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解释?
骨头断裂的响声还在楼梯间回荡,整个三楼的空气却仿佛是凝固了一般,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那个身躯做出种种不可思议动作的身影。
  
  刚刚的对话他们都听到了。
  
  第一任艾伍德公寓的主人是被他的侄子制造了意外摔死的。
  
  对方想要报仇。
  
  想要将自己承受的痛苦都回报给他的那位侄子。
  
  然后……
  
  他的侄子就这么摔死了。
  
  不自觉的,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喉咙发紧、发干,即使是梅华笙在这个时候,也有些恍惚。
  
  这、这是巧合?
  
  可如果是巧合的话……
  
  刚刚的子弹怎么解释?
  
  还有这如同蛇一般扭动的身躯!
  
  难道……
  
  不符合自身世界观的猜测出现在了这位前任女战士的心底,然后,她迅速的摇了摇头,将之驱逐。
  
  而在梅华笙自己做着心理斗争时,秦然的身躯停止了蛇一般的扭动,恢复了正常。
  
  “2、2567?”
  
  “是你吗?”
  
  艾克德大着胆子问道。
  
  “嗯。”
  
  秦然微微颔首。
  
  顿时,一片出气声响起。
  
  艾克德、灯光、摄像师一个个的瘫软在地。
  
  他们真的怕从秦然的嘴中再传来那个沙哑、低沉的声音了。
  
  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们平时还算灵活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的僵直了,只剩下一遍遍回忆着刚刚的一幕。
  
  而越是回忆,就越是恐惧。
  
  他们三人一样。
  
  看着直播的人也一样。
  
  哪怕角度不够清晰,镜头来回的抖动,他们也被吓到了。
  
  被恐惧折磨的人是脆弱的。
  
  他们会本能的急需一些安抚。
  
  或者……
  
  干脆臣服在恐惧中。
  
  当然,后者是极少数的。
  
  但在极大规模的基础上,数目也是十分可观的。
  
  因此,一些变化出现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节目即将结束的时候,提示终于发生了变化。
  
  【吸收能量,逆转收获启动判定……】
  
  【能量达标,判定通过……】
  
  【技能‘徒手格斗’解封!】
  
  ……
  
  “是技能【徒手格斗】……”
  
  “原来是这样吗?”
  
  秦然心底自语着。
  
  他一直再猜测解封的规律。
  
  而现在终于有了一些眉目。
  
  第一次解封技能【追踪】是因为他使用了追踪确定了凶手,第二次解封技能【徒手格斗】同样是因为他使用了双腿格斗来制服凶手,当然只是一个被自以为是的幕后者摆放在台面上的傀儡。
  
  假如【次级装甲皮肤】不是不可升级,或者【蛇躯】的等级足够高的话,应该可能就是后两者。
  
  当然了,这只是现有信息的推断,并不是百分之百准确。
  
  但秦然相信,很快他就能够得出确切的规律了。
  
  毕竟,‘通灵者’栏目一周会至少播出两次。
  
  “2567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能够解释一下吗?”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总算是恢复正常的艾克德拿着话筒走到了秦然面前。
  
  “因为,他一直在这。”
  
  “还有……”
  
  “梅警官我建议你重新去报警,你不觉得警察来的太晚了吗?”
  
  秦然说了一句后,就看向了梅华笙。
  
  后者一眯眼,目光一下子就变得无比锐利。
  
  事实上,不需要经过秦然的提醒,这位前任女战士就猜到了什么,而当秦然明说后,她则越发肯定了一些东西。
  
  没有多说一句话,梅华笙转身就向着楼下走去。
  
  “你说他一直在这里?”
  
  在梅华笙离去后,艾克德再次开口问道。
  
  “嗯。”
  
  “自从他杀了自己的叔叔后,他就一直在这里,之后冯德杀人、第三任公寓主人尤.纳尔斯触电身亡都和他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秦然点头道。
  
  “他为什么这么做?”
  
  艾克德好奇的问道。
  
  一直收看直播的观众们,也好奇的等待着回答。
  
  而这一次,秦然却没有给予回答。
  
  他转身走向了楼下,径直走出了公寓,在那条幽静小巷内的一侧灌木丛后,他停下了脚步。
  
  “这里就是所有事情的起因。”
  
  秦然说着,弯下腰将遮蔽的泥土等物全部拨开,一个圆形的暗门出现在了镜头内,秦然抓住把手一用力,就将暗门拉开了。
  
  灯光的照耀下阶梯显现。
  
  顺着阶梯而下,眼前豁然开朗。
  
  然后……
  
  麦克德发出了吸气声。
  
  他看到了什么。
  
  一个个封存完好的玻璃展柜。
  
  里面放着一件件只需要肉眼判断,就能够得出年代久远评价的艺术品。
  
  “这、这是……”
  
  “贼窝!”
  
  秦然淡淡的说道,他的目光扫过这些艺术品,声音逐渐放缓。
  
  “还记得第一个死亡的住客吗?”
  
  “他应该是第一任公寓主人的同伙,但最终他被杀死了,因为……分赃不均。”
  
  “杀人后,第一任公寓主人想要收手了,但是他的侄子,也就是另外一个同伙却不想要这么做。”
  
  “他干掉了自己的叔叔,开始另起炉灶,并且为了掩饰这一切,故意放出了艾伍德公寓不详的传闻,然后,为了配合传闻,开始制造了后续的事情。”
  
  随着秦然的话语,看起来还算合理的解释让观众们恍然的点了点头。
  
  “2567你是怎么知道的?”
  
  艾克德下意识的问道,话语出口后才发现自己这个问题有多愚蠢的临时主持人,马上讪笑起来。
  
  这样的问题,需要询问吗?
  
  不需要的。
  
  但出乎他的预料,秦然竟然再次开口了。
  
  “无心与有意。”
  
  “善良与罪恶。”
  
  “贪婪与救赎。”
  
  “它们看不到,它们听不到。”
  
  “它们只要报仇!”
  
  “仇恨是唯一!”
  
  “是它们存在的理由!”
  
  “是它们不灭的证据!”
  
  以莫名的节奏,秦然转身向上走去,但他的低吟却开始传入了所有观看着这档栏目的人耳中。
  
  不由自主的,他们的目光就被那转身向上走去的身影所吸引了。
  
  孤单前行的背影充斥着神秘与未知。
  
  随之而来的则是……
  
  好奇!
  
  浓郁到极致的好奇!
  
  他们好奇秦然这样的人,好奇秦然的吟唱,好奇秦然的所作所为。
  
  而当来到地面上,秦然看着一条条‘逆转充能’的提示时,嘴角却不由一翘。
  
  “干得不错,表演者。”
  
  他这样自语着。
  
  然后,缓步走向了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