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公寓
    与雨城电视台有着直接合作的视频网站开始直接以热门、首页的方式播出着昨天未播出的‘通灵者’栏目,而有着较为亲密关系的网站,也不介意在这个时候送出一些推广,当然了各大网站、论坛中并不缺少艾克德雇佣的水军。
  
      艾克德很清楚,他是否还能够在副台长这个位置上待下去,就要看这次‘通灵者’栏目能否达到预期了。
  
      达到了,一切好说。
  
      达不到,他就得完蛋。
  
      因此,对于推广‘通灵者’遮挡栏目,艾克德是不遗余力。
  
      不仅所有能够动用的关系全部动用,而且一些偏门方式也开始用上了。
  
      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通灵者’迅速的传播开来,被人们所熟知。
  
      自然,有的人相信,有的人不信。
  
      相信的人,惊叹不已。
  
      不信的人,鄙夷讥讽。
  
      秦然没有直接去了解节目播出的过程。
  
      或者说,他根本不需要去了解。
  
      【吸收能量,逆转收获启动判定……】
  
      【能量未达标,判定未通过……】
  
      【吸收能量,逆转收获启动判定……】
  
      【能量未达标,判定未通过……】
  
      ……
  
      在节目播出的时候,他眼前的文字提示就没有停止过,就仿佛是逆流而上的瀑布般,不停的刷起。
  
      而在大约半个小时后,节目即将结束的时候,提示终于发生了变化。
  
      【吸收能量,逆转收获启动判定……】
  
      【能量达标,判定通过……】
  
      【技能‘追踪’解封!】
  
      ……
  
      之后系统再次回归了判定未通过的提示,显然进入了下一轮能量的收集。
  
      “竟然会是【追踪】。”
  
      “是根据什么判定解封技能或者能力的?”
  
      “随机吗?”
  
      这样的想法出现在秦然的脑海中后,马上就被秦然否定了。
  
      既然是规则变化,那么就一定是有着规律的。
  
      规律的集成才是规则的演化。
  
      他没有找到其中的规律,无法就是因为线索太少罢了。
  
      不过,看着还在接连不断冒出的系统提示,秦然相信,他迟早会发现其中的规律。
  
      同时,他对晚上的‘通灵者’栏目有了更多的期待。
  
      而为了更好的应对晚上的栏目,秦然不介意多了解一些艾伍德公寓的信息。
  
      化妆师?
  
      完全被吓破胆的对方,肯定靠不住。
  
      身旁的顾问?
  
      以对方的身份自然能够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但是秦然同样可以肯定,对方一定不会告诉他的。
  
      谁愿意告诉一个骗子更多的信息?
  
      因此,秦然没有更多的选择了。
  
      他站起来,直接向着艾克德的办公室走去。
  
      梅华笙默不作声的站起来,跟了上去。
  
      ……
  
      “需要更多有关艾伍德公寓的资料?”
  
      “没问题,交给我了。”
  
      “对了,2567你中午想吃什么?”
  
      “需要我去‘悦’为你订一桌菜吗?”
  
      艾克德在听到秦然的问题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答应下来,并且,和颜悦色的询问着秦然午餐情况。
  
      悦,雨城极为出名的饭馆。
  
      以美味的食物和络绎不绝的食客而出名。
  
      秦然不知道‘悦’,但凭借本能,他认为那里会是个不错的地方。
  
      所以,他很干脆的回答着。
  
      “晚上吧,午餐林.艾米去准备了。”
  
      “好!”
  
      “我提前订位置。”
  
      “等晚上录完节目我们一起去。”
  
      艾克德连连点头,那种谄媚的模样,让梅华笙的眉头一皱。
  
      艾克德看到了面带不屑的梅华笙,但是他根本不在乎。
  
      在收到了各个网站反馈回的实质数据后,艾克德彻底的吧秦然看做是自己的救命稻草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把秦然当做神一样供奉起来。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
  
      他不仅迅速的为秦然招来了所需要的一切资料,而且,还开始祈祷晚上的节目一帆风顺。
  
      ……
  
      蟹黄牛肉煲、整只的红烧肘子,冬瓜丸子头。
  
      化妆师在桌子上将食物一字排开。
  
      “蟹黄几乎没有,牛肉用盐水泡过,但是为了遮掩不新鲜。”
  
      “肘子第一次清煮的时候,为了省事,没有替换血水就放入了葱姜蒜。”
  
      “汤……味精太多了。”
  
      秦然全部的吃完后,给出了评价。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化妆师。
  
      “我觉得你对厨师的定义有所误差!”
  
      秦然说道。
  
      “我觉得你是故意挑刺的!”
  
      “你知道不知道我是排队排了很久才买到的?”
  
      “你这是在无视我的劳动成果吗?”
  
      “更何况,你不是都吃完了吗?”
  
      化妆师大声质问着。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吃完是因为不想要浪费食物。”
  
      “而且,我认为除了对厨师的定义理解有所误差外,你对劳动成果一词也存在着误差。”
  
      秦然一边收拾着快餐盒,一边说着。
  
      话语很认真,但正因为这样的认真,才越发的让化妆师想要举起身前的椅子,给秦然狠狠的来上一下。
  
      他确认秦然就是一个挑剔的小心眼。
  
      路边饭馆的厨师,当然无法和真正的名厨相比较了,但也不应该像秦然说的这么差劲才对。
  
      “小心眼!”
  
      化妆师气哼哼的跑了出去。
  
      他当然不是准备逃跑了,而是要去寻找证据来反驳秦然。
  
      到时候看你怎么挑刺!
  
      带着这样的想法,化妆师快速的消失在了走廊中。
  
      将手中的餐盒全部的放入垃圾桶,确认不会被人打扰后,秦然就展开了艾克德送来的有关艾伍德公寓的资料。
  
      他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讨厌被打扰才会这样做的。
  
      艾克德送来的资料装在一个牛皮纸袋里,既有文字记录,也有照片,将照片放到了一边,秦然看向了文字记录
  
      新历1084年8月,艾伍德公寓第一任主人前来手房租时,发现一名租客吊死在公寓内。(死亡时间超过了三周,气温炎热,尸体腐烂程度极高,且被老鼠、虫豸啃食过,但判定是自杀。)
  
      新历1084年11月,艾伍德公寓的第一任主人意外坠亡,公寓由对方的侄子继承,但在继承的第二天,对方前来艾伍德公寓的路上,出现了交通意外。(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对方认为这个公寓不详,低价将公寓专卖给了第二任主人:何强)
  
      新历1085年12月,公寓第二任主人何强在收取公寓房租时与公寓住客发生了**,被对方用匕首捅死。(住客冯德被通缉,至今下落不明。)
  
      新历1086年3月,公寓再次被何强的妻子低价拍卖。(第三任主人:尤.纳尔斯。)
  
      新历1086年4月,重新装修公寓的尤.纳尔斯触电身亡。(至今新历1092年7月为止,公寓都处于空闲、无人状态。)
  
      ……
  
      一页页的将文字记录全部翻阅完成后,秦然的目光看向了那一摞照片。
  
      第一张照片就是艾伍德公寓的正面照:应该是在中午时分拍摄的,不仅将三层公寓全部的收入了镜头中,还将公寓门前的小花园也完整的收入其中,特别是栅栏门前立着的‘艾伍德公寓’招牌在阳光下尤为显眼。
  
      第二张就不那么美好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肉质发黑,蛆虫遍布。
  
      第三张照片则是坠亡照片,摔的不成人形那种。
  
      第四张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中年人,面带忧愁和惊恐。
  
      第五张照片变成了插着匕首的尸体。
  
      第六张照片是一张通缉令,上面标注的名字是冯德。
  
      第七张照片是一具焦黑的尸体,应该是触电身亡的公寓第三任主人尤.纳尔斯。
  
      除去第一张照片外,剩下的每一张照片都可以说是触目惊心的。
  
      甚至,稍微胆小的人在看到的一瞬间就会发出尖叫。
  
      胆子大一些的,也会引起不适。
  
      而秦然?
  
      他细致的查看着每一张照片,手指时不时的敲击一下桌面,或者又去翻看文字记录。
  
      足足十几分钟后,秦然这次抬起头,又一次的靠在了沙发中。
  
      脑海中回忆着这份堪称详细的艾伍德公寓信息,秦然的嘴角一翘。
  
      巧合,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相信的事情。
  
      更何况,同一个地方出现了这么多的巧合,就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你这是违法的!”
  
      梅华笙的声音响起。
  
      刚刚从食堂返回的前女战士在看到茶几上的资料和照片,尤其是后者时,眉头就皱在了一起。
  
      所以说,秦然拒绝和对方合作。
  
      对方值得人去尊敬,但和对方共事,实在是一种煎熬。
  
      “这是艾克德给我的。”
  
      秦然看着对方说道。
  
      “那你也是共犯!”
  
      梅华笙盯着秦然,期望给予秦然压力,但很明显的,没有任何的作用,秦然有条不紊的将东西收起,放入到了牛皮袋内后,这才再次看向了对方。
  
      “去吧,我等你的逮捕令。”
  
      “记住,把门关上。”
  
      “我希望我下午午休的时候,没有人打扰我!”
  
      秦然咬字清晰的说道。
  
      然后,不等梅华笙在说什么,就这么的躺在了沙发上,并且用外套盖住了头。
  
      【追踪】的等级解封,重返超凡级别对于秦然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了,他习惯那种掌握所有痕迹的状态。
  
      但体力的问题,秦然没有忘记。
  
      无双级别的【追踪】支撑一瞬就是筋疲力尽了,那么超凡级别的【追踪】呢?
  
      恐怕会直接体力透支吧?
  
      也许我应该多带一些补充体力的高热量食物和运动的饮料。
  
      秦然默默的想道。
  
      呼、呼。
  
      听着衣服下传来的悠长呼吸,梅华笙瞪着双眼,捏紧了拳头。
  
      假如眼神能够杀人的话,秦然这个时候绝对会粉身碎骨的。
  
      就这么瞪视了三秒,梅华笙一把抄起了桌上的牛皮袋,转身大踏步的离去。
  
      砰!
  
      房门重重的关上了。
  
      仿佛睡着的秦然立刻跳了起来。
  
      他将之前睡觉的流程重新做了一遍,确认有任何意外时都能够有着一线生机后,这才重新躺回到了沙发中,真正的闭上了双眼陷入了熟睡。
  
      ……
  
      夕阳西下。
  
      足足睡了一个下午的秦然,神采奕奕的坐在一辆高级保姆车内,另外一辆采访车,紧随其后。
  
      这辆保姆车是艾克德直接调用的。
  
      行驶起来十分平稳,内里的座椅更是舒服,靠在其中,就如同是靠坐在真正的沙发中一样。
  
      而此刻,艾克德则是隐隐带着兴奋、期待坐在秦然的对面。
  
      “这个是台本。”
  
      “2567你看一下,不要求你背熟,只需要有个大概,然后,就需要你昨天在舞台上的临场反应就行。”
  
      艾克德将一个本子递给了秦然后,叮嘱着秦然。
  
      而板着脸的梅华笙就如同是完全隔绝在另外一个空间内,不仅秦然选择了无视她,艾克德也没有和她说一句话。
  
      事实上,在下午的时候艾克德和对方大吵了一架。
  
      虽然最终平息,但是双方的关系才降入了冰点。
  
      艾克德已经直言不讳的向秦然表示,会换一个人前来成为‘通灵者’栏目的顾问。
  
      对此,秦然没有任何的异议。
  
      两辆车继续行驶。
  
      很快的在穿过了市区最为繁华的地段后,就拐入了一条幽静的小巷中。
  
      喧闹一下子就消失了。
  
      剩下的就只有发动机的响声。
  
      两种强烈的反差让人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特别是驾车的两个司机。
  
      做为雨城本地人,两人对艾伍德公寓的传闻那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原因,两人绝对不会靠近这里一步。
  
      而事实上,就算是因为工作原因,两人在进入到这条幽静、毫无人烟的小巷后,也有点后悔了。
  
      哪怕天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黑下来,两人也迫不及待的点亮了车灯。
  
      亮起的车灯如同是两柄直直的光剑在小巷中穿插而过。
  
      柏油的马路与道路两侧的树木通过车窗印入了两个司机的眼帘,残余的天光与明亮的灯光相互印照后,这些树木就如同一只只张牙舞爪的手掌般让人缩着脖子。
  
      更恐惧的则是道路尽头的阴影。
  
      两位司机看着几乎融于阴影中的建筑,就仿佛是看到了一只匍匐在黑暗中的野兽,不自觉的两人喉咙发痒,干咽了口口水,握着方向盘的手掌心不知何时已满是汗水。
  
      被沉默的气氛所感染,艾克德下意识的停下了与秦然的交谈,他扭过身想要透过车辆的挡风玻璃看一下外面。
  
      可就在艾克德转身的时候
  
      喵呜!
  
      一声凄厉的猫叫突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