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八章 记录
‘琼娜的在成为一位让人尊敬的女士前,曾经操持着一份卑贱的工作,但不可否认,她有着相当的魅力,即使在一次斗殴中,她的容貌留下了瑕疵也是一样。’
  
  ‘琼娜最让人津津乐道的除去出众的领导能力外,她的守护骑士、最可靠的战友贝克才是最让人惊讶的,不仅力大如牛,而且徒手杀死过一队联邦精锐,以至于联邦在最后围剿琼娜时,不得不出动了当时最强大的步兵师,庆幸的是贝克还是一个人,他在杀死上百人后,被干掉了。’
  
  ‘做为琼娜最初的贴身侍卫,之后的盟友康蒂最让人在意的就是那种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不少人曾说过,如果不是因为在‘德尔多战役’中不幸被炸死的话,她将会让琼娜更加的难缠,但是在我看来,如果康蒂不意外而死的话,她才会是最难对付的那个!’
  
  ‘琼娜真的是很了不起,即使我身为一个男人,也很难做到她那种程度,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最终还是失败了,在与伟大的将军哈罗德.拉特的战斗中,她或许曾经占据了些许上风,但是最终的失败却让她毫无翻身之地。’
  
  ……
  
  不同于秦然让化妆师从公共图书馆拿回的那些公开资料,在这份普通人看不到的资料中,秦然看到了一些熟悉人的名字。
  
  贝克,那个被赫伯特收养的大家伙,智商不高,但实力不弱。
  
  还有自称为赏金猎人,实则是新一代伊索古城‘守护者’的康蒂。
  
  不过,最让秦然意外的是关于哈罗德.拉特。
  
  与对方接触的时间并不断,在秦然的印象中,对方不是一个会背叛友情、爱情的年轻人。
  
  当然,也许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最终让两人反目。
  
  但在这份资料中却没有了。
  
  可即使有,秦然也不会完全相信。
  
  因为,在这份资料在秦然看来夹杂了太多的主观臆测,要不是年代还算久远的话,稍微靠近了一些事实,根本毫无用处。
  
  而且,就算是在这种完全是主观臆测的描述中,也少了一个人。
  
  科芬!
  
  那个穷人出身,与琼娜、哈罗德.拉特同样在赫伯特门下求学的穷小子。
  
  既然琼娜、哈罗德.拉特都在某个时期活跃在了历史上,那么对方必然不可能籍籍无名。
  
  以当时的情况,就算科芬想要隐姓埋名,安稳度日都难以做到。
  
  琼娜、哈罗德.拉特都不会让对方如愿。
  
  哪怕是按照这位纪录者不太靠谱的描述,与琼娜反目的哈罗德.拉特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拉拢科芬。
  
  没有谁比他们清楚,彼此间的能力了。
  
  “是故意隐瞒?”
  
  “还是……”
  
  “发生了什么意外,提前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又或者,科芬是琼娜、哈罗德.拉特两人反目的导火索?”
  
  秦然回忆着当初科芬默默注视着琼娜的眼神,那里面有着的除了友情外,还有最初的爱慕。
  
  手指轻轻敲击的桌面。
  
  在思维陷入到死胡同,想要脱离时,秦然就有着用手指敲击桌面、椅背的习惯。
  
  这样的习惯可以让他不浪费必要的时间,节省极大的精力。
  
  就如此刻,秦然可是很清楚在没有足够的信息前,他的任何猜测,都是无用的,甚至,会起到反作用。
  
  看看这份纪录者描述的东西吧!
  
  其中有几分是真实的?
  
  恐怕连三分都没有。
  
  “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
  
  带着这样的思索,秦然彻底结束了思考。
  
  不仅是因为他不愿意再浪费精力,还因为敲门声传来。
  
  咚、咚咚!
  
  “进来。”
  
  随着秦然的话语,拎着餐袋的化妆师出现了。
  
  透过半透明的餐袋,秦然看到了生鸡蛋、塑封包装的培根和面包、生菜,以及一大盒1升的纯牛奶。
  
  前者是他要求的,后者是化妆师自作主张。
  
  至于是什么早餐?
  
  除了培根鸡蛋三明治外,秦然想不到其它。
  
  “培根鸡蛋三明治是我最拿手的食物!”
  
  “我保证它不会像前天晚上的牛肉那样难吃!”
  
  “我也保证它不会像购买回的食物那样敷衍!”
  
  化妆师信心满满的说道。
  
  “是吗?”
  
  “那我拭目以待。”
  
  秦然这样说着,就将资料装好后,走向了一侧的沙发。
  
  虚弱的身躯,总让他想要消息。
  
  尤其是在过度思考、阅读后,那感觉就像是连续工作了四五天,却没有得到正常休息一样。
  
  难受而又困倦。
  
  如果不是因为心中的警惕,秦然恐怕在靠着沙发的时候,就会睡着了。
  
  微眯着眼,秦然尽量放空大脑缓缓休息着。
  
  而在雨城的某个办公室内,有关秦然的讨论却悄然的展开了。
  
  “什么?”
  
  “我要离开‘通灵者’栏目?”
  
  梅华笙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上级。
  
  “嗯。”
  
  “稍好我们会派一个更合适的人前往雨城电视台担任遮挡节目的顾问。”
  
  “而你主要负责昨天晚上的案件。”
  
  局长摘下了眼镜,看向了梅华笙。
  
  “难道您没有看我的报告?”
  
  “2567真的是一个危险的家伙!”
  
  “如果没有人盯着的话,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梅华笙强调着。
  
  “我正是因为看了你的报告,我才确认给‘通灵者’栏目中重新派遣一个顾问。”
  
  “梅华笙你有着足够的能力,但你并不适合待在2567的身边。”
  
  “你在那里只会让他心生警惕!”
  
  “一个人在警惕的时候,是不会犯错的!”
  
  局长说着自己的理由。
  
  这样的理由对于其他人来说显然不具备说服力,但是对梅华笙这种墨守成规的人来说,却是有着极强的说服力。
  
  事实上,正因为这一点,这位局长才会这样说的。
  
  不然的话,他根本无法解决眼前的局面。
  
  对于那个所谓的‘通灵者’2567,这位局长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即使梅华笙提了无数遍也是一样。
  
  一个无关痛痒的骗子而已,能够翻起什么风浪?
  
  在确认了那个盗窃杀人案和对方没有丝毫的关系后,他就放下了对那个骗子的注意力。
  
  毕竟,随着这个盗窃、杀人案的出现,有着太多的事情值得他去关注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那位手下的固执,这位局长忍不住的头疼起来。
  
  很明显,他必须要在这个人手不够用的时候,还派出一个人去那个栏目组待着,不然梅华笙一定会前来质问。
  
  就如同他不否认梅华笙能力很强一般,他同样没有办法否认的就是对方的不知变通,要不是还算守规矩的话,他早就将对方扔回战士疗养院继续去做心理创伤治疗了。
  
  正在思索该派哪个人去时,放在桌上的电话突然的响了起来。
  
  拿起听筒,听着内里传来的报告声,这位局长马上脸色大变。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