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一章 分头
,為您提供精彩閱讀低吟声传遍四周,周围人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那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伙,尤其是艾克德没有了周围人的影响,他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你们是谁?”
  
  “你们是哪家媒体的记者?”
  
  这位副台长目光扫过几人,就连连发问。
  
  突然安静下来的环境,本就让那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伙发愣,这与他们预计中的情况完全的不符,而后艾克德的发问,更是让他们目光交错后,就准备暂时离开了。
  
  但还没等这几个家伙行动,艾克德就冲着远处大声喊了起来。
  
  “林警官、梅警官这里有几个捣乱的家伙!”
  
  “他们或许和刚刚发生的凶杀案有关!”
  
  声音远远传出,在战士疗养院门口的林安、梅华笙马上转头,后者更是想也不想就向着这里走来。
  
  看着走来的几人,本就是收钱办事的几个家伙马上就慌了。
  
  他们平时也就是小打小闹,打个架就是顶天了,杀人案什么的根本不敢参与进去。
  
  “你胡说什么!”
  
  “我们和这个凶杀案没有关系!”
  
  一个家伙大声的嚷嚷起来。
  
  而另外两个家伙则是转身就跑。
  
  有的时候,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如果不跑,最多就是引来梅华笙的询问。
  
  而一跑?
  
  “给我追!”
  
  林安一声大喝,周围的警察迅速的追了上去,而梅华笙更是早已跑了出去。
  
  顿时,战士疗养院门口一片混乱。
  
  ……
  
  在秦然、艾克德被记者们围住时,林艾米从保姆车的另外一侧下车,他看了一眼陷入人群的秦然、艾克德后,就快速的向着战士疗养院跑去。
  
  化妆师很清楚,他必须要尽快打探清楚他们究竟有什么不知道的信息,不然的话,只会陷入被动。
  
  或许化妆师是善良的,但绝对不是笨蛋。
  
  有关艾克德的传闻,他更是一清二楚。
  
  因此,他明白,一旦艾克德完蛋的话,紧跟着完蛋的绝对不是秦然,而是他这个已经被打上标签的家伙。
  
  化妆师站在警戒线外,向着战士疗养院内探头探脑。
  
  他看到了较为属性的梅华笙,但是他明智的没有开口。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对方绝对不会透露任何消息给他,甚至,还会直接把他扣下。
  
  至于梅华笙身边的那位林警官?
  
  化妆师摇了摇头。
  
  他与对方只见过一面。
  
  最多就是个脸熟,对方凭什么帮他?
  
  无疑,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情况。
  
  化妆师一咬牙,就绕着疗养院跑了起来。
  
  无法询问,只剩下了亲自查探
  
  而在大门封闭的前提下,他只能另外选择进入口。
  
  战士疗养院是由一间旧学校改造而成的,占地面积不算太大,但也不算小,化妆师原本以为封锁周围的警察一定会有遗漏的地方,但是他太小看梅华笙了,周围不仅没有任何的遗漏,相反,他这样的窥视还引起了注意。
  
  “干什么的?”
  
  “快点离开这里!”
  
  “记者不能进入!”
  
  一位年轻的警察目光扫过化妆师挂在胸前的工作牌后,眉头一皱,干脆的发出了大喝。
  
  “好、好的。”
  
  化妆师挠了挠头,讪笑的后退着。
  
  当退回到战士疗养院的门口时,化妆师急躁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他已经完全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喝传来。
  
  “给我追!”
  
  化妆师看着守在门口和周围的警察迅速的向着前方记者人群追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清楚这是机会。
  
  没有直接走大门。
  
  那里还有着留守者,他再次绕回了之前看到过的一个地方。
  
  一个靠近大门,但是在正门附近,却看不到的拐角。
  
  果然,在这里的年轻警察已经追了出去。
  
  没有犹豫,化妆师就向着铁栅栏翻去。
  
  或许走路的姿态有些妖娆,但是最初乡下生活时,爬树、掏鸟窝的事情化妆师可没有少干。
  
  而和大树相比较,这有踩、有扶的铁栅栏真的是太容易了。
  
  三下五除二,化妆师就跳进了战士疗养院的院子里,然后,他直接钻入了最近的窗户。
  
  呼!
  
  长长的出了口气,化妆师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人发现他的后,马上沿着走廊向着案发地冲去。
  
  战士疗养院有两栋主要建筑:诊疗楼、住院部和活动大厅,分别是以前旧学校的办公楼、教室楼和家属楼。
  
  其中发生凶杀案的地方是住院部的一层。
  
  此刻的化妆师就在住院部。
  
  很快的,他就看到了发生了凶案的办公室。
  
  门口有着两位警察站岗,内里则有法医记录着。
  
  看着那两位警察,化妆师知道怎么也绕不开了。
  
  虽然之前的骚乱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他知道一定不会持续太久。
  
  他快没时间了!
  
  化妆师迅速的收起了胸牌,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他尽量让自己变得不那么紧张后,这才急速的跑了起来。
  
  “快、快点。”
  
  “外面需要支援!”
  
  化妆师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
  
  “我去看看!”
  
  门前的两位警察中的一位向着同伴说了一声就向外跑去,而剩下的那位则盯着化妆师,眼神中带着一丝怀疑。
  
  警察中自然有便衣警察。
  
  但便衣警察中几乎不会有谁留着马尾长发,除非是加入了什么特殊的任务。
  
  “让、让我喘口气。”
  
  “一会儿给你解释。”
  
  化妆师摆着手说这,而他的目光却看向了室内。
  
  两具尸体,一男一女。
  
  男的是医生,女的是护士,两人并排,保持着跪姿,由一根从天花板上垂下的绳索吊在脖子上。
  
  而在两具尸体面前,则是……
  
  三根手指。
  
  三根被连根切断,竖立在尸体面前的食指。
  
  看起来就如同是三根香一般。
  
  可惜没有氤氲而起的烟气。
  
  只有一片血污。
  
  并不是在三根食指上,三根食指很干净,血污出现在三根食指接触的地面上。
  
  尸体、血污、断指,构成的诡异画面,让化妆师忍不住的一阵恶心,他并没有强忍作呕感,而是一捂嘴,抬头问着眼前的警察。
  
  “洗、洗手间在哪?”
  
  化妆师问道。
  
  “那边。”
  
  眼神中的怀疑越发的浓郁了,但是警察依旧替化妆师指了路。
  
  看着冲进厕所的化妆师,他打开了对讲机。
  
  片刻后
  
  踏、踏踏。
  
  一阵急速、节奏分明的脚步声中,梅华笙出现了。
  
  这位前任女战士没有丝毫的犹豫,一脚就踹向了男洗手间的门。
  
  砰。
  
  门开了。
  
  里面空无一人。
  
  顿时,梅华笙本就冷峻的面容,越发的冰冷起来。
  
  她想也不想,就向外走去。
  
  她知道该找谁。
  
  更多言情流行xbqg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