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一章 一 饭 样
“存在。”
  
  秦然点了点头。
  
  不存在敷衍,更不是欺骗。
  
  亡者是真的存在。
  
  不论是在其它副本世界,还是在这个副本世界都存在着。
  
  只不过……
  
  时间抹平了一切。
  
  刀老板在秦然回答的时候,就一直注视着秦然,在看到秦然点头时,这位满是儒雅气息的厨师的神情就变得略微激动起来。
  
  “我能够见到吗?”
  
  刀老板强忍着激动询问着,以至于对方的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很难。”
  
  秦然语气平淡的回答着。
  
  同样是实话,眼前的副本世界中,早没有了超凡的影子,神秘侧成为了传说,想要接触到神秘侧,超凡就是一个基础,或者本身就是天赋异禀的人。
  
  而眼前的刀老板,并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
  
  不过,在听到秦然回答的时候,对方却是微微松了口气。
  
  “难,总比没有希望好。”
  
  “喝茶。”
  
  对方笑着端起了茶杯,抿着嘴微微饮了一小口。
  
  秦然则是一口饮尽。
  
  茶香立刻在口腔中爆发出来,秦然的精神为之一震,就连疲惫感,都在这个时候消散了不少。
  
  “好茶。”
  
  秦然夸赞道。
  
  他不懂茶,但不代表他品尝后,还分不出好坏。
  
  “茶不算好。”
  
  “好的是……”
  
  “水!”
  
  刀老板再次重申,然后,抬手轻点了一下那透明水瓶,面容上浮现了一抹浅浅的微笑,道:“它才是我花费了大工夫找到的。”
  
  “很不错。”
  
  秦然很直接的发出了赞叹。
  
  不需要再次去查看,刚刚他就已经看出了这个水瓶的不凡,他不知道对方是从那里找到的水,但是他知道眼前看似是玻璃的水瓶,却在散发着玉般温润的感觉。
  
  秦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材料。
  
  但他明白这个水瓶的价值不菲。
  
  “所以,多尝尝。”
  
  刀老板再次拿起了茶壶,碧绿色的茶水缓缓倾入茶杯,水声漫漫,刀老板的声音夹杂其中。
  
  “我该怎么见到亡者。”
  
  “你没有天赋。”
  
  秦然没有绕弯子。
  
  他大致明白了对方单独见他的意思。
  
  人,谁没有牵挂。
  
  或多或少罢了。
  
  多,难以自己,因此执着儿痴狂。
  
  少,漠然相对,却难忍一声叹息。
  
  生与死……
  
  本就是最远的距离。
  
  “所以,才很难?”
  
  “嗯。”
  
  秦然端起茶杯,又一次的一口饮尽。
  
  “那其他方法呢?”
  
  刀老板拿起了茶壶,再次为秦然倒茶。
  
  “极致!”
  
  “达到超越常人的极致!”
  
  秦然说道。
  
  一些事情他无法,也不能解释。
  
  简明扼要更好。
  
  “果然很难。”
  
  刀老板叹息着,但是双眼却是熠熠生辉,整个人似乎从某种状态中脱出,犹如活了过来。
  
  对方完全没有被吓到。
  
  与毫无希望相比较,一线希望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刀老板示意秦然做着,自己站起来走向了房门。
  
  流叶儿端着一个被白色纺纱布盖着的托盘走了进来,当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哪怕对方很谨慎,依旧放出了一声‘砰’的闷响。
  
  显然,托盘很重。
  
  当纺纱布被掀起的时候,秦然看到了托盘上……不,应该说是案板上的东西。
  
  泥炉、铁锅、木头,放在左边。
  
  一大块五花肉、葱姜蒜、油、辣椒与醋放在右边。
  
  一柄狭长的厨刀、一双筷子、一个汤勺和三个瓷碗放在中间。
  
  刀老板拿出泥炉,装上木头,点燃后放上铁锅,然后,那瓶水被倒入了锅中,接着是将五花肉直接放入铁锅内,盖上了锅盖。
  
  按照秦然所知道的,冷水猪肉,去血腥理应更好。
  
  但他并没有质疑刀老板的做法。
  
  他就这么看着刀老板开始切葱姜所。
  
  刀法老练,葱段大小如一,姜片几近透明,蒜则为沫,细腻如泥。
  
  仅仅是一分多钟后,本就是瓶中的热水,在铁锅内发出了咕咚声,刀老板小心的将锅盖揭开了一条缝,然后,用狭长的厨刀将葱姜蒜全都送入了锅中。
  
  再次盖好锅盖,刀老板将辣酱装入了一个小碗,然后将油倒入了汤勺靠近了泥炉。
  
  燃烧正旺的木炭迅速让油脂升温,当飘散出油香时,刀老板将油倾倒在装有辣椒的小碗中。
  
  嗤!
  
  一声独有的脆响,生辣椒快速的在热油中翻滚,变脆边熟。
  
  辣味弥漫在秦然鼻尖,与被倒出在另外一个小碗的醋酸味相互交织,让人食指大动。
  
  秦然不自觉的看向了铁锅。
  
  他多了一份期待。
  
  十分钟!
  
  对于期待中的秦然来说,真的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当他看到刀老板解开锅盖,用厨刀直接在铁锅中将肉分为小块时,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筷子。
  
  用仅剩余的瓷碗对着铁锅中一抄。
  
  一碗带着汤汁的水煮肉就放在了秦然面前。
  
  刀老板将醋料与油喷辣椒放到秦然面前后,一抬手,道:“请。”
  
  事实上,不用刀老板开口,秦然已经动了筷子。
  
  肉很软,一点不像是短时间内煮出来的。
  
  尤其是蘸上一点醋料,又在辣椒油中过上一圈后,秦然的双眼都眯了起来。
  
  他吃到了接近含羞草的厨艺水准。
  
  而在他端起瓷碗,将汤汁一口饮尽后,更是感觉对方的厨艺,几乎达到了含羞草的厨艺水准。
  
  当然,秦然很清楚,这应该是和对方的选料有关。
  
  水、五花肉,即使是那些调料都是不一般的东西。
  
  不过,这和秦然有关系吗?
  
  没有的。
  
  他只知道,吃光这些东西才是最好的选择。
  
  当秦然停下筷子的时候,眼前的桌上,光洁如新,特别是那些餐具,完全就像是清洗过的一般,即使是放着醋料和辣椒油的小碗也是如此,铁锅内的汤汁更是一丁点都没有剩下。
  
  呼。
  
  秦然满足的呼出了一口气。
  
  “感谢你的食物。”
  
  秦然这样说道。
  
  吃到了美味食物的秦然,比平时多出了一分诚恳。
  
  “不需要感谢,艾克德付了足够的餐费。”
  
  “而且,要说感谢的话,理应是我感谢你才对,你让我确定了一直以来无法确认的东西。”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所以……”
  
  “我告诉你一个与之相匹配的消息做为报答。”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其它的。”
  
  刀老板笑着摆了摆手。
  
  “比如……”
  
  “你再给我做一餐?”
  
  秦然一指桌上的铁锅。
  
  “你知道这个消息的价值吗?”
  
  刀老板却是一怔。
  
  “知道。”
  
  “和它所承载的一样重要。”
  
  秦然指着铁锅
  
  刀老板愣愣的看着秦然,然后……
  
  一抹真挚的笑容在对方的脸上扩散开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