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九章 寒屋
    保姆车平稳的行驶着。
  
      在十分钟前,已经远离了雨城的市中心。
  
      甚至,可以说是驶离了雨城市,进入了市郊的位置。
  
      不过,这里并不荒凉。
  
      秦然透过路灯依旧能够看到外面的路灯。
  
      “一会儿,一定让你大吃一惊!”
  
      艾克德神神秘秘的说着。
  
      他十分期待秦然追问自己。
  
      但可惜的是,艾克德不知道在有了无法无天这样一位好友后,秦然所拥有的究竟是怎样的耐心,以及与之相符的对应手段。
  
      沉默。
  
      车厢内陷入了一种让艾克德自己感觉到了别扭。
  
      “难道2567你就不好奇?”
  
      艾克德询问道,但可惜的是,秦然的目光依旧看向窗外,连回头的意思都没,这让艾克德摸了摸鼻尖不吭气了。
  
      这个时候,艾克德万分后悔让化妆师坐在了后面保镖的车子上。
  
      如果化妆师在的话,他还能够随意转移话题。
  
      可现在?
  
      只剩下了尴尬。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尴尬并不持久,大约又行驶了三分钟后,当车子绕过眼前的一座山丘,车子稳稳的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更高的山丘,星星点点的灯光中,十几栋别墅错落有致的隐匿在其上,如果不是灯光的话,根本无法看到这些别墅。
  
      而且,这些灯光也让眼前的别墅区变得有了一种远离尘世喧嚣,却又不失繁华的感觉。
  
      秦然只是扫了一眼,就确定这片别墅区是出自名家之手。
  
      “就在里面。”
  
      艾克德指了指前面的别墅区。
  
      至于别墅区的守卫?
  
      自然有兼职司机的保镖去应对。
  
      被艾克德高价雇佣的戈鲍尔并没有辜负艾克德给予的价格,几秒钟后,别墅区的大门就缓缓开启。
  
      “先生,我不建议来这种地方。”
  
      “这里的安保虽然严密,但在没有沟通的前提下,我们反而多了掣肘。”
  
      重新进入驾驶座位的戈鲍尔又一次尽职的提醒着。
  
      “放心吧。”
  
      “如果是去其它地方,我或许会担心。”
  
      “但是我们现在去的地方,绝对不用。”
  
      艾克德信心满满的说道。
  
      面对着信心满满的雇主,戈鲍尔明智的选择闭嘴。
  
      他很清楚,自己的雇主花钱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安全,而不是听他唠叨。
  
      所以,戈鲍尔越发谨慎的盯着周围,并且,给后面车辆上的同伴发出了提示。
  
      因此,当保姆车停下的时候,车辆四周已经完全的被戈鲍尔的同伴所控制,戈鲍尔本人更是挡在开启的车门前。
  
      “放心”
  
      “真的没事。”
  
      艾克德微笑的拍了拍戈鲍尔的肩膀,后者点了点头,但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依旧是与同伴充当着人肉护盾,走到了这栋位于半山的别墅前。
  
      是之前预约的客人……”
  
      艾克德按响了通话机。
  
      秦然则习惯性的打量四周。
  
      一颗颗的松树栽种在别墅四周,脚下是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板铺成的道路,从视线的拐角处一直到身旁的别墅门前,都是这样的石板,由远及近,石板也从小变大,到了门前则变为了一块完整的石板。
  
      秦然目光扫过这条石板路,眼中浮现了丝丝惊讶。
  
      他对于普通的石头没有什么研究,但是他看得出脚下这些大小不一的石板应该是来自同一块石头。
  
      将一块完整的石头变成一条石板小路可不是一间容易的事情。
  
      不单单是需要石头足够的大,还需要恰到好处的能够铺在这里才行。
  
      因为,这条石板路,只有一面切割。
  
      简单的说,是用磨刀一刀刀竖着切片,而不会横切。
  
      “有意思。”
  
      秦然目光再次扫过这条石板路,眼睛不由微微眯起。
  
      然后,转过身看向了开启的大门。
  
      一位面容姣好,身着女仆装的侍者站在那里。
  
      “诸位请跟我来。”
  
      侍者声音轻柔却又清晰的说完后,转身就向内走去。
  
      在艾克德的示意下,秦然跟了上去。
  
      顿时,眼前豁然开朗。
  
      翠绿的竹林、鹅卵石小路。
  
      竹林连绵,小路蜿蜒。
  
      柔和的灯光中,一片晶莹隐匿在竹林中。
  
      当风吹过时,竹林的沙沙声中,立刻加入了道道水浪声。
  
      一种宁静而舒缓的感觉弥漫在所有人的心间。
  
      警惕的戈鲍尔神经为之一松。
  
      化妆师更是忍不住的做着深呼吸,脸上满是陶醉。
  
      而艾克德则看向了秦然。
  
      “怎么样?”
  
      艾克德压低声音问道。
  
      “不错。”
  
      秦然回答着。
  
      这不是敷衍,眼前的一切在秦然眼中真的是不错了,不论是脚下大小一样的鹅卵石,还是翠绿的竹林显然都是下了大工夫的,更加不用说隐藏在竹林深处的湖泊了,秦然已经听到了鱼跃水面的声音。
  
      任何人都不能够说这里不好。
  
      同样的,任何人都会下意识的沉醉其中,对这里流连忘返。
  
      “越发的有意思了。”
  
      秦然嘴角一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跟在那位女仆的身后,沿着小路绕过了眼前的竹林。
  
      一栋木质的、有着左右偏房,正堂门大开的房屋出现在面前。
  
      寒屋!
  
      在屋檐下,一块完全由手工雕刻的牌匾挂在那里。
  
      “请稍等。”
  
      “刀先生马上就出来。”
  
      女仆说着,鞠躬行了一礼,就向着一侧走去。
  
      “这里就是你说的真正意义上的厨艺大师所开的饭馆?”
  
      秦然问道。
  
      “饭馆?”
  
      “不、不,这里是寒屋。”
  
      “雨城里无数老饕们向往的地方。”
  
      艾克德摇了摇头,强调着。
  
      “不一样吗?”
  
      “都是吃饭的地方。”
  
      秦然反问道。
  
      “不一样!”
  
      “因为……”
  
      “刀先生所做的食物,不会让任何一位食客失望。”
  
      艾克德提到那位厨艺大师时,表情中带着一分崇敬。
  
      “是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当然不会让人失望了。”
  
      秦然再次看了看四周,话语声不由变得略带期待。
  
      他很想要知道,对方是如何做出不让任何一位食客失望的食物来的。
  
      梆!
  
      木头的敲击声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一抹低沉有力的男声从寒屋中传了出来。
  
      “2567,请进。”
  
      “其他人……”
  
      “请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