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该做的事
    那仿佛是要撕裂声带的嘶吼声中,瘦小男子忘却了疼痛,爆发出了超出常人想象的力量,他抬手捏住了架在他脖颈上、握着匕首的手掌。
  
      嘎吱吱!
  
      一瘦弱一强壮两只手掌仿佛是牢牢的锁在一起般,骨节发出了阵阵令人牙酸的响声。
  
      在黑影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属于自己的那只强壮手掌就这么被瘦小男子握着,移开了。
  
      而且,不单单是简单的移开,瘦小男子的手指指甲还死死的扣入到了黑影的手掌、手腕中。
  
      皮开肉绽。
  
      鲜血横流。
  
      匕首跌落地面。
  
      可黑影来不及呼疼。
  
      因为,没有了匕首制衡的瘦小男子,转过了身,在那早已扭曲的面容上,满是恨意的双眼几近凸出了眼眶,瘦小男子张大了嘴,犹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一口就咬在了黑影的脖颈上。
  
      砰、砰砰!
  
      剧烈的疼痛,让黑影本能的用手捶打着面前的瘦小男子,极大的力量敲打在那瘦弱的身躯上,就如同是在击打一面鼓,可瘦小的男子仿若无觉,似乎没有了痛觉,更像是黑影击打的不是他本人一般。
  
      瘦小男子的牙齿不断的切入血肉,最终——
  
      噗!
  
      硕大一块血肉被瘦小男子从黑影的脖颈上撕了下来。
  
      鲜血如同雾气一般喷散而出,气管裸露在外,来回晃荡。
  
      被鲜血喷散了一脸的瘦小男子面容越发的狰狞了,他不打算停下,他又一次的扑了上去,他要为自己这些人报仇。
  
      睚眦必报!
  
      生啖血肉!
  
      呕!
  
      看到这一幕的摄制组成员,无一例外的全都呕吐起来。
  
      秦然面容平静的注视着这一切。
  
      比这惨烈的事情,他都见识了不知道多少。
  
      不过,秦然看向瘦小男子的目光中,依旧带着一丝丝惊讶。
  
      很显然,瘦小男子是完全相信了他所谓通灵者的身份,并且对亡灵归来报仇,附身报仇这一设定深信不疑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
  
      对于能够催眠瘦小男子,秦然并不意外。
  
      毕竟,这就是他选择对方的理由。
  
      相较于那个幕后的黑手,瘦小男子不论是从意志力还是从冷静方面都弱了不少,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好催眠的对象。
  
      真正让他意外的是,【神秘知识】中记载的知识与【蛇躯】和言语相互结合后,会产生这么好的效果。
  
      “是因为太逼真了吗?”
  
      秦然回忆着刚刚的一幕,下意识就把这一点铭记在心后,就开始思考该如何让一切,更加真实。
  
      他在这个副本世界内的时间必然不短,而他能够应敌的手段却很有限,如果真的多出了一种,秦然自然不在意。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
  
      “黑暗之中,地底之下。”
  
      “亡者之路,摆渡之河。”
  
      “莫听。”
  
      “莫看。”
  
      “莫停。”
  
      “前行!”
  
      “一直前行!”
  
      又一次的低吟中,秦然转过身一脚踢碎了身后的聚光灯。
  
      啪!
  
      玻璃的响声中,灯光彻底消失。
  
      然后……
  
      小巷陷入了黑暗。
  
      咀嚼声停下了。
  
      瘦小男子摔倒在地。
  
      一切回归了平静。
  
      至少,大致上是如此的。
  
      幕后黑手死了。
  
      事实上,在喉咙被撕咬后,对方就陷入了重伤的程度,之后瘦小男子的撕咬则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瘦小男子?
  
      受伤不轻。
  
      那种催眠状态下彻底放开自我看似强大,实则是以伤害自己为代价的。
  
      更加重要的是,瘦小男子不仅身体上受到了伤害,大脑似乎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从苏醒后,就变得神神叨叨。
  
      “我、我为你们报了仇。”
  
      “我为你们报了仇。”
  
      “我们是一体的。”
  
      ……
  
      “你有什么解释吗?”
  
      梅华笙指了指被抬上救护车的瘦小男子,目光不善的看着秦然。
  
      这位前任女战士并不是因为秦然没有答应一起应对‘诺瑞德教会’就针对秦然,而是对方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一丝不苟。
  
      简单的说,即使秦然答应了和对方合作,对方这个时候的态度也不会改变。
  
      “梅警官,你是在正式询问2567吗?”
  
      秦然没有开口,艾克德已经站到了秦然面前。
  
      这位刚刚才呕吐完的副台长,虽然还略带狼狈,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已经出现了一只录音笔。
  
      梅华笙看到了录音笔,但这并没有改变这位前任女战士的做法。
  
      “是的!”
  
      “我是在正式……”
  
      “很好,我和2567的律师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在律师来之前,我们什么都不会说。”
  
      艾克德打断了梅华笙的回答,所用的语气自然是极为不客气,这让梅华笙眉头一皱,就在梅华笙准备再次开口反驳艾克德的时候,林安快速的跑了过来。
  
      “梅警官,局长让你去他的办公室。”
  
      “艾伍德公寓的案子有了新的进展。”
  
      林安说着。
  
      梅华笙略微犹豫后,点了点头。
  
      那是她负责的案子,这个时候理应继续由她负责。
  
      因此,在扫视了艾克德一眼后,梅华笙转身离开了。
  
      不过,她并不是放弃。
  
      仅仅只是因为,艾伍德公寓的案子比此刻的询问级别更高罢了。
  
      “真是麻烦的女人。”
  
      艾克德看着梅华笙的背影低声嘀咕了一句后,目光就看向了林安,与梅华笙的一丝不苟相比较,眼前的中年警官无疑要好了很多。
  
      起码,对方知道在不超过自己的底线前更加通融的完成各种事情。
  
      “抱歉,梅华笙警官之前是行动队的成员。”
  
      “她的做事方法可能和我们不同。”
  
      林安向艾克德抱歉道。
  
      同时,这位中年警官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秦然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每一次见面,秦然总会让这位中年警官感到惊讶。
  
      这一次也不例外。
  
      刚刚查看过现场的对方,很清楚,要不是秦然先说出了答案,他很可能会被蒙混过去,放过真正的幕后黑手。
  
      一想到那么做的后果,中年警官心底不由升起了一丝挫败感。
  
      不过,马上的,这位警官就深吸了口气,开始调整情绪。
  
      “谢谢。”
  
      这位中年警官说着,然后,再次吸了口气,用更加严肃的口吻说道:“下次我会更努力!”
  
      说完,这位中年警官转身向着一旁走去。
  
      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来处理。
  
      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他什么意思?”
  
      “不会是想要挑战你吧?”
  
      艾克德看着远去的背影一皱眉。
  
      “不会。”
  
      “他想要的只是对得起自己的良知与警服。”
  
      “不错的人。”
  
      给予了这样的评价后,秦然看向了艾克德,道:“走吧。”
  
      “去哪?”
  
      艾克德一愣。
  
      “你说呢?”
  
      秦然反问道。
  
      立刻,艾克德就反应过来,带着笑声,率先登上了保姆车。
  
      很快的,保姆车消失在了夜色中。
  
      ……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