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九章 不好笑
秦然向着门外走去,一个挂着工作卡的男子正站在那里。
  
  男子体型微胖,留着络腮胡,工作卡上写着的职位是副导演,姓名一栏只写了一个‘李’。
  
  “你怎么没化妆?”
  
  “算了!快点吧!”
  
  “马上就到你了!”
  
  “跟我来!”
  
  对方看着走过来的秦然,上下打量了一眼后,眼神出现了诧异,但马上就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没有任何的话语,秦然就这么跟在对方的身后,沿着走廊向前而行,转了三个弯后,来到了走廊的尽头。
  
  尽头的门被厚厚的帷帐所遮挡,但里面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以秦然此刻常人巅峰的感知,听得一清二楚。
  
  秦然不动声色的看着那位带路的副导演。
  
  “进去。”
  
  对方还是那副不耐烦的模样,但是脸上却闪过了一丝幸灾乐祸。
  
  曾经看过一些所谓‘真人秀’的秦然马上猜到了些什么。
  
  他拉开了帷帐。
  
  立刻,强光和话筒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特别是那根主持人的话筒,更是恨不得顶住他的鼻子。
  
  与此同时,一阵欢快的声音响起。
  
  “你好,2567选手。”
  
  一位留着八字胡,带着笑眯眯双眼的消瘦男子就这么出现在秦然的面前,按照台本的对方大声喊道。
  
  可是对方看到的却是一张面目表情的脸和冷冷的目光。
  
  秦然的表情让这位主持人、摄像师和灯光师感到一阵惊讶,相较于之前被吓了一跳的通灵者们,眼前秦然的反应太平静了一些,尤其是那目光,不单单是平静了,甚至让人有些发毛。
  
  很不自然的,主持人、摄像师和灯光师扭动了一下身躯。
  
  但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没有达到最初惊吓目的的主持人马上转移了话题。
  
  “很奇特的名字,不过,在通灵者中应该不算什么。”
  
  “那么……”
  
  “2567选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主持人问道。
  
  “没有。”
  
  秦然冷冷的回答道。
  
  “没有?”
  
  “难道你就没有相对父母、亲人、朋友想说的话?”
  
  主持人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后,继续反问道。
  
  “没有。”
  
  秦然依旧冷淡。
  
  “好吧,没有任何话想说的2567选手,我们开始今天的重头戏——您是经过了海选进入到我们栏目中的。”
  
  “对于您的能力,我们节目组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观众朋友们并不知道。”
  
  “所以,请您展示一下。”
  
  主持人说着就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而对方、摄影、灯光师的嘴角在此刻却是不由自主的翘了一下。
  
  很隐蔽。
  
  但一直留意对方的秦然,却看得清清楚楚。
  
  这样的笑容秦然很熟悉。
  
  曾经无数次挂着这样笑容的人出现在他面前,以他悲惨的身世、悲苦的生活状态做为笑料。
  
  在引得周围的人们哈哈大笑后,对方又会故作诚恳的抱歉。
  
  ‘抱歉,这只是个玩笑。’
  
  ‘没事吧?这就是个玩笑,你不会连玩笑都开不起吧?’
  
  这样的话语,秦然停了不知道多少遍。
  
  但不论听多少遍,他都不认为这也是玩笑的。
  
  欢乐本身是美好的。
  
  但建立在他人痛苦上的玩笑却不那么美好了。
  
  所以,秦然用行动告诉了那些说是玩笑的人,什么叫做代价。
  
  拳头是常用的。
  
  酒瓶也是有的。
  
  板凳和砖头都是顺手的。
  
  然后?
  
  被群起而攻之,被孤立,被说是不合群。
  
  人心的丑陋,在那个时候淋漓尽致。
  
  社会的第一课就告诉了秦然不合群的代价是多么的惨重:他没有拿到应有的酬劳,接着更是被没有理由的辞退。
  
  在社会的教育中有的人学会了妥协,有的人依旧我行我素,被他人指指点点。
  
  前者活得越发滋润。
  
  后者活得越发艰难。
  
  很不幸,秦然是后者。
  
  他不想妥协,不愿妥协,更加不愿意和那些‘人’合群。
  
  他以自己的方式活着。
  
  很难。
  
  却安然自得。
  
  至于那些‘人’?
  
  秦然当然记得。
  
  他的记忆力一向很好,特别是有人给予他提醒的时候,更是让他想要忘都忘不了了。
  
  有人说放下?
  
  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没有切身体会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放下。
  
  记住当有人以旁观者模样告诉你放下的时候,抄起身边的板砖,狠狠给对方一下后,告诉他我打你了,但你得放下。
  
  如果对方真的放下了,那你可以尝试听听他的。
  
  如果对方没放下?
  
  那就再给他一砖!
  
  告诉他什么是社会。
  
  所以,此刻秦然眼中的冷意越发的浓郁了。
  
  不仅是眼前的主持人又让他想起了那些不快的往事,还因为对方绝对是那种洋洋自得的旁观者。
  
  秦然手边没板砖。
  
  有点遗憾。
  
  所以,他选择了更加直接的方式。
  
  他略微释放了一些杀气。
  
  屠戮了成千上万生灵的杀气在这刻出现了。
  
  或许核心力量被封印。
  
  或许属性下降了。
  
  或许装备道具被封藏。
  
  但这并不代表秦然没有了应对办法。
  
  嗡!
  
  主持人、摄像、灯光师猛地心跳一顿,随之,他们发现眼前站在那里的男子仿佛变成了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般。
  
  鼻中他们闻到了腥臭的味道。
  
  那是鲜血的流淌。
  
  耳边他们听到哀嚎的叫声。
  
  那是生命的流逝。
  
  “啊!”
  
  不由自主的主持人、摄像、灯光师发出了惊呼。
  
  他们连连后退,足足退出了数米远后,才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然后,他们惊疑不定的看着秦然。
  
  秦然依旧是那样。
  
  面无表情的冰冷模样。
  
  没有猛兽。
  
  没有鲜血。
  
  更没有哀嚎。
  
  一切似乎都是错觉。
  
  “哈、哈,刚刚就是一个玩笑。”
  
  “只是我们的2567选手没有多少的幽默感,那么,我们正式开始——2567选手请您向前走去。”
  
  “那里有三扇门。”
  
  “其中一扇门是我刚刚经过的。”
  
  “我需要你找到那扇门……”
  
  主持人干笑着错开了话题,他想要用更多的说辞来掩饰这样的尴尬,可还没有等到他说完,那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秦然径直的走了过去,推开了一扇门走了进去。
  
  无疑,这是正确的选择。
  
  就如同对方的玩笑不好笑一样。
  
  都是……
  
  事实。
  
  PS第二更~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唔,算了,估计这时候等肥龙更新的也都是没机会过情人节的单身狗!那就提前祝大家狗年快乐呗~~旺旺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