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六章 分明
艾克德扭头看向秦然,瞪大的双眼中带着好奇、询问以及……挫败感。
  
  在成为雨城电视台的副台长后,艾克德自认为是见多识广、阅历丰富的那种成功人士,但是随着和眼前的人认识后,他却发现自己以往的经验、阅历都是不够用的,跟在对方身后,他总能够看到出乎预料的事情。
  
  波尔.纳尔逊与眼前的尸体有关,已经让艾克德大吃一惊了。
  
  他认为这就应该是今晚节目最大的爆点了。
  
  事实上,也是这样的。
  
  在波尔.纳尔逊这位雨城博物馆的馆长承认雇佣这些人盗取‘克斯曼之瓶’时,‘通灵者’栏目的收视率开始直线攀升。
  
  在之前接到秦然的手势后,艾克德就直接将录播变为了直播。
  
  自然的使用了一些副台长的权限。
  
  不过,收获却是显而易见的。
  
  虽然没有最直观的数据,但是艾克德已经通过手机接收到了不止一条来自他新助理的短信。
  
  他又一次的成功了。
  
  他的成功和眼前的通灵者密不可分。
  
  他知道两人中他扮演的角色,更清楚他应该怎么做,就如同他不会放弃让‘通灵者’这个栏目再火爆一点。
  
  迅速的呼吸了数次,艾克德调整着情绪,举起了话筒。
  
  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清晰。
  
  “它、它们说了什么?”
  
  虽然有了准备,可每每在说到‘它们’时,艾克德总觉得有些不自然,声音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震颤。
  
  颤音通过话筒传到了所有观看直播的观众耳中。
  
  他们似乎被这样的颤音所感染,不由自主的,也跟着打了个寒颤,但是目光却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中秦然的身影。
  
  他们在等待着答案。
  
  未知带来的不单单是恐惧。
  
  还有,好奇。
  
  两者如同是盘旋缠绕的藤蔓,不仅一同生长,还紧密相连。
  
  秦然没有立刻回答艾克德的话语。
  
  他低着头细细辨认着地上的尸体。
  
  七具尸体中有四具他是见过的,就在下午他买票进入雨城博物馆时,这些人因为他绊倒了那个瘦小的男子而向他投来了满是恶意的目光。
  
  剩余的三具尸体则是陌生的,而且,与另外四具尸体也有所不同。
  
  双方的服装都是类似黑色的迷彩,身上的工具也类似,但这三具尸体明显的被翻动过,这不需要进入【追踪】视野,秦然就能够确认,毕竟,对于打扫战场这种事情,秦然有着太多的经验和远超他人的敏锐天赋了。
  
  这样的不同之处,迅速的引起了秦然的注意。
  
  雨城博物馆内,最有价值的‘克斯曼之瓶’就在眼前,对方没有理会,反而是去翻动三个窃贼的尸体。
  
  而且,博物馆内也没有丢失其它的物品。
  
  也就是说……
  
  “为了掩饰吗?”
  
  “为了让人将两伙分别不同的盗贼,当成一伙儿,这才拿走了重复的工具,并且,将尸体都混在一起摆放在了‘克斯曼之瓶’周围。”
  
  秦然眯起的双眼中,精芒闪动。
  
  然后,他俯下身细细的查看了那些尸体。
  
  大约两三秒后,他抬起了头。
  
  “果然是这样!”
  
  秦然心底默默的想道,面容上却没有露出分毫,而是依旧以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同伴。”
  
  “同伴?”
  
  艾克德的思维明显有些跟不上秦然了,他愣愣的看着秦然。
  
  但是秦然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就这么转身向着博物馆外走去。
  
  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的话,他必须要加快速度了。
  
  看着秦然的背影,艾克德马上跟了上去。
  
  摄制组自然紧随其后,但是才走出几步,就传来了秦然的声音。
  
  “熄灯!”
  
  没有任何的犹豫,艾克德示意灯光师照吩咐办。
  
  立刻,明亮的灯光消失了。
  
  不过,对于早已灯火通明的博物馆来说,这并没有什么改变。
  
  警笛声刺破了夜晚的宁静。
  
  不同于博物馆的报警声,警车的警笛声更加具有威慑力,让本就焦急等待在汽车中的瘦小男子的脖子一缩。
  
  下午时候,面对博物馆的保安,他不屑一顾。
  
  甚至,被抓入了保安室后,也没有放低姿态。
  
  在被短暂询问,离开保安室时,更是傲气满满。
  
  因为,他知道就是逃票而已,根本算不上什么。
  
  可这个时候不同,他做的事不是什么逃票了,面对的人也不是那些保安了。
  
  瘦小男子整个人缩在座椅上,猫着腰、低着头,下巴紧紧贴在方向盘上,双眼透过方向盘的空隙看向了外面。
  
  当看到数辆警车呼啸而来的时候,对方整个人都快要缩到座椅下了。
  
  尽管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但是直面警察却还是第一次。
  
  有着数次类似盗窃经历,就开始自命不凡的对方,在普通人面前耍横斗勇吓退过几人后,早就认为自己是英勇无畏的。
  
  没有看到警车前,对方根本没有把警察当做一回事。
  
  可当警车真正的出现后,对方发现自己的‘勇气’,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剩下的就是发自内心的惧怕。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没有熄火也没有开灯的车子迅速的拐入了博物馆另外一侧的小巷内。
  
  与成功后离开的路线不同,失败撤退的路线,他们选择的更加隐蔽。
  
  而且,没有了‘克斯曼之瓶’做为牵绊,他们有理由、有条件选择更加隐蔽的离开方式:下水道。
  
  很自然的,雨城博物馆的排水系统为了安全是选择了独立的,但只要肯下工夫,再独立的系统,也会被连接上。
  
  当然了,其中必然需要里应外合的人。
  
  对于那个人是谁,瘦小男子不知道。
  
  不仅是因为他所在的团伙分工明确,私下很少联系,还因为他就是一个司机的角色,在整个团伙中的地位属于最低的那一类,很多事情他都不清楚。
  
  基本上每次行动时,他才被召集过来。
  
  平时大多时候都是自由活动。
  
  不过,有一点,他知道的很清楚。
  
  他的这个组织很强!
  
  强大到远超他想象的程度!
  
  所以,他才没有敢逃。
  
  因为,那真的是死路一条!
  
  但被警察抓到了也绝对是没有好果子吃!
  
  因此,瘦小男子紧盯着视线中的下水井盖,低声的祈祷着:“快点!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