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路途
    没有一个人会讨厌夸赞自己的人。
  
      厨师,也不例外。
  
      特别是当这样的夸赞还是诚心实意时,更是会让被夸赞者感到由衷的高兴。
  
      “想吃我做的食物,随时来都可以,但是今天不行了。”
  
      “我一天最多做一餐。”
  
      “记得来之前提前预订。”
  
      刀老板微笑的说道。
  
      语气中带着一分自然的亲近,而不是之前的客气中暗藏的疏远。
  
      “好的。”
  
      秦然点了点头。
  
      他不讨厌合理的规矩。
  
      更何况,他自己也有着一套规矩:不吃白食。
  
      “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来找我。”
  
      “力能所及,我会帮你解决,算是饭钱。”
  
      很少有人能够达到近乎含羞草厨艺,在没有含羞草的副本世界中,为了多品尝几次这种等级的厨艺,秦然不介意多花费一些心思。
  
      “这是我欠你的人情,不需要饭钱。”
  
      “而且,你这样的选择已经让我感觉有所亏欠。”
  
      “那我给你一个提醒,做为补偿吧。”
  
      “小心诺瑞德教会和……催眠师协会。”
  
      刀老板却一皱眉,很认真的说道。
  
      最后一句话,刀老板几乎是一字一句说出来的。
  
      “嗯,知道。”
  
      秦然却没有任何的惊讶。
  
      不论是诺瑞德教会,还是催眠师协会,在秦然的眼中基本上都是一样的……陌生,唯一的差别也就是他和风评极差的诺瑞德教会有了冲突罢了,但这并不代表秦然就会向着催眠师协会靠拢。
  
      即使催眠师协会和诺瑞德教会是相敌对的,但在没有真正了解清楚其中的情况前,就随意的加入,可不是秦然的风格。
  
      “再次感谢。”
  
      秦然说着站了起来。
  
      食物品尝过了,对方的想法,他也大致清楚了。
  
      甚至,他还有了关于‘神秘侧’意外的收获。
  
      秦然有极大的把握,刀老板说的那个价值超乎人想象的消息就是有关‘神秘侧’的。
  
      事实上,也只有和有关‘神秘侧’的消息相比较,才能够让刀老板这种对自己厨艺绝对自信的人变得自愧不如。
  
      但在秦然的眼中,刀老板的厨艺绝对比此刻‘神秘侧’的消息珍贵的多。
  
      历经千年,沧海桑田,在这片早就没有了超凡影子的大地上,秦然完全可以想象的到,那些‘神秘侧’会是什么模样。
  
      支离破碎。
  
      苟延残喘。
  
      甚至,连完整的传承都没有了。
  
      剩下的,估计也就是某些对千年前,只言片语的记载,或者一些能够蒙混普通人的小技巧罢了。
  
      再多?
  
      没可能的。
  
      不然,此刻的副本世界,也就不会是一个以科技发展为主的‘新联邦’了,
  
      当然,秦然也不会因此小觑这个副本世界的‘神秘侧’。
  
      他从不会小觑任何人与势力。
  
      就如同他相信,只需要‘通灵者’这个栏目继续发酵,那些残余的‘神秘侧’人士,迟早会找上来。
  
      “我送你。”
  
      刀老板跟着起身。
  
      走出厢房,穿过大堂,刀老板站在了石阶前。
  
      秦然换好鞋子,与刀老板相互点头后,转身就向着竹林外走去,当绕过一片竹林时,初见的那位侍女已经等候多时了。
  
      “2567阁下,请跟我来。”
  
      在侍女的带领下,秦然见到了在艾克德、化妆师等人。
  
      与寒屋类似的房屋内,艾克德等人喝着茶水、吃着点心,脸上都带着对美好食物的赞叹。
  
      “怎么样?”
  
      “刀老板做的食物是什么味道的?”
  
      “一定很好吃吧?”
  
      “这些待客的点心已经让我回味无穷了,那些正餐一定更加的好吃。”
  
      在看到秦然走进来的时候,化妆师直接跳了起来,冲到秦然面前询问着,而且,一边询问一边如小狗般耸动着鼻子。
  
      他期望从秦然的身上嗅到那美味食物的残余。
  
      但可惜的是,他什么都没有闻到。
  
      “你究竟吃了什么?”
  
      无法通过气味判断的化妆师,只能是张嘴询问了。
  
      “肉。”
  
      秦然简单的说了一句,目光就看向了将剩余点心全部扫入怀中的艾克德。
  
       “没事,刀老板很好客。”
  
      “一定不会介意的。”
  
      面对着秦然的目光,艾克德讪笑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一个个看起来就极为精致,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小点心,被艾克德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一张油皮纸上,然后,又装入了一个铁盒子。
  
      油皮纸和铁盒子,自然不会是刀老板准备的。
  
      显然,艾克德真的是有备而来。
  
      就像是艾克德说的那样,刀老板真的是很好客,连带着戈鲍尔四名保镖在内,一行人吃了半天,剩下的点心依旧装满了两个铁盒子,在艾克德将两个铁盒子装入一旁的袋子前,秦然顺手抄起其中的一盒。
  
      “我的。”
  
      秦然简明扼要的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艾克德一愣,然后,苦笑的点了点头。
  
      因为,他能够看得出,秦然不是开玩笑。
  
      那眼神比之前面对那位盗窃团伙的老大时,还要认真。
  
      认真到艾克德有了一种‘给他,快给他,不然会被打一顿,然后,两盒全部拿走的’错觉。
  
      略感心疼的艾克德,拎着剩余一盒的点心,率先走上了保姆车,又有了意外收获的秦然则是满意的跟在后面。
  
      与来时一样,两辆车一前一后,向着秦然的临时住所驶去。
  
      但仅仅只是驶离了寒屋所在的别墅区,戈鲍尔的对讲机就响了起来。
  
      “头儿,有人跟踪我们。”
  
      对讲机内,戈鲍尔手下的声音清晰的响起来。
  
      “观察目标。”
  
      “注意警戒。”
  
      戈鲍尔吩咐着,然后,头也不回的对着艾克德、秦然说道:“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只要我活着。”
  
      没有任何犹豫的话语,令听到有人跟踪而变得忐忑不安的艾克德迅速的平静下来。
  
      艾克德略带感激的看了戈鲍尔一眼后,目光就看向了将装有点心的铁盒放在膝盖上,手指轻轻抚摸的秦然。
  
      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或者说……
  
      丝毫不把跟踪者放在眼中。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艾克德问道。
  
      “将你那盒点心给我,我就告诉你。”
  
      秦然一指艾克德手边的袋子。
  
      “都这个时候,别开玩笑了。”
  
      “你……”
  
      “行了,我给你,快点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
  
      与秦然不同,面对着未知的危险,艾克德绝对会选择解决未知的危险,而不是保留一盒点心。
  
      接过艾克德递来的袋子,将手中的铁盒一同装入其中后,秦然直接说道:“停车。”
  
      吱!
  
      刹车声中,保姆车稳稳的停靠在了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