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四章 厄运,来了!
    “厄运?”
  
      “你是指命运吗?”
  
      波尔.纳尔逊一愣,然后,反问道。
  
      不过,这位老馆长并没有得到秦然的回答,有着的只是秦然的无视。
  
      秦然的目光依旧看向橱窗外的博物馆,当最后一丝夕阳消失后,天色彻底的暗了下来,路灯不知何时亮起,但却无法将整个博物馆照耀其中,它们只能够照耀一小部分,博物馆剩余的大部分仍然处于黑暗中。
  
      甚至,可以说,有着灯光的对比,黑暗中的越显深邃。
  
      犹如是一头爬在阴影中的巨兽。
  
      它,无声无息。
  
      它,静静等待。
  
      它……
  
      捕捉猎物!
  
      咖啡馆内,声音全无,有着的只是微不可查的呼吸声。
  
      为了这次拍摄,艾克德在给予了足够的酬劳后,整间咖啡馆已经被包了下来,并且,按照他的指示关闭了多余的音乐和灯光。
  
      因此,除了被灯光师特意关照的这一桌外,昏暗笼罩在咖啡馆周围。
  
      无声而又昏暗的环境,让波尔.纳尔逊感到了不适。
  
      原本笔直坐在沙发中的对方开始微微前倾身躯,对方希望用这个动作来调整着自己的不适。
  
      同时,对方继续开口了。
  
      “命运我是不相信的。”
  
      “我相信勤劳与刻苦可以改变原本的命运。”
  
      “大部分的人都会相信这一点。”
  
      想要打破这份诡异安静的波尔.纳尔逊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拔高。
  
      可面对着这样的话语,秦然还是保持着沉默,以及注视着博物馆的动作,
  
      秦然没有开口,场面一时有些尴尬,充当临时主持的艾克德马上轻咳一声后,站了出来。
  
      “那,剩余的小部分人呢?”
  
      艾克德将话筒递到了波尔.纳尔逊的嘴边。
  
      “他们是被懒惰支配的贪婪者。”
  
      “他们或许有机会获得一些眼前的利益,但最终……”
  
      “他们会死在自己的贪婪之中。”
  
      波尔.纳尔逊斩钉截铁的说道。
  
      有着话筒的扩音作用,整个话语更仿佛是充满了坚定般。
  
      而且,一说完,这位老馆长就双目直视秦然。
  
      这位老馆长期望从眼神、表情中看出什么。
  
      但老馆长是失望的。
  
      秦然的眼神、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既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更没有讥讽,似乎就没有听到他的话语一般。
  
      不过,秦然却有了新的动作。
  
      秦然扭过了头,淡然而又冷漠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这位老馆长的身上,仿佛要探寻着对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一般。
  
      更加重要的是,秦然的双手。
  
      它们此刻重叠支撑在秦然的下巴下,这样的支撑大约占据了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无名指则是笔直的竖起,挡在了秦然的嘴唇上,而那对小指却是不停的开合。
  
      指腹一触即分。
  
      然后,再次接触。
  
      频率则是越来越快。
  
      一直盯着秦然的波尔.纳尔逊感到胸口发闷,一种恶心想要呕吐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出现在他身上。
  
      不适!
  
      极度的不适!
  
      波尔.纳尔逊坐立不安的扭动着身躯。
  
      如果说之前的不适感只是让波尔.纳尔逊略微不舒服的话,那么这个时候的不适,简直是要让波尔.纳尔逊想要逃离。
  
      刚刚波尔.纳尔逊还希望秦然不要这么诡异,多出一些动作来。
  
      而此刻?
  
      他恨不得回到上一刻。
  
      “抱歉,我有点不舒服。”
  
      “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波尔.纳尔逊开口道。
  
      “当然可以。”
  
      艾克德马上点头道。
  
      波尔.纳尔逊起身就要向着咖啡馆的洗手间走去,因为艾克德特别吩咐过拍摄角度的问题,所以波尔.纳尔逊所坐的位置就在秦然的旁边,站起来向外的时候,也要经过秦然的身边。
  
      “小心吧。”
  
      “厄运来了。”
  
      就在波尔.纳尔逊经过秦然面前的时候,秦然再一次的开口了。
  
      声音还是那样的沙哑、低沉,令人不舒服。
  
      波尔.纳尔逊的动作一僵。
  
      “感谢您的提醒,但是我说过了我不相信……”
  
      波尔.纳尔逊的话语声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远处黑暗中的博物馆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声。
  
      警报声打破了入夜的宁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波尔.纳尔逊迅速的反应过来,他直接向外跑去,‘通灵者’摄制组却没有动,他们都在看着艾克德,而艾克德则看着秦然。
  
      当看到秦然站起来,向外走去的时候,艾克德立刻对着摄制组的所有人挥手示意。
  
      “跟上去!”
  
      很快的,一行人就追上了波尔.纳尔逊。
  
      虽然先行一步,但是对方的年纪,注定了不可能赶得上小伙子们,即使是扛着笨重摄像机、灯光的年轻人,也比对方要跑的快。
  
      博物馆的大门在波尔.纳尔逊的要求下,被执勤保安迅速的打开。
  
      “馆长,是A区。”
  
      “其它执勤的同事已经前往那里了。”
  
      执勤保安迅速的汇报着。
  
      “嗯,留在这里,等待警察。”
  
      波尔.纳尔逊说着就向博物馆内走去。
  
      博物馆的警报与雨城警察局是相连的,一旦警报响起,警察局房门会立刻接到通知。
  
      摄制组跟在波尔.纳尔逊的身后,对方丝毫没有阻止的打算。
  
      相较于白天时博物馆内密密麻麻的人群,夜晚的博物馆不仅空无一人,还黑漆漆的一片。
  
      在博物馆这样的地方,一旦充斥了黑暗,就会瞬间变得诡异。
  
      尤其是那些放在玻璃柜中的展品。
  
      白天与夜晚,是完全截然不同的模样。
  
      因此,即使是摄制组的灯光师为大家带来了光明,但当目光掠过那些展品的时候,摄制组的成员们不由自主的向秦然靠拢。
  
      ‘发生未知的不可理解的危险时,站到2567身后就好。’
  
      这是新成立的摄制组成员向化妆师这位老人询问经验时,后者诚心诚意给予的经验。
  
      很显然的,大家都是善于听从他人劝告的人。
  
      艾克德也不例外。
  
      虽然他也是老人,但是这个时候却几乎与化妆师一样,并排缩在了秦然身后,只敢从秦然的肩头露出双眼,一左一右的看着远处。
  
      然后……
  
      “啊!”
  
      一声尖叫从化妆师嘴里响起。
  
      艾克德没有责怪化妆师,因为,他如果不是咬住了舌头,他会比化妆师叫得更加大声。
  
      但就算是咬住了舌头,艾克德瞪大的双眼中依旧满是惊恐。
  
      灯光下,猩红无比刺目。
  
      他看到了尸体!
  
      成片的、围绕着‘克斯曼之瓶’躺倒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