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五章 现场
踏、踏踏!
  
  林安警官走在最前面,后面秦然与艾克德并肩而行。
  
  相较于化妆师进入这里的狼狈,秦然和艾克德无疑要好上许多,不过,艾克德的面色上的紧张却比当时的化妆师还要多的多。
  
  任何人进入凶案现场都会紧张。
  
  凶手也不例外。
  
  甚至,凶手会更加的紧张。
  
  他们会通过对现场的打探来给自己收集更多的信息,或者进行心理上的疏导。
  
  当然了,艾克德绝对不会是凶手。
  
  他只是对尸体有着天生的抵触罢了。
  
  就如同正常人对死亡的恐惧。
  
  走在最前面的林安警官,脚步一顿。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这位中年警官以开玩笑的口吻对着艾克德说道。
  
  与梅华笙的不近人情不同。
  
  眼前的中年警官要和善许多,也圆滑了许多,但是在恪守职责方面却有着自己的底线,这一次如果不是秦然、艾克德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完整的告知了对方,且对方的上级也点头同意的话,对方根本不可能带两人来凶案现场。
  
  至于化妆师?
  
  在听说要进入凶案现场的时候,直接摇头选择了拒绝。
  
  这样的经历对于化妆师来说,有一次就足够了。
  
  再来一次?
  
  他可不想真吐出隔夜饭。
  
  “不后悔。”
  
  艾克德回答着。
  
  这样的回答自然是略带强撑的,但他别无选择。
  
  为了能够和秦然拉近更多的关系,他必须要这么做。
  
  还有什么是比共同经历普通人无法经历的事情,更能拉近双方的经历吗?
  
  短时间内,没有!
  
  看着艾克德硬撑着的模样,林安笑了笑。
  
  他这个年纪见过太多的人了。
  
  他十分清楚艾克德为什么这么做。
  
  林安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秦然。
  
  眼中带着相当的好奇。
  
  每一次回想起秦然那种神乎其神的催眠术与瑜伽大师般的表现,他都叹为观止。
  
  “还需要准备什么吗?”
  
  林安问着秦然。
  
  秦然摇了摇头,目光根本没有离开那扇开着、有人把守的房门。
  
  在房间中,法医们来回穿梭,收集着任何可能称之为线索的东西。
  
  因为之前的炸弹事件,法医的工作被打断了,这让法医们的工作时间被拉长了一倍还多,以至于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结束。
  
  “按照约定,你们大概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林安提醒了一句后,就侧开了身子。
  
  秦然径直向房间内走去。
  
  艾克德紧随其后。
  
  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了那两具跪着的尸体,和仿佛是三根香一般的断指。
  
  秦然目光来回在尸体和断指间打量,然后,又看向了房间内部。
  
  这是一间普通的办公室。
  
  有着四张桌子,原本两两对接后,应该是分别放在房间靠墙和靠窗两侧,靠墙的一侧是与走廊同一面墙壁,靠窗的则是面对住院部外,而现在四张桌子却都靠墙而立,为靠窗一侧留下了相当的空间,两具尸体就跪在着。
  
  窗帘是半拉着的,上面没有血迹,很干净。
  
  拴住尸体的绳子就是从窗帘杆上落下来的,之前化妆师因为角度原因,看成了是从天花板上而下。
  
  还有一点,化妆师同样疏忽了。
  
  房间中虽然有着血污,但是很干净,琐碎的东西都被重新、整齐的摆放了。
  
  明显是被打扫过的。
  
  秦然绕开了地上的血污,走向了窗户。
  
  铝合金的窗户,也许是因为在疗养院的内部,所以窗户外面并没有常见的护栏,也正因为这样,给了凶手可趁之机。
  
  凶手应该是从窗户进来的。
  
  秦然判断着。
  
  不仅是因为疗养院住院部的大门在晚上八点后会落锁,还因为住院部门口是有着保安与监控的。
  
  事实上,不单单是住院部,诊疗楼和大门位置都有保安与监控。
  
  而这也是凶手选择活动大厅安放炸弹的原因。
  
  “2、2567,怎么样?”
  
  身边艾克德捂着口鼻问道。
  
  “凶手熟悉,至少是了解过战士疗养院。”
  
  “而且能够瞬间制服一位医生和一位护士,且带走三具战士的尸体——”
  
  “第一,凶手男性,年龄在30岁左右。”
  
  “第二,凶手身体健壮,学习过格斗技巧,很可能和军队相关。”
  
  “第三,凶手有车辆,应该是面包车之类。”
  
  秦然语速快,但咬字清晰的说道。
  
  “哦、哦,那我?”
  
  艾克德连连点头,但明显魂不守舍的没有听进去,他指了指外面。
  
  而且,还没有等秦然回话,这位副台长就冲了出去。
  
  接着?
  
  呕吐声从洗手间中传出,在楼道内回荡着。
  
  秦然对此没有任何表示。
  
  他第一次见到死人的时候,可不比对方好到哪里去。
  
  重新绕过了血污,秦然走到了房间门口,一个能够将整个房间收入眼底的位置。
  
  “有什么发现吗?”
  
  林安走过来询问道。
  
  这位中年警官可是十分期待从秦然的嘴里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毕竟,一个优秀的催眠师,一定有着观察入微的目光和别样的思维,很可能对眼前的案件有帮助,特别是一想到那混蛋竟然要在一小时后,和他们玩一场游戏,这位中年警官再好的脾气,都有着怒火。
  
  敢把这样恶劣的事件当做游戏,在这位中年警官看来对方就是没有人性的。
  
  这种人不应该出现在城市里,只能是待在监狱中终老。
  
  或者,干脆一枪毙掉。
  
  对方至少杀了五个人!
  
  这样的人枪毙一点都不冤枉!
  
  面对着抱有希望的中年警官,秦然没有回答。
  
  他进入了【追踪】视野。
  
  超凡的【追踪】视野,立刻将他肉眼无法查探到的痕迹信息印入到眼帘。
  
  一瞬间,秦然就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
  
  同样的,在这一瞬间后,秦然的体力彻底的耗尽。
  
  呼哧、呼哧。
  
  浓重的犹如普通人跑了马拉松一般的喘息声突然的从秦然嘴里传出,汗水布满了秦然的额头,他的脸色变得略微苍白起来。
  
  “你怎么了?”
  
  看着秦然的变化,林安一惊,下意识的要去搀扶秦然。
  
  不过,还没有等接触到秦然的手臂,秦然就一摆手。
  
  “没事。”
  
  声音干涩、沙哑,且低沉。
  
  这样的声音,林安不是第一次听到。
  
  在昨晚的直播,还有刚刚质问卡奥姆时,秦然都曾发出类似的声音。
  
  一直的,他都认为这是秦然熟悉的催眠手段之一,配合那种好似瑜伽大师般的技巧,能够发挥出让人意想不到的威力。
  
  但是现在,秦然突然的变化,却让林安感觉他的猜测,似乎错误了。
  
  那么……
  
  想到了什么的林安猛地一摇头。
  
  不会的!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
  
  在中年警官自我安慰着的时候,脸色苍白,刚刚呕吐过的艾克德听到声音从洗手间内跑了出来。
  
  看着秦然的模样,这位副台长根本顾不上身体的虚弱,马上的冲了来。
  
  “没事吧,2567?”
  
  这位副台长焦急的问道。
  
  秦然早和他成为了一根身上的蚂蚱,这样的关心并不是假的。
  
  “带我去餐馆!”
  
  秦然声音低低的说道。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