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到来
    砰!
  
      轮胎胶皮与地面的摩擦声中,刚准备转身的艾克德,整个人就扑到了驾驶台前,他瞪大的双眼中,一只白色的猫影一闪即逝。X23US.COM更新最快
  
      猫是一种神奇的生物,不管你是贫穷,还是富贵,也不管你是健康,或是疾病,更不管你是幸福,还是难过,它……都瞧不起你。
  
      当然,在大多数的时候,猫的外形都会吸引着人的目光,乃至产生抚摸、饲养的想法。
  
      但是在这僻静、幽暗的街道上,突然出现的猫,却根本不会让人有着类似的想法,一股诡异的感觉早已充斥在所有人的心头。
  
      艾克德狼狈的爬起来,松了松领带,扭动着不适的背部,下意识的想着秦然看去。
  
      秦然依旧坐在那里,坐姿都没有改变,脸上仍然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平时看到这样的表情,没有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艾克德却松了口气,他重新坐回了位置。
  
      “怎么样?”
  
      艾克德一边问着一边扭头观察着四周,似乎担心出现什么不可预料的东西。
  
      显然这位副台长还是有点不放心。
  
      “继续。”
  
      秦然淡淡的说道。
  
      “开车!”
  
      听到秦然的回答后,这位副台长终于松了口气,他拍了拍身后的座椅靠背,示意司机继续。
  
      驾车的司机十分想要说不。
  
      但是他没得选择。
  
      这个世界上面对这样的选择时,能够有权利说不的人,永远都是少数。
  
      甚至……
  
      比想象中的还要少。
  
      汽车再次发动了。
  
      秦然坐在椅子里,眼角的余光掠过了旁边座椅中的梅华笙后,回忆着刚刚那只白色的猫影。
  
      虽然一闪即逝,但是足够秦然看清楚全部。
  
      那是一只有着白色皮毛,蓝色双瞳,且四肢矫健的猫儿。
  
      很干净、漂亮。
  
      明显有人饲养这只猫。
  
      而按照一般猫的活动半径来看……
  
      秦然抬起头,目光看向了小巷尽头的建筑。
  
      艾伍德公寓!
  
      “比想象中的还要大意。”
  
      “果然……”
  
      “是因为时间太长而麻痹了吗?”
  
      秦然心底自语着,然后,他闭上了双眼。
  
      意外的信息,让他有了更多的把握。
  
      而现在?
  
      他需要做的就是等待到达目的地。
  
      当保姆车再次前行后,已经行驶出一段距离的采访车,也跟着再次启动。
  
      两辆车以近乎龟爬的速度驶向了目的地,似乎希望永远不要到达才好,但就算是龟爬,面对这条并不是无限长度的小巷子,依旧有到达终点的一刻。
  
      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磨蹭,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三层的艾伍德公寓,就屹立在这样的黑暗中,哪怕灯光师打起了探照灯,依旧只能够看到整栋公寓的一角。
  
      明显,这栋公寓要比照片上的看起来大的多。
  
      秦然走下保姆车,径直的走向了公寓。
  
      在他的身后,脸色发白的灯光、摄像,还有临时客串主持人的艾克德就要跟上去,但秦然却摆了摆手。
  
      “我需要独自查看一下。”
  
      “不会太久,十五分钟左右。”
  
      秦然这样的说着,就绕着公寓外围的铁栅栏缓步而行,全程一言不发的梅华笙则紧紧的跟在秦然的身后。
  
      秦然扫视着四周。
  
      梅华笙则看着秦然。
  
      秦然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种审视的目光,不过,他根本没有理会对方,他在查看着其它东西。
  
      手电筒的光芒透过铁栅栏,照在了干枯的花园上,清晰的阴影,将花园分割成了一条条。
  
      随着秦然脚步的移动,这样一条条的形状则跟随灯光移动。
  
      花园内早已没有了花儿,有着的也是一捧捧的杂草。
  
      这样的杂草长的异常茂密,有些地方甚至突破了栅栏,生长到了外面,同样的,让站在公寓外的人在不真正意义上靠近的前提下,很难看清楚公寓内的模样。
  
      不单单是花园附近是这样,公寓的后面小门处,还有另外一侧也是这副模样。
  
      杂草丛生已经不足以形容这样的生长环境了,应该说是包围才对。
  
      秦然的目光在小门上停留了片刻。
  
      与其它地方的油漆剥落、锈迹不同,小门这里靠边缘的位置的两根铁栅栏要‘新’上不少。
  
      秦然嘴角一翘。
  
      他继续绕着艾伍德公寓走了一圈后并没有停下脚步,他又开始绕着小巷子行走,在时间即将到达十五分钟时,秦然这才返回了公寓的门口。
  
      而这个时候,充当着临时主持人的艾克德已经对着摄像机开始了讲述。
  
      “各位观众晚上好,我们是……”
  
      一番剧本流程的讲述后,摄像师和灯光随即对准了秦然。
  
      虽然心里十分的害怕,但是职业操守还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的。
  
      无视着灯光、摄像,秦然大踏步的走向了公寓大门。
  
      大门早已被锈迹斑斑的铁链缠绕,在铁链的末端则是一个生锈的铁锁。
  
      摄制组的场务马上拎着锯子就要跑过来开锁。
  
      “我们是通过正规渠道获取了这里的进入许可,观众朋友们可不要模……”
  
      拿着话筒的艾克德恰到好处的解释着,但是话语还没有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秦然在场务跑来的时候,抬手在生锈的铁锁上一点。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铁锁就发出了一声脆响
  
      咔!
  
      然后,就这么的跌落地面。
  
      没有了铁锁的束缚,那锈迹斑斑的铁链马上就开始滑落,最终与铁锁一样,跌落在了地面。
  
      哗愣、砰。
  
      略带沉闷的落地声中,周围的人才回过神。
  
      客串主持的艾克德毕竟不是专业主持,在这个时候,他完全的说不上话,就这么拿着话筒,傻愣愣的看着秦然的背影。
  
      灯光、射向是专业的。
  
      在没有主持人调动节奏下,依旧紧紧跟随着秦然。
  
      他们先是清晰的拍摄到了秦然手指点在铁锁上,铁锁、铁链接连落地的一幕,然后,他们又拍到了秦然面无表情推门的一幕。
  
      锈死的大门,没有应声而开。
  
      而是……
  
      直直倒地。
  
      砰!
  
      远比之前响亮数倍的响声中,铁门重重的砸在了石板地面上,积落在地的尘土,一下子就飞溅而起。
  
      灯光师的灯光中,尘土在光芒中飞舞,如烟似雾。
  
      摄影师的镜头中,一道身影就这么的走入了烟雾中。
  
      嘎吱、嘎吱。
  
      金属特有的响声,在他的脚下传来。
  
      他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脚步声与金属扭曲声相互交织后,不仅响亮,而且让人汗毛直竖。
  
      没有一点收敛。
  
      没有一点掩饰。
  
      他……
  
      似乎在肆无忌惮的宣布着他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