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四章 拥有者
秦然一下子睁开了双眼,扭头看向了满脸惊讶的艾克德。
  
  秦然给了艾克德一个眼色,后者就心知肚明的询问起具体事宜来。
  
  “留守的警察与博物馆保安都没有看到盗窃者?”
  
  “‘克斯曼之瓶’是凭空消失的?”
  
  “监控被之前拿走取证,所以,暂时停止了运行?”
  
  ……
  
  连续的询问后,倾听着的秦然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巧合!
  
  太巧合了!
  
  他才刚刚解决了一次‘克斯曼之瓶’的盗窃案,还为此抓住了艾伍德公寓的盗窃团伙,并且揪出了波尔.纳尔逊这个蛀虫。
  
  结果,他才离开几个小时,‘克斯曼之瓶’就丢失了。
  
  虽然责任不在他,但是秦然能够明确的感受到一股挑衅感。
  
  挂了电话,艾克德看向了秦然。
  
  秦然感受到的挑衅感,艾克德也感受到了。
  
  而且,艾克德想到的更多。
  
  例如:那些他曾经看似服软的对手。
  
  他相信,如果有机会的话,那群混蛋会毫不犹豫的反咬他一口。
  
  就如同他一样。
  
  事实上,双方早已是生死之敌了。
  
  只不过在没有真正能够置对方于死地前,谁都在尽力克制。
  
  “这件事有点不对劲。”
  
  “你先返回别墅,等我调查一下后,再考虑是否能够介入。”
  
  艾克德十分‘爱惜’秦然的名声。
  
  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让‘通灵者2567’的名声出现一点儿污点。
  
  “应该不是针对你的。”
  
  “他们虽然和你敌对,但是只要脑子没有坏掉前,就不会参与到这样的事情里。”
  
  秦然摇了摇头。
  
  “但谁也无法保证他们是不是疯了。”
  
  艾克德身躯前倾,双肘放在了双膝上,手掌支撑着下颌,他在思考他的那些对手里,究竟哪个会是这样的疯子。
  
  秦然没有反驳,也没有打断艾克德。
  
  因为,对方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
  
  但可惜的是,艾克德思考了足足五分钟的时间,依旧是一无所获。
  
  “现在我们怎么办?”
  
  “要去雨城博物馆看看吗?”
  
  一无所获的艾克德征询着秦然的意见。
  
  “相信我,现在任何人都无法靠近雨城博物馆。”
  
  “‘克斯曼之瓶’的丢失,早已让警方所有人都暴跳如雷了。”
  
  “现在谁去,谁就撞在枪口上。”
  
  “所以,我们……”
  
  秦然一顿,微笑的看着艾克德,后者极有默契的说道:“戈鲍尔,回家,我们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好的,老板。”
  
  驾车的戈鲍尔沉稳的回答着。
  
  一夜充足的睡眠后,秦然准时的出现在了餐桌前。
  
  热牛奶、培根、煎蛋和大分的牛排。
  
  厨师是按照秦然的吩咐准备的特殊早餐。
  
  电视中的早间新闻已经开始播送昨晚雨城博物馆内‘克斯曼之瓶’的被盗事件,并且,特别提到了他在之前的表现。
  
  然后,镜头一转。
  
  林安出现在了镜头前。
  
  这位中年警官,虽然整理了仪容,但是发红的双眼和沙哑的嗓音,足以说明对方一夜未睡。
  
  而且,采访者们可没有丝毫的体贴。
  
  他们一个个极尽所能的为难着这位警官,尤其是现在正在提问的那位女记者更是每次提问时都会提到他之前如何‘保护克斯曼之瓶’,但为什么换人之后,就变得这么无用,接着,话题就被引向了更广阔的市民安全等方面。
  
  即使是隔着电视屏幕,秦然也能够看得出林安的愤怒。
  
  假如条件允许,秦然相信林安一定会狠狠的教训着这群火上浇油的女记者。
  
  摇了摇头,秦然关上了电视。
  
  他不希望他美好的早餐时间被打扰。
  
  混杂着黑胡椒的香草汁,被厨师完全的洒在大块的牛排上,秦然拿起了刀叉,迅速的将牛排切割成十几份。
  
  牛肉选料上乘。
  
  入口不老,还带着脂肪的醇厚。
  
  汁液的味道则是完全的压制了牛肉中仅剩余的膻味,但可惜的是,牛肉原本的香味也被略微压制了。
  
  莫名的,秦然想念含羞草的厨艺。
  
  然后,他想到了刀先生。
  
  也许可以预约一下?
  
  这样的想法一出现,秦然就抑制不住的加快了进食的速度。
  
  虽然没有达到他想象中的味道,但是不浪费食物,却是秦然的底线之一。
  
  在将食物一扫而空后,秦然走向了室内的固定电话。
  
  他还是没有答应艾克德选择一部手机。
  
  并不是固执,而是他实在是太清楚,一部手机能够做多少猫腻了。
  
  在没有真正的强大起来时,以他现在的处境,选择手机,太不明智了。
  
  不过,还没有等秦然拿起电话,挂在墙上的可视电话就响了起来。
  
  “老板,外面有一个记者希望采访您。”
  
  戈鲍尔一个手下的声音传来。
  
  “不见。”
  
  秦然很干脆的拒绝了对方。
  
  在这个时候采访他,可不会有什么好事。
  
  虽然短暂时间内,他会获得相当不错的逆转能量收益,但是从长远考虑,就是杀鸡取卵。
  
  秦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而且,秦然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手中对付其他人的武器。
  
  秦然能够猜到对方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在得到了秦然肯定的回复后,保镖开始驱逐那位记者了,整个过程秦然没有目睹,但是他听到了那尖锐的女声。
  
  “市民有权得知一切!”
  
  “你应该配合我!”
  
  “真相是最真实的回馈!”
  
  ……
  
  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但没有改变越来越远的结局。
  
  “真相是最真实的回馈?”
  
  “残酷的真实,足以让这种回馈变为一次灾难的降临!”
  
  “更何况……”
  
  “你真的是为真相而来的吗?”
  
  秦然自言自语的回答着,嘴角闪过一抹嘲讽。
  
  他不介意追求真相。
  
  但他深知追求真相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对方显然并不具备。
  
  就如同所有人都会自称正义,但这样的正义并没有经过考验,也就是……自称罢了。
  
  谁当真,谁就真是傻子了。
  
  所以,秦然再次走向了电话,准备向刀老板预约晚餐。
  
  但就如同刚刚一般,在他的指尖刚刚碰触到电话的时候,可视电话上,戈鲍尔的那位手下出现在了屏幕上。
  
  “最好不是关于那位记者小姐的事情。”
  
  秦然扭过身看着屏幕上的对方。
  
  “当然不是,老板。”
  
  “是一位名叫利顿.莱斯蒂的先生找您。”
  
  “他说他是‘克斯曼之瓶’的拥有者,我找头儿确认过了,是真的。”
  
  “您有见他吗?”
  
  保镖询问道。
  
  “‘克斯曼之瓶’的拥有者?”
  
  秦然一挑眉,眼中闪过了思索后,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让他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