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章 误会

      炸弹魔来自诺瑞德教会,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而诺瑞德教会的臭名声更是众所周知。
  
      当奴娜说出她是为炸弹魔而来的时候,小餐馆内本来还算是轻松的氛围,马上就紧张起来。
  
      “你是为了那个炸弹魔而来?”
  
      “你和诺瑞德教会是什么关系?”
  
      艾克德紧张的问道。
  
      “放心,我不是诺瑞德教会的人。”
  
      “虽然我们有着一些关系,但那都是敌对的。”
  
      奴娜解释着。
  
      不过,这样的解释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演员让这个世界变得真假莫辨了。
  
      但谁能够保证,坐在你面前的人不是演员呢?
  
      艾克德的手不由自主的又摸到了折凳上。
  
      他当然知道用折凳去面对诺瑞德教会的人是极为愚蠢的,但是除了身下的折凳,他身上连个指甲刀都没有。
  
      徒手?
  
      别开玩笑。
  
      艾克德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相较于距离奴娜极近的艾克德,化妆师则要幸运的多,他一直坐在秦然的身旁,这个时候则是连带着椅子挪动到了秦然身后。
  
      “我真的没有恶意。”
  
      奴娜看着两个人的表现,忍不住的苦笑了一声。
  
      她知道诺瑞德教会的声名狼藉和恶名昭彰,但从未想过达到了这种程度。
  
      也许正因为这样,才会引起总部那些人的注意吧?
  
      心底浮现着这样的想法,奴娜深吸了口气。
  
      “一些事情事关机密。”
  
      “我无法向除去2567之外的人说起。”
  
      “所以……”
  
      “你们能够暂时离开吗?”
  
      奴娜看着艾克德和化妆师,而两人则看向了秦然。
  
      “艾克德、艾米帮我去后厨看看,我希望加一道汤。”
  
      秦然这样的说道。
  
      艾克德和化妆师马上点头,站了起来,向着后厨走去。
  
      两人很清楚,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特别是关乎到催眠师这类能够让自己身不由己的人时,他们更是知道该怎么做。
  
      “2567你需要什么汤?”
  
      走进后厨前,化妆师扭头问道。
  
      “四色汤。”
  
      秦然报出了一个菜名。
  
      化妆师扭头走了进去。
  
      “你是担心他们在外面遭到诺瑞德教会的袭击?”
  
      “放心吧。”
  
      “诺瑞德教会远没有你想象中的可怕。”
  
      “他们或许有着一些手段,但是这样的手段你也很熟悉,毕竟……”
  
      “它的创立者也不过是曾经催眠师协会的一位高层罢了。”
  
      奴娜故作平淡的说着。
  
      她的双眼则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秦然,她希望从秦然脸上看到惊讶。
  
      可令这位女催眠师失望的是,秦然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如果不是见到过秦然曾笑过,她简直要怀疑秦然是不是面部肌肉坏死了。
  
      “你不惊讶吗?”
  
      “还是,你知道了这个消息?”
  
      突然想到了什么的奴娜,狐疑的看着秦然。
  
      “这就是你说的不能够被他人得知的消息?”
  
      秦然没有回答,只是反问道。
  
      “这样的消息已经是常人难以得知了。”
  
      “不过,2567你自然不是常人。”
  
      “所以,你知道的话,也是正常的。”
  
      秦然反问的态度,显然让这位女催眠师误会了什么,她看着秦然的目光越发的饶有兴致了。
  
      “发现2567你,真是我意外的收获。”
  
      “我原本以为会是一次无趣的行动,但是你的出现真让我欣喜。”
  
      “你的催眠手段、还有你的音乐素养,都让我很钦佩。”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希望和你一起探讨音乐和舞蹈。”
  
      奴娜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个真挚的笑容。
  
      “我不愿意。”
  
      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虽然眼前的女催眠师还没有说出更多的信息,但已经足够秦然做出相当多的猜测了。
  
      第一,诺瑞德教会或许真的是从催眠师协会中分离出去的,但是诺瑞德教会绝对没有对方说的那样轻巧到不堪一击的模样。
  
      梅华笙就是最好的例子。
  
      就如同秦然不会怀疑梅华笙的操守一样,他对梅华笙的警觉、实力也是极为认可的。
  
      那是在普通人中不可多得的一拨。
  
      第二,诺瑞德教会和催眠师协会此刻应该是已经势如水火了,双方的斗争几乎是趋于明面了。
  
      不然的话,眼前的女催眠师不可能那么快的出现。
  
      至于是催眠师协会如何得到了消息?
  
      间谍之类的存在,一直存在并不是没有道理。
  
      足够的利益就能换来足够多的信息。
  
      你没有换到,只是你给出的利益不够多罢了。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加入催眠师协会和他的计划不符。
  
      秦然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并且制定了该怎么做。
  
      他,或许会因为一些事情、一些人而改变这个计划。
  
      但眼前的女催眠师、催眠师协会,显然不在这个范畴。
  
      “唉。”
  
      “我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我可以找你探讨音乐和舞蹈吗?”
  
      奴娜叹息了一声,明显对于眼前的局面有所预料了。
  
      事实上,她从未想过一次就劝说成功。
  
      但是接下来秦然的话语才让她感到真正的意外。
  
      “我不会音乐和舞蹈。”
  
      秦然淡淡的说道。
  
      “什么?”
  
      奴娜愣愣的看着秦然,她期望从秦然的眼神、表情中看到一丝秦然是说谎的痕迹,但很可惜的是,她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她分辨不出真假。
  
      “放心,这只是私下的交流。”
  
      “我不会以此做为靠近你或者强邀你进入催眠师协会的。”
  
      奴娜尽力解释着。
  
      可秦然却不再理会对方。
  
      秦然扭过头对着厨房的方向问道。
  
      “我的四色汤好了吗?”
  
      “好了!”
  
      化妆师高声回应着。
  
      然后,就这么端着汤走了出来,而在化妆师的身后,艾克德则是拎着一把菜刀,相较于折凳,这把菜刀更让他有安全感。
  
      无疑,艾克德不相信奴娜所说。
  
      看着低头喝汤的秦然,和对她虎视眈眈的艾克德,奴娜微微一笑,站了起来。
  
      “今天我先离开了。”
  
      “时间会证明我说的话。”
  
      “还有……”
  
      “2567,很抱歉打扰到了你的晚餐,并祝你接下来的晚餐愉快。”
  
      说完,奴娜转身离开了餐馆。
  
      她不相信秦然不懂音乐和舞蹈,之所以这么说,必然是因为担忧她以此达到目的。
  
      你真的是想多了。
  
      如果可以的话,奴娜真的想要告知2567,不需要多想。
  
      同样的,秦然也很想告诉对方一样的话语。
  
      当然了,秦然也不会结识更多。
  
      他不会告知对方这都是专家级的【神秘知识】所赋予他的。
  
      “不过,音乐、舞蹈……”
  
      突然想到了什么的秦然渐渐的陷入了沉思。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