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六章 还不到时候
“请进!”
  
  化妆师迫不及待的拉开了包间的门,然后,他看到了板着脸的梅华笙。
  
  这位前任女战士完全没有理会化妆师,就这么的向着秦然走去并不是高傲或者无礼。
  
  而是讨厌!
  
  在这位刻板的女战士心底,男人就应该有着男人的样子。
  
  矫揉造作的人是让人讨厌的。
  
  特别是当一个男人这样,且翘着兰花指时,这位女战士没有给对方一拳,已经是在尽力忍耐了。
  
  所以打招呼什么的,是根本不存在的。
  
  看着无视自己走向秦然的梅华笙,化妆师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他耸了耸肩什么都没有说。
  
  被误会什么的,他早就习惯了。
  
  梅华笙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就算他每一个都耐着性子解释,也永远会有下一个。
  
  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是人的本能。
  
  就如同每个人都有秘密一样。
  
  因此,守口如**看着岁月流逝就好。
  
  至少……
  
  他还有份不错的工作,不是吗?
  
  当然了,他还有一颗八卦的心。
  
  他看着梅华笙拉开了椅子,坐在了秦然一侧,但却以扭过身,以面对面的姿态面对着秦然,脸上带着一丝不自然的时候,他双眼一亮,脸上满是期待。
  
  而之后的发展,却让化妆师无比的失望。
  
  梅华笙的不自然仅仅持续了不到一秒钟后,就只剩下了呆板。
  
  “谢谢。”
  
  坐直身躯的前任女战士这样说道。
  
  她不会无视秦然给予的帮助,同样也不会忘记秦然的身份。
  
  简单的说,她会向秦然道谢,并且愿意给秦然不违背自己道德的帮助做为回报,但如果秦然犯错了,她还是会抓秦然。
  
  事实上,不要说是秦然了。
  
  就算是关系最好的朋友也是这样。
  
  所以,秦然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道谢。
  
  他知道这样的道谢和口头上的谢谢,几乎相差无几。
  
  秦然的沉默并没有让梅华笙停下。
  
  “你是怎么发现真正的幕后凶手是第一任艾伍德公寓主人的侄子?”
  
  梅华笙问道。
  
  “耳边的低语。”
  
  秦然头也没抬的回答着。
  
  “我要的是事实!”
  
  梅华笙眉头一挑。
  
  “这就是事实。”
  
  秦然的声音平淡,就如同真的在诉说事实般,梅华笙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她瞪着秦然。
  
  不过,在下一秒,梅华笙就深深的吸了口气,调整了状态。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同样可以告诉你案件后续的进展。”
  
  梅华笙近乎艰难的说道。
  
  因为,这已经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假如不是有着上级的指令,她根本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不感兴趣。”
  
  秦然说着就从椅子中站了起来。
  
  这并不是敷衍。
  
  而是真的不感兴趣。
  
  在他拿到有关艾伍德公寓的详细资料后,发现艾伍德公寓所谓‘不幸’的传闻是由第一任公寓主人的侄子时,对于艾伍德公寓,秦然的兴趣就大减了。
  
  而当他收集了足够多的资料,且实地检查后,这样的兴趣就彻底的没有了。
  
  仅仅是一起盗贼的内讧罢了。
  
  远没有旁人想象中的复杂。
  
  最多也就是因为幸运的和某些人达成了交易,然后再用低劣的宣传手段,让它变得神秘罢了。
  
  归根究底,就是人为的。
  
  至于是什么人?
  
  和秦然并没有关系。
  
  因此,他不感兴趣。
  
  也不愿意和梅华笙在这件事上相互试探。
  
  梅华笙不是一个会掩饰的人。
  
  秦然几乎是一眼就看破了对方的目的。
  
  他可没有时间和对方在这个时候玩这种游戏。
  
  至少,现在不行。
  
  “我今天很累了。”
  
  “我需要休息。”
  
  “再见……不,希望再也不见。”
  
  秦然边说边向外走去。
  
  在路过化妆师的身边时,秦然也没有停留,不过,化妆师却是很知趣的跟了上去。
  
  至于账单?
  
  艾克德早已提前给予了足够的预付金。
  
  ……
  
  没有乘车,秦然步行走在道路一侧,化妆师老老实实的跟在身后,但看着秦然的背影,他的表情却是无比的惊讶。
  
  刚刚他用手机粗略的看了一遍最新一期的‘通灵者’。
  
  虽然是粗略的看了一遍,但是化妆师知道,眼前的男人必然会一夜成名的。
  
  不单单是对方的风格,还有……艾克德!
  
  那位岌岌可危的副台长必然会抓住这次机会,将全部的资源投入其中,然后打一个翻身仗。
  
  说不定……
  
  想到了什么的化妆师马上摇了摇头。
  
  那是电视台高层的事情了,他参与不进去。
  
  更何况,他只想要守着眼前的工作,领着那份不错的薪水就行。
  
  知足,一向是化妆师的优点。
  
  但好奇心也同样在化妆师的身上。
  
  足足走了十分钟,化妆师在好奇心的煎熬下,忍不住硬着头皮开口了。
  
  “2567,你是怎么发现真正的幕后凶手是第一任艾伍德公寓主人的侄子?”
  
  秦然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着。
  
  化妆师看着秦然的背影,不由自嘲的笑了笑。
  
  是啊,秦然这样脾气古怪的人,怎么会随意告知他人自己的秘密呢?
  
  对方可是会因为这件事成为真正的大明星的。
  
  而他呢?
  
  就是一个比新人略好一点的化妆师。
  
  还不是助理级别的那种。
  
  差得太多了!
  
  摇了摇头,化妆师让自己把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出脑海,但他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发出了失望的叹息。
  
  哪怕早就知道了结果是坏的,但没有真正面对前,每个人总是抱有侥幸。
  
  最终,他们都会被现实教育。
  
  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活力,化妆师默默的跟在秦然身后。
  
  突兀的,一句话在化妆师耳边响起。
  
  “你去看看你的电脑。”
  
  “嗯?”
  
  “你说什么?”
  
  化妆师一抬头,为了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他重复了一遍。
  
  “我说我需要一辆车子返回艾克德给预定的房间。”
  
  “在我返回到房间时,我希望有热水洗澡和干净柔软的床铺。”
  
  “然后,明天的早餐我希望有煎蛋和培根。”
  
  “你听清楚了吗?”
  
  秦然转过身问道。
  
  “好、好的,知道了。”
  
  化妆师傻愣愣的点着头,拿出手机开始叫车。
  
  而秦然?
  
  看似在等待的他,目光看向了人行道一侧的灌木丛。
  
  淡淡的讥讽,在他眼中一闪即逝。
  
  想要合理的解释?
  
  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