携带进入副本世界。】
  
      【C.玩家随从契约生物‘火鸦’‘霜狼’,暂时回归玩家房间,无法进入副本世界。】
  
      【D.玩家全属性降为E+,全技能下降至无双级别,离开副本世界恢复。】
  
      【E.玩家无法通过杀戮获得装备道具】
  
      【F.玩家完成主线、支线任务评价提高】
  
      【G.玩家结束副本时,将会获得额外奖励】
  
      【背景: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真与假只在一念之间,千年匆匆而过,沧海桑田,在这片大地上早没有了超凡的影子,神秘侧成为了传说,而只有你知道,曾经的真实是什么,但……】
  
      【主线任务:180天内,让足够多的人知道‘真实的世界’!】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背包、武器、物品属性不变,外貌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提示:这是一次更为特殊副本任务,你无法失败,一旦失败,你将面临你最不愿意面对的局面)
  
      ……
  
      白色的底色,令液晶屏幕上的文字清晰可见,印照在秦然的脸上,却让那本就面无表情的脸多出了一分冷色。
  
      “不仅封印了我的核心力量,还连装备道具也都无法携带!”
  
      “更加重要的是……”
  
      “各项属性直线下降到凡人的巅峰吗?”
  
      秦然深吸了口气,他感受着此刻身躯的虚弱。
  
      很别扭。
  
      很难受。
  
      秦然甚至感觉头微微的发晕,呼吸也变得不顺畅起来,整个人站在那里提不起一点精神,就如同是陷入了重感冒一般。
  
      “真是糟糕的开始!”
  
      秦然轻声自语着。
  
      然后,更多的眩晕感开始了。
  
      他知道马上就要进入副本世界了。
  
      会有什么等待他?
  
      秦然心底浮现了忐忑。
  
      毕竟,这一次不同以往。
  
      是比进入唯一称号副本世界时,还有特殊的情况。
  
      眩晕感越来越强烈了。
  
      就在达到一个极致,秦然即将昏睡的时候,他戴在手腕上的【逆转手环】突然的绽放出了光芒。
  
      本该昏睡的秦然猛地清醒了过来。
  
      然后,在他的视网膜上一行行文字开始浮现。
  
      【祈愿者进行祈愿……】
  
      【判定开始!】
  
      【判定通过!】
  
      【规则发生变化!】
  
      ……
  
      “发生变化?”
  
      “什么变化?”
  
      秦然一怔,他细致的查看了一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变化,之前、现在的系统提示都是一样的,他的身体还是虚弱不堪,能力、装备道具同样没变。
  
      就在秦然皱着眉头思考的时候,潮水一般的黑暗突然出现,瞬间就将他淹没了。
  
      等到光辉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一个十分明亮的房间内。
  
      这是一个不大、吵杂的房间。
  
      一排正反五组的镜子占据了房间中的绝大部分位置,而此刻的秦然正坐在镜子前,在他的身后和镜子两侧则是来来往往的人群,有男有女,手中拿着不一的东西,而在脸上都是焦急一片。
  
      “快点!快点!”
  
      “衣服!衣服!”
  
      “我要的是连衣裙!不是背带裤!”
  
      “拿一顶假发过来!”
  
      “黑长直的那种,不要金色双马尾!”
  
      ……
  
      秦然眉头一皱。
  
      本就虚弱不适应的他,只感觉现在脑袋都要爆炸了一般。
  
      但他不得不忍受,并且开始分析眼前的环境。
  
      “化妆间?”
  
      “电视台的化妆间?”
  
      秦然目光透过开启的房门,扫过远处走廊上的诸多挂在行走架上衣物,和一个个挂着工作卡的工作人员。
  
      工作卡上的标注,足以让他知道身处什么地方。
  
      不过,还没有等秦然去寻找更多的信息,他就不得不结束了。
  
      因为,一个打扮妖娆的男子正拿着眉笔向他走来,并且,看对方的意思,应该是要给他画眉。
  
      先不说秦然没有任何画眉的习惯,单单是对方妖娆的姿态,就让秦然有了抵触的情绪。
  
      “等等,不需要的。”
  
      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不习惯?”
  
      “要知道一会儿你可是要出现在镜头前的!”
  
      “而且,还是现场直播。”
  
      “不修正一下的话,你的面容……唔,整个人气质不错,但是面容真的有些普通了。”
  
      “不过,你放心!”
  
      “只要我给你稍微修饰一下,你绝对会让人眼前一亮的。”
  
      妖娆的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秦然这样的人了,马上就解释起来,而且,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当然了,如果没有捂嘴轻笑的动作,就更加好了。
  
      “我觉得我现在很好。”
  
      坐在椅子中的秦然向后靠了靠,尽量的和对方拉开了距离后,这才说道。
  
      虽然属性直线下降,但是常人巅峰状态的感知,依旧让他闻到了对方身上的脂粉、香水味道。
  
      尽管不刺鼻,但不习惯。
  
      “你真的不需要?”
  
      “虽然你只是来参加这个节目的嘉宾,但是如果能够有一张颜值在线的脸,还是会占很大优势的。”
  
      “就算这是一个关乎通灵者的节目也是一样。”
  
      “一个赏心悦目的通灵者和一个普通的通灵者,谁会获得支持真的是显而易见了。”
  
      对方很耐心的劝说着秦然。
  
      同时,从站立俯视的模样,变为了坐在秦然的旁边,以一种平等视线的方式和秦然交谈着。
  
      很显然,对方有着不错的交谈技巧。
  
      再加上合情合理的话语,换做其他人一定会配合。
  
      但秦然不同。
  
      某些方面的坚持让秦然不会妥协。
  
      不过,对方话语中的信息还是吸引着秦然。
  
      来到一个陌生的坏境中,信息的重要性,简直是不言而喻的。
  
      通灵者节目?
  
      心底有了几分猜测的秦然,以更加坚决的姿态拒绝着对方。
  
      “通灵者重要的是能力,而不是长相。”
  
      “演员需要长相,而我不是演员。”
  
      “哪怕我出现在了这里。”
  
      “但我对自己有所坚持。”
  
      秦然这样说道。
  
      “坚持?”
  
      “是这么样?”
  
      “那么祝你好运了……2567,你的名字真奇怪,我没有恶意,只是感叹一下,希望下次还能够看到你。”
  
      化妆师笑着伸出了手。
  
      秦然犹豫了一下后,也伸出了手。
  
      两人握了一下,化妆师就向外走去。
  
      化妆师没有告知姓名。
  
      有可能是准备下次再说,也有可能是认为很难再见到秦然了。
  
      谁知道呢?
  
      秦然再次恢复了一个人,他检查着自身,希望找到所谓的‘规则发生变化’的样子,同时打量着周围,竖起耳朵听着周围人的交谈。
  
      但都是一无所获。
  
      自身没有什么发现,周围也大多是闲言碎语,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大约半个小时后——
  
      “2567?”
  
      “2567?”
  
      “该你上台了!”
  
      一个大嗓门在走廊里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