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线索
    艾克德讶异的抬起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秦然。
  
      下一刻,他就将原本准备的说辞全部扔出了脑海,并且,以最为诚恳的态度点了点头。
  
      “是的。”
  
      “这档栏目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意外,您应该感觉的到,它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搞笑’。”
  
      “而现在?”
  
      “根据反馈回的收视率,我们认为可以将它当做一档正视的栏目来做。”
  
      艾克德一边说着一边查看着秦然的表情。
  
      这位副台长希望从秦然的表情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可自始至终,秦然都是面目表情的,让人完全看不出任何的东西。
  
      这样的结果,让这位副台长变得越发煎熬了。
  
      事实上,在往日里,除非是王牌节目,不然类似这样的一档小节目,他是根本不会出面的,更加不会谦逊到近乎卑微的程度。
  
      但现在的他别无选择!
  
      假如他不想失去现在的位置,他就只能孤注一掷的制作一档被人称道的栏目。
  
      在这位副台长煎熬的等待中,秦然终于开口了。
  
      “你能给与我什么?”
  
      听到这样的话语,这位副台长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不怕开条件。
  
      怕的是秦然没条件。
  
      因为,后者是真的没得谈。
  
      前者则有着周旋的余地。
  
      只要能周旋,就代表着有可能成功。
  
      呼!
  
      微微的吸了口气后,这位副台长说道:“您需要什么,只要是我能够满足的,我一定不会吝啬。”
  
      有着这样的开头,接下来的谈话主动权彻底的被秦然掌握。
  
      相应的酬劳是基础。
  
      预付其中的一部分和相应的落脚处也是顺带。
  
      最为主要的是,秦然通过对方获得了某些资料借阅的资格。
  
      这才是秦然的目的!
  
      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这里在他离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哪怕是掺杂着虚假。
  
      即使是捕风捉影的。
  
      可也总比他凭空猜测的好吧。
  
      ……
  
      汽车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秦然整个人靠在后排的座椅上,整个人仿佛是睡着了一般。
  
      化妆师通过后视镜看着秦然,他的神情中满是不解。
  
      因为,他实在是想不通,秦然为什么会提出那样的要求。
  
      “明明能够占据更大的份额,甚至是完全的成为主动一方!”
  
      “可就这么放弃了,并以此换来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真是……”
  
      “怪人!”
  
      化妆师心底嘀咕着。
  
      艾克德在电视台内的处境,基本上是人尽皆知了。
  
      所有人都知道,对方虽然还在副台长的位置上,但是距离下放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除非……
  
      出现一档能够让他起死回生的栏目。
  
      对此,所有人都是不抱希望的。
  
      可‘通灵者’出现了,秦然出现了。
  
      并且,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双方在极短时间内达成了协议。
  
      协议的内容大部分人不知道。
  
      而知道的人,则纷纷惊讶于秦然的‘仁慈’。
  
      没错,就是仁慈。
  
      即使是秦然拿取了超过此刻身价一倍的报酬,所有人也都认为这是‘仁慈’的善举。
  
      毕竟,对于这个时候的艾克德来说,不要说是一倍了,两倍、三倍都是轻而易举可以获得的。
  
      心底的嘀咕带起了无尽的惋惜。
  
      化妆师一度想象自己是秦然的话,一定要获得更多的东西才行。
  
      可现实呢?
  
      他从化妆师暂时成为了秦然的助理。
  
      负责秦然的生活起居。
  
      而秦然却安然的靠在那里假寐。
  
      一想到这,化妆师就一阵丧气。
  
      值得庆幸的是,这位化妆师是一个善于开解自己的人。
  
      “你看他,站在了聚光灯下,虽然获得了常人没有的光彩,但是在常人看不到的地方却是一脸疲惫。”
  
      “获得必有付出。”
  
      “很多付出还是超出想象的。”
  
      “他这样就真的快乐吗?”
  
      “我现在的日子就很好。”
  
      带着这样的想法,驾驶中的化妆师哼起了小调。
  
      “你的心情很不错?”
  
      后排的秦然睁开了眼。
  
      他习惯安静的环境。
  
      简单的说,化妆师哼的小调并不悦耳,吵到了他。
  
      “还行。”
  
      “一想到将你送到图书馆后,我就可以回家洗澡看剧吃饭就觉得今天真的是美好的一天。”
  
      化妆师笑着点了点头,脸上满是期盼。
  
      “美好?”
  
      “嗯,我到了图书馆后,需要一个人帮助我放洗澡水,打开电视,准备晚餐。”
  
      秦然眯着眼说道。
  
      化妆师的脸一僵。
  
      “那个人不会是我吧?”
  
      对方露出了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
  
      “你说呢?”
  
      秦然反问道。
  
      当然是他。
  
      对此,化妆师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助理的身份是那位副台长安排的。
  
      除非真的不想要这份工作了,不然,他没有反驳的余地。
  
      想着那份丰厚的薪水,化妆师艰难的点了点头。
  
      “好、好的。”
  
      “还有……”
  
      “我这样的快乐是你想象不到的。”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比你想象中的快乐的还要快乐。”
  
      说着,秦然再次闭上了眼。
  
      脑海中的猜测、推断,都需要他来整理,而且,他这次可以保证,化妆师不会在打扰他了。
  
      当然不会有打扰了。
  
      此刻的化妆师一脸幽怨。
  
      如果不是知道打人是错误的,他现在恨不得就狠狠的给秦然两拳。
  
      最为主要的是在考虑到自身的武力值后……
  
      化妆师最终只能是揪了揪自己的马尾,咬着牙,一言不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然的目的达到了。
  
      且,效果十分的好。
  
      在接下来的图书借阅、放洗澡水、开电视、准备晚餐的过程中,化妆师一句话都没有说。
  
      哪怕他十分的好奇秦然为什么要借阅一些人文、地理、传记,甚至还有枯燥的哲学书籍。
  
      食物的香气从厨房传来。
  
      秦然的视线从眼前的书籍上暂时挪开,他耸动了一下鼻子。
  
      “牛肉、萝卜、土豆、洋葱……嗯?!”
  
      嘴里不自觉的报出了香气中的食物成分。
  
      然后,秦然的话语一顿。
  
      眼前的书籍上,一句描述吸引了他
  
      ‘我们不是弱者,就如同琼娜一般,她身为女性,却领导了堪称最大的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