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一章 克斯曼之瓶
砰砰砰!
  
  秦然的双腿接连不断的踢在眼前足有一人高的沙袋上,被悬挂在天花板上的沙袋,发出一连串的闷响。
  
  闷响声持续有足足五分钟后,这才停歇下来。
  
  呼、呼。
  
  秦然喘着气、擦着汗,脸上的疲惫是无论如何都无法遮掩的,但同样的,他的双眼却明亮无比。
  
  他之前的一些猜测,正在这几天中一一被证实着。
  
  最直接的就是身体属性与技能之间的猜测。
  
  在眼前这个被干预的副本世界中,虽然身体素质被限制在了常人的极限,但是技能并没有,一旦解封就是超凡。
  
  可超凡级别的技能与常人极限的身体素质却是不匹配的。
  
  后者在常人看来已经是不可思议了。
  
  但对前者来说却根本不够看。
  
  最基本的例子:超凡级别的【徒手格斗】,基础条件是力量D、敏捷D、体质D,对于此刻所有属性都是E的秦然来说,相差了整整一阶。
  
  但是超凡级别的【徒手格斗】依旧是可以使用的状态。
  
  只是威力却下降了不止一点半点,更加重要的是……消耗!
  
  按照秦然的对比,他使用双腿战斗的时候,消耗是正常状态下的一倍还多,之前与炸弹魔交手的时候,他就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同,而在这几天中,他开始一一把这样的不同细化、牢牢的记录在脑海中。
  
  这不仅是秦然的习惯。
  
  还因为,秦然知道这么做的必然性。
  
  一个不懂得自己力量极限在哪的人要远远逊色与一个懂得力量极限且合理分配体力的人。
  
  秦然可不想成为前者。
  
  特别是在一个陌生的副本世界中。
  
  拿起一旁的水杯,秦然小口小口的喝着加入了盐的温水,然后,再次走到了沙袋面前。
  
  深吸了口气后,秦然再次一脚踢出。
  
  砰、砰砰!
  
  快速的踢腿,令闷响声再次回荡。
  
  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闷响声虽然小了很多,但却越发的持久了。
  
  十分钟后,当秦然停下时,依旧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这几天的时间,秦然可不是白费的。
  
  在证明了身体属性与技能之间的猜测后,他就开始努力的调整着自己,力争以现在的身体属性发挥出相应的技能威力。
  
  简单的说,他又重新把【徒手格斗】从基础开始训练一遍,掌握着属于自己的节奏。
  
  这么做并不容易。
  
  秦然失败了很多次。
  
  值得庆幸的是,秦然并不是一个惧怕失败的人。
  
  所以,他最终成功了。
  
  他不仅能够以现在的身体属性发挥出相应的技能威力,而且似乎对技能的掌握也有了不一样的领悟。
  
  虽然技能栏中,没有给出准确的文字提示,但是那种奇妙的掌握感就在心底。
  
  这一点,秦然十分确定。
  
  不过,秦然同样确认一点:他似乎哪里还有欠缺。
  
  尽管此刻他无法确定这个欠缺是来来自哪里,但他肯定,他如果找到的话,绝对会对他的实力有着相当的帮助。
  
  因此,秦然一边调整自己一边摸索着其它技能。
  
  他希望通过不同的尝试找到那一点‘灵感’。
  
  当然了,秦然并不是全部尝试,一些根本达不到最基础属性的技能秦然是说什么都不会尝试的。
  
  最典型的就是【剑技.万蛇】!
  
  对于基础级别就需要B级精神的【剑技.万蛇】来说,此刻只有E精神的秦然来说,相差近三阶的属性,真的是一个无法逾越的天堑。
  
  而且,精神属性的神秘,更是让秦然保持着相应的警惕。
  
  透支过多的体力,或许只会让你一时疲惫。
  
  可透支精神呢?
  
  恐怕极有可能变成傻子。
  
  这并不是秦然的妄自猜测,而是在逐渐了解到精神与灵魂的关系后,做出的推测,虽然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但只要有着这方面的可能,以秦然的性格就不会冒然的尝试,毕竟,按照计划,他解封属性的日子并不会太远。
  
  经过这几天的积累,他的逆转能量已经达到了三次保存。
  
  而且,获得逆转能量的提示,还在源源不断的出现着。
  
  很快的,第四次逆转能量保存就会出现。
  
  但相较于前两天的速度,今天开始,这个速度已经出现了下滑。
  
  “新鲜感过去后,自然而然的被人遗忘吗?”
  
  “真是可怕的竞争环境。”
  
  秦然低声感叹着。
  
  他能够轻易的想象出,一个成名者在自身被逐渐遗忘时的惶恐与绝望,除非是有着真正的坚持,不然绝对会做出一些极为夸张的事情来。
  
  这些事情在普通人看来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但在成名者周围的人看来却是理所当然。
  
  因为……
  
  一旦品尝过成名的好处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索然无味。
  
  就如同是权利。
  
  它是神药,也是毒药。
  
  稍一接触,就会沉沦其中。
  
  不过,秦然并不在其中。
  
  他的目的明确,根本不会迷失其中。
  
  踏、踏踏。
  
  秦然沿着台阶而上,当推门离开地下的训练场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中的艾克德。
  
  在艾克德的身后,则站着一位身材高大、气势凶狠的保镖。
  
  不单单是艾克德的身后,在这栋别墅的周围,还有着三位这样的保镖,为秦然提供着24小时的安保服务。
  
  这些都是艾克德安排的。
  
  在了解到炸弹魔是来自诺瑞德教会后,这位副台长就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好了这一切,而当奴娜代表着催眠师协会出现后,这位副台长又把人手加了一倍。
  
  事实上,如果不是安保公司内的王牌保镖数量不够多的话,艾克德真是恨不得顾上一队全副武装的保镖守卫在自己和秦然的身边。
  
  “怎么样?”
  
  “还习惯这里吗?”
  
  “用不用我帮你找个……来陪你排除寂寞?”
  
  艾克德冲着秦然招了招手。
  
  随着进一步加深合作,两人的关系又密切了一些,此刻已经能够如同朋友般随意开玩笑、聊天了。
  
  “不用。”
  
  “这里很不错了,我不希望被陌生人打扰。”
  
  秦然很认真的拒绝了艾克德的提议。
  
  因为,他知道,如果不认真拒绝,眼前的艾克德真的会这么干。
  
  谁也无法小觑一个电视台副台长所掌握的资源。
  
  在第一天搬入到这里时,秦然就领教过一次了。
  
  当时的场面糟糕透顶,这样糟糕的经历秦然不希望再经历第二次了。
  
  “嗯,现在是特殊时期。”
  
  “陌生人出现确实是一个问题。”
  
  “该死的诺瑞德教会。”
  
  艾克德点了点头后,又一次低声咒骂道。
  
  秦然没有提醒艾克德思考方向的错误,他知道一旦提出,必然又会引起一大堆繁琐的、无用的询问。
  
  被称之为苦修士,秦然不在乎。
  
  但面对某些能够被称之为熟人的怀疑目光时,秦然却无法坦然处置。
  
  所以,秦然转移了话题。
  
  “食物方面不够好。”
  
  秦然严肃的说道。
  
  “那是我能够请到的最好厨师了。”
  
  “可一些真正的厨师根本不是用钱能够打动的,他们都守在自己的店中,一点点经营着自己的品牌。”
  
  艾克德摊开双手,一脸的无奈。
  
  眼前的合作者,无疑是极为优秀的,不论是在能力发面,还是性格、品德方面都是极为可靠的。
  
  但,舌头似乎有些太挑剔了。
  
  一些在他看来相当不错的菜肴,却根本得不到对方的好评,可每一道菜肴对方又努力的吃了下去。
  
  很矛盾。
  
  至少在艾克德看来就是如此。
  
  不过,并不讨厌。
  
  因此,艾克德尽心的安排了。
  
  “我只能保证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你就能够在今晚尝到一位真正意义上大师所料理出的食物了。”
  
  艾克德说着从保镖的手中接过了一个牛皮纸袋。
  
  “看看吧。”
  
  “是这期节目的素材。”
  
  “我和制作组商量了半天后才挑选出来的。”
  
  艾克德将牛皮纸袋交给了秦然。
  
  纸袋中记录信息的纸张有厚厚的一摞,照片也有十张之多。
  
  “古董花瓶?”
  
  “厄运之瓶?”
  
  秦然目光扫过那些照片后,就看向了记录的纸张,上面的描述极为详细。
  
  这是一支在新联邦成立7年左右,由当时极为有名的工匠克斯曼用黄金与白银制作而成的。
  
  因为造价不菲和工艺精湛,这支花瓶一出市就收到了人们的追捧,以此为契机,克斯曼开始了全联邦的巡回展出,不仅大捞了一笔,还让这支被人们称之为‘克斯曼之瓶’的花瓶名声大震。
  
  不过好景不长,在第二次全联邦的巡回展出时,克斯曼就失足摔落舞台不治身亡。
  
  人们最初并没有在意,他们只是将这当做了意外。
  
  但随即展出团队却接二连三的发生意外,原本以克斯曼为首的五人领导展出团队全部的意外死亡,跟随展出团队的演出团队内,也有超过十人在不同的时间内发生了不尽相同的意外。
  
  厄运之瓶!
  
  逐渐的这个称号成为了‘克斯曼之瓶’的名称,并且名气,远远超出了‘克斯曼之瓶’这个名字。
  
  意外接二连三的发生后,第二次巡回展出不得不被迫终止,但克斯曼的儿子并没有死心。
  
  在大约半年后,‘克斯曼之瓶’的第三次巡回展出就再次开始了。
  
  但更让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克斯曼的儿子在巡回展出的前一天晚上自杀了。
  
  ‘我错了。’
  
  ‘它果然是带来厄运的。’
  
  书桌上有着这样简短的遗言。
  
  无疾而终的第三次巡回展出让‘克斯曼之瓶’的厄运之名传遍了整个新联邦,当时登上了无数的报纸,而‘克斯曼之瓶’也最终被克斯曼家族送到了当地的一家私人博物馆之中,直到数天前,这间博物馆同意与雨城公立博物馆合作,共同展出后,‘克斯曼之瓶’才重现天日。
  
  ……
  
  秦然迅速的翻看了纸张,收集了上面的大致信息后,目光再次回到了照片上。
  
  照片是彩色的,而且很新,显然并不是近代重新补照上的。
  
  十余张照片全都是有关‘克斯曼之瓶’不同角度的拍摄,除此之外并没有其它。
  
  “有当时更详细的信息吗?”
  
  “报纸的剪辑和一些意外现场的素描。”
  
  秦然抬起头询问着。
  
  在照相机还没有普及的时候,素描总是占据着相当的地位。
  
  “我已经让人去收集了。”
  
  “快的话,下午茶时分你就能够看到。”
  
  “还有,我们和雨城博物馆约定的时间是在晚上7点,在博物馆闭馆之后。”
  
  就如同艾克德熟知秦然阅读时不喜欢被人打扰一样,他更加的清楚,在谈话时,如果希望聊天能够愉快的进行下去。
  
  那么你最好将所知的一切都告知秦然。
  
  “嗯……”
  
  “那我们现在出发?”
  
  “我希望提前看一下那个厄运之瓶。”
  
  秦然沉吟了一下后询问道。
  
  虽然约定了时间,也看过了照片,但秦然不会介意亲眼看一下所谓的‘厄运之瓶’。
  
  “没问题。”
  
  艾克德一点头。
  
  ……
  
  雨城博物馆外,相较于平日里零散的人群,今天的人数却变得密集起来。
  
  足有十米高,由热气球悬挂的条幅,不停滚动的电子字幕,还有时不时响起的介绍声,都在告诉所有人,游客们为了什么而来。
  
  ‘厄运之瓶’!
  
  经过了博物馆的宣传,拥有足够多好奇心的游客早就被吸引了。
  
  至于所谓的‘厄运’?
  
  在没有真正发生前,大部分人都是不会相信的。
  
  他们更加相信那只是一些列的巧合。
  
  或者干脆就是编造而出的故事。
  
  当然,也有心存敬畏的人。
  
  这样的人是根本不会存在在人群中。
  
  除此之外,就剩下了类似秦然这样别有目的的人。
  
  “我去买票。”
  
  化妆师对自己身份的定位异常的清晰,根本不需要秦然开口,就主动向着临时搭建的售票口走去。
  
  雨城博物馆是公开开放,从每周二到周六,每天上午十点到傍晚六点为止,大部分依靠雨城的财政支撑,小部分依靠募捐。
  
  但这次不同,因为‘厄运之瓶’属于那间私人博物馆,一切都以对方为主。
  
  不过,15元的票价并不贵。
  
  但有的人却不这么认为。
  
  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趁着检票员不注意的时候,就这么向博物馆内冲去。
  
  “站住!站住!”
  
  “保安!保安!”
  
  检票员马上大喊起来。
  
  立刻,数个保安马上冲了上去,但是瘦小的男子却异常灵活,左躲右闪间就逃出了保安们的抓捕。
  
  然后……
  
  向着秦然的方向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