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六章 袭击
秦然无视着周围的目光,继续在保险库内细细的查看着。
  
  普通人做不到。
  
  不是普通人,同样做不到。
  
  如果是在其它副本世界中秦然还不会如此肯定,但是在眼前的副本世界中,却相当肯定。
  
  不论是系统的背景资料,还是这几天他翻阅的书籍都在阐述着‘神秘侧’早已成为了残余的事实。
  
  至于所谓‘神秘侧’躲入了幕后,操控现实?
  
  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他这个声名大振的‘通灵者’早就有相关人士拜访了,而不是还这么逍遥自在。
  
  甚至,只要‘神秘侧’稍微具有一点‘能力’,也不会这么的老实,必然会有相应的组织。
  
  甘于淡泊的人,毕竟是少数。
  
  大多数的人,都是会选择成为人上人。
  
  也正因为‘神秘侧’的无限衰落,才会造成曾一手将‘神秘侧’覆灭的新联邦也变得将其当做是某种传说了。
  
  当然,秦然同样肯定的一点是:在最初新联邦一定有专门针对‘神秘侧’的组织和相应的资料。
  
  但,也就是当初罢了。
  
  对于在和平年代,平均寿命也不过70左右的人类,一千年的时间太长了,长到了足以遗忘任何事实的程度。
  
  战乱则更是加快了这一进程。
  
  哪怕保存再完好的组织与资料,一旦被战争波及,也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而据秦然所知,新联邦成立的一千年来,大大小小有名的、被民众所知的战乱就有不下十次。
  
  几乎是平均百年一次。
  
  而不被人所知的战乱?
  
  秦然相信会更多。
  
  所以,眼前的事情,绝对不会是‘神秘侧’的人搞鬼。
  
  一定是普通人。
  
  只不过,使用了一些常人无法发现的方法。
  
  让其看起来符合‘神秘侧’的手法罢了。
  
  而很快的,秦然就发现了些许痕迹。
  
  在保险库的角落里,他发现了一小粒金粉。
  
  很细小,宛如灰尘,如果不是他拥有着常人极限的视力以及对金色的极为敏感,很可能就会忽视了这一点。
  
  抬手不着痕迹的捻起金粉,秦然的目光又看向了那个手推车。
  
  在那里他又发现了两粒金粉。
  
  “难道……”
  
  猛地,一个大胆的猜测出现在了秦然的脑海中。
  
  他霍然转身,大踏步的向着保险库外走去。
  
  站在走廊内,秦然的目光看向了走廊的尽头。
  
  “那里有间办公室吧?”
  
  秦然询问道。
  
  “是的,那里是馆长办公室。”
  
  博物馆的专员立刻点头回答着。
  
  “原来是这样。”
  
  秦然自语着。
  
  “2567,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一直注视着秦然的利顿.莱斯蒂走了过来。
  
  在保险库开启后,他的目光也在扫视周围,期望发现什么,但根本是一无所获,而在这个时候,秦然却有了发现。
  
  这让利顿.莱斯蒂感到惊喜的同时,也满是好奇。
  
  “嗯。”
  
  “有了一些头绪。”
  
  “不过,我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明。”
  
  秦然说着目光就看向了化妆师。
  
  马上的,化妆师就从随身的背包中拿出了一个装有秦然特制饮品的保温杯。
  
  接着,所有人都看到了秦然面色一白,全身冒出了汗水,以及大口大口喘息的模样。
  
  不明所以的众人面面相觑。
  
  唯有略微知道一点的化妆师和艾克德面带担忧的站在秦然的身旁,深怕秦然跌倒在地。
  
  事实上,当连续经历这种体力耗尽,乃至是透支的状态后,秦然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状态。
  
  而且,就算是在第一次时,秦然也能够控制自己的模样。
  
  远远不会像现在一样喘息、汗流浃背。
  
  所以,他这么做自然是在演戏。
  
  演给在场的众人看。
  
  同样的,他也不会去解释什么。
  
  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的。
  
  秦然很清楚,自己给予自己的答案才是最令人信服的。
  
  “我没事。”
  
  秦然满是疲惫的冲化妆师、艾克德摆了摆手,然后,扭开了保温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浓郁的可可味立刻充斥在了走廊上。
  
  林安忍不住的抽动着鼻子,看向秦然的目光,又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这并不突兀。
  
  因为,所有人看向秦然的目光都发生了变化。
  
  秦然的消耗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秦然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那么……
  
  是什么让秦然有了这么大的消耗?
  
  沟通亡者!
  
  几乎是所有人的心底都冒出了这个想法。
  
  然后,他们下意识的看着周围,齐齐的打了个寒颤,仿佛那看不见的手掌,就这么的抚摸在了他们的身上般。
  
  对于死亡的厌恶,让在场的人们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想要离开这里的想法。
  
  就算是与秦然接触最多的艾克德也不例外。
  
  也只有性格上带着些许马虎的化妆师没有察觉到异样了。
  
  “莱斯蒂先生,我能够和你单独谈谈吗?”
  
  “和‘克斯曼之瓶’有关。”
  
  秦然这样说道。
  
  “当然!”
  
  “我们去外面谈,对面好像有着一间24小时营业的咖啡馆。”
  
  利顿.莱斯蒂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说道。
  
  不过,对方从小到大接受的礼仪训练,却让对方不得不等到秦然迈步后,再跟着而行。
  
  而现在秦然体力几乎消耗一空的状态,走起路来,自然是无比缓慢的。
  
  看着秦然那犹如挪动一般的走路方式,要不是顾忌礼仪的话,利顿.莱斯蒂恨不得去搀扶着对方离去。
  
  同样的,利顿.莱斯蒂也无比确定,秦然确实是消耗了极大的体力,不然根本不会是这种状态。
  
  至于伪装?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利顿.莱斯蒂自认为不会看走眼。
  
  十几分钟后,一行人进入了咖啡馆。
  
  这个时候,秦然已经差不多能够如同常人一般了,但是表面上依旧伪装着,坐到沙发中后,秦然直接说道:“给我你们这所有的甜食。”
  
  之前,他尝过这里的糕点。
  
  算不上出众,但至少还算用心。
  
  “好的,先生。”
  
  侍者看着秦然一行,没有提出任何意义。
  
  不说艾克德这位曾包下他们咖啡馆一天的大主顾,单单是秦然本人就足以让人信服。
  
  要知道随着早间新闻的报道,秦然的名气进一步的提高了。
  
  随着糕点一一陆续摆放在餐桌上,除去利顿.莱斯蒂之外的人就纷纷的离开这张桌子,坐到了远处。
  
  “莱斯蒂先生,在你的家族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够直接接触到‘克斯曼之瓶’。”
  
  秦然拿起一块‘桃仁布朗蛋糕’一边放入嘴中,一边问道。
  
  “你是说?”
  
  利顿.莱斯蒂一愣后,随即反应了过来。
  
  做为一个大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利顿.莱斯蒂可不是傻瓜。
  
  傻瓜也无法成为莱斯蒂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嗯。”
  
  “就如同你猜测的那样,是……小心。”
  
  秦然一点头,继续的说道。
  
  不过,话语还没有说完,秦然就脸色一变,一把拽过利顿.莱斯蒂,两人顺势滚到了沙发后面。
  
  下一刻
  
  哒哒哒!
  
  冲锋枪的扫射中,秦然、利顿.莱斯蒂所坐的位置被打成了马蜂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