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三章 棋子
“谁?!”
  
  “是你这个……”
  
  摔倒在地的卡奥姆捂着掉了门牙、鲜血流淌的嘴转过身,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令他嫉妒、愤恨的身影。
  
  他下意识的要破口大骂,但话语还没有出口,就在秦然冷冽的眼神中戛然而止了。
  
  一个投机取巧、依靠欺骗起家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意志力坚定的人,在秦然屠戮了上万生灵的杀意眼神中,除去崩溃外,根本没有其他可能。
  
  不过,秦然需要的可不是一个崩溃的卡奥姆。
  
  他需要的是一个老老实实告知他一切的卡奥姆。
  
  所以,秦然俯视着对方,左手在对方的眼前张开,从食指到小指,以一种特殊的节奏开始起伏。
  
  这四根手指仿佛是有着魔力一般,牢牢的吸引了卡奥姆的双眼。
  
  而在他的耳中,更是充斥着秦然低沉沙哑的声音。
  
  “听,回绕在耳边的低吼。”
  
  “听,隐藏在地下的愤怒。”
  
  “听,盘旋在你面前的……”
  
  “哀嚎。”
  
  “那是亡者的哀嚎。”
  
  “它们愤怒的想要撕碎你这个‘同伙’,你这个明明知道了一切,却又隐藏了一切的‘同伙’。”
  
  瞬间,卡奥姆的双眼瞳孔就放大了。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
  
  “不!”
  
  “不是我!”
  
  “我没有杀人,只是有人告诉我,那三个战士的尸体在疗养院活动大厅的仓库内!”
  
  “我就是想要利用这个来干掉2567而已!”
  
  “我没有杀人!”
  
  卡奥姆连连说道。
  
  整个人不仅惊慌失措,还以手当足,连连后退。
  
  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
  
  就好像周围真的有亡者在哀嚎一般。
  
  一直注视着这里的记者们,顿时感到后背一阵发凉,他们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尽可能的向着阳光靠去。
  
  不过,手中的工作却没有停下。
  
  摄像机、照相机、录音笔齐齐上阵。
  
  咔、咔咔!
  
  张相机的快门声不断响起,闪光灯更是接连不断。
  
  但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被秦然用杀意影响力心神,在用专家级别【神秘知识】催眠的卡奥姆都没有清醒过来。
  
  “谁告诉你的?”
  
  “有人用手机给我发短信,是我不知道的号码。”
  
  “把手给我。”
  
  秦然一抬手,卡奥姆就老老实实的掏出了手机。
  
  秦然点开手机,在短信一栏的第一行就是那条短信。
  
  *********:战士疗养院发生了命案,除了死去的医生护士外,三个失踪的战士死在了活动大厅的仓库内。
  
  ……
  
  手机号码没有显示,被一排*所代替。
  
  这并没有出乎秦然的预料。
  
  对方如果真的这么简单就留下线索的话,秦然反而要怀疑了,就如同对方不可能轻易选择眼前这个愚蠢的家伙做为‘代表’一样。
  
  除非……
  
  想到了什么的秦然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走过来的林姓警官。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秦然相信对方比梅华笙要容易交流。
  
  事实上,也是如此。
  
  “我会马上让人去查,有结果会马上告诉你。”
  
  接过手机的林安扫了一眼短信后马上说道。
  
  然后,就将手机递给了一位年轻的警官,伏在耳边,低声的吩咐起来。
  
  而这个时候,梅华笙却是盯着战士疗养院的活动大厅。
  
  她的目光中有着前所未有的严肃。
  
  梅华笙是一个刻板的人不假,但梅华笙绝不是傻子,能够从战场上安然返回,哪怕留下了一些心理疾病,但活着回来,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卡奥姆是一枚被推出来的棋子。
  
  一枚隐藏着自身目的,搅乱一切局面的棋子。
  
  这也是她看到秦然突然出手,却没有阻拦的缘故。
  
  相较于卡奥姆来说,化妆师根本不值一提。
  
  两坏相较,取其轻。
  
  这样的道理,梅华笙很清楚。
  
  “里面有什么?”
  
  梅华笙生硬的问道。
  
  但是,没有人回答。
  
  秦然当然知道对方是在和他说话,但谁规定了有问题就必须要回答呢?
  
  “我,看到了死亡。”
  
  秦然向着战士疗养院内走去,低沉、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那种略显阴森的口吻让周围的人马上就不安起来。
  
  而之后,这样的不安更是急速扩散。
  
  “离开!”
  
  “马上离开!”
  
  “所有人!”
  
  秦然语速极快,身躯如蛇般不停的摇摆着。
  
  周围的人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画面,昨晚的直播中,他们曾被这样的画面,吓得头皮发麻。
  
  而此刻亲眼所见后,不仅没有习惯,反而越发的害怕起来。
  
  技能【蛇躯】的诡异之处,早已超出了这些人的认知。
  
  面对未知所产生的恐惧,他们选择了听从。
  
  周围的记者,战士疗养院内的工作人员、病患,除去留守的警察外,所有人都迅速的退去。
  
  当然了,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较远的距离去看着。
  
  其中包括秦然。
  
  秦然已经回到了保姆车上。
  
  艾克德、林.艾米紧随其后。
  
  “我们不去看看?”
  
  化妆师好奇的看着远处的战士疗养院。
  
  “你想死的话,我不拦着你。”
  
  “卡奥姆明显是被人利用,想要所有人进入到那个活动大厅。”
  
  “对方想要干什么,我不知道。”
  
  “但对方费了这么大的劲,绝对不是一次让人舒服的欢迎大会。”
  
  秦然用看待白痴一般的目光看着化妆师,然后,径直吩咐司机:“开车,远离这里。”
  
  假如不是虚弱状态,秦然不介意去看看里面会是什么。
  
  但现在的他,只不过是普通人的极致罢了,哪怕有着诸多的技能防身,足以无视着大部分对普通人来说致命的威胁。
  
  可仅仅是大部分!
  
  剩下还有极多能够对秦然造成威胁。
  
  不说其他的,在毫无防备下,一支狙击枪就足以让秦然万劫不复。
  
  因此,哪怕知道进入战士疗养院,再次展示‘神秘’能够让更多的人信服,获得更多的‘逆转能量’,秦然也会选择离开。
  
  时间虽然紧迫,但还没有达到令他以身涉险的地步。
  
  汽车马上发动起来。
  
  快速而又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
  
  “够了吗?”
  
  秦然突兀的对艾克德问道。
  
  “足够。”
  
  艾克德点了点头。
  
  两人没头没尾的对话让化妆师摸不着头脑,他看了看秦然,又看了看艾克德,最终放弃了询问,目光放在了手机的直播上。
  
  胆大的人哪里都有。
  
  有人离开了战士疗养院。
  
  但也有人没有离开。
  
  尽管无法进入战士疗养院的内部,但是留下的记者,却将画面传遍了整个网络。
  
  很快的,当一组画面进入化妆师的眼帘时,这位化妆师顿时倒吸了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