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八章 糕点之怒
    希勒通过后视镜看着紧追不放的警车,双眼中没有丝毫的惊慌,他按照计划对着副驾驶上的合作者说道:“嘿,乔,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交给我了!”
  
      含糊不清的回答中,早就嗑.药.嗑嗨了的同伴,一边呼喊着,一边拎着冲锋枪就将身子探出了窗口。
  
      哒哒哒!
  
      冲锋枪的响声连成了一片。
  
      紧追不舍的警车纷纷受到了影响。
  
      更倒霉的是,有一辆警车的驾驶员的手臂中弹了。
  
      砰!
  
      砰砰!
  
      虽然尽力控制了,但手臂的失控,依旧让警车直接撞到了身旁的警车上,接着,引发了连锁效应。
  
      一辆又一辆的警车连环相撞。
  
      “哈哈哈!”
  
      “看到了吗?”
  
      “看到了吗?”
  
      “一次完美的、盛大的演出。”
  
      乔发出了神志不清的呼喊,扣在扳机上的手指,自始至终都没有松开,他的枪口更是不停的乱晃,子弹如同是天女散花般的飞射而出。
  
      一个神枪手是可怕的。
  
      但一个蹩脚的枪手更加的可怕。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会把子弹射到哪里去。
  
      乔就是这样的佼佼者。
  
      之前的药物,早已让他的精神亢奋到飞天,这个时候的一切,在他看来,无非就是助兴节目。
  
      助兴节目必须要高兴,才能够称之为助兴。
  
      因此,当一弹匣的子弹射完后,乔马上换上了新的弹匣。
  
      冲锋枪的声音成为了上午街区唯一的主旋律,惊慌失措的喊叫与痛苦的哀嚎则成为了仅有的伴奏。
  
      但,乔不在乎。
  
      这个时候的他忘乎所以。
  
      所以,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同伴面容中浮现的异样。
  
      既有着丝丝嘲讽,又带着严酷的冷峻。
  
      在乔又准备换弹匣的时候,车子猛然一顿。
  
      啪!
  
      弹匣跌落在地。
  
      “希勒你搞什么?”
  
      乔大喊着。
  
      可他的同伴根本没有回答。
  
      反而是调转了车头,对准了身后的警车,一脚将油门踩死,用早就准备好、装有重物的包裹压在了上面后,希勒跳车了。
  
      在地上翻滚了两圈,仅仅是受到了轻伤的希勒根本没有看身后惨烈之极的撞击,就这么冲向了计划中的便利店。
  
      “滚开!”
  
      砰!
  
      枪声就是最好的威吓,便利店内早已被街道上一幕吓坏的人们蜂拥跑了出去,而希勒则是大踏步的向着便利店的后门走去。
  
      在那里他准备了足够多的逃亡必需品。
  
      逃离雨城,他信心十足。
  
      希勒推开便利店的后门,快步的走向藏有逃亡必需品的袋子的垃圾箱,但在打开垃圾箱的刹那,整个人就愣住了。
  
      藏在这里的袋子没有了。
  
      被人拿走了?
  
      不!
  
      不可能!
  
      这里每隔一天才会清理一次垃圾,而便利店的垃圾更是会在晚上时分,同一扔进这里。
  
      而现在是上午,简单的说,根本没有人能够发现他藏在这里的东西才对。
  
      “你在找这个吗?”
  
      突然,一抹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谁?!”
  
      希勒下意识的转身,枪口就要指向身后,然而,身后站着的人,速度却是远超希勒的想象。
  
      啪!
  
      希勒刚转过身,手中的枪就被踢飞了。
  
      接着……
  
      就是漫天腿影!
  
      希勒好似是暴风雨中的小船,在一记又一记的踢打下,直接的沉没了。
  
      砰砰砰!
  
      一脚接着一脚,骨断筋折的响声中,夹杂着一句句令希勒万分不解的话语。
  
      “这一脚是为了我的加蜜杏慕斯!”
  
      “这一脚是克里斯托巧克力!”
  
      “这一脚是芒果卡玛露!”
  
      “这一脚是抹茶红豆派!”
  
      “这一脚是半熟乳酪布丁!”
  
      ……
  
      为什么都是糕点名称?
  
      是我吃东西没给钱吗?
  
      可我不吃糕点的啊!
  
      为什么会这样?
  
      带着永远不可能解开的谜团,希勒软到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
  
      又给了对方脸上一脚后,秦然这才停了下来。
  
      他拎着对方的背包,向着便利店后街走去。
  
      一边走,一边将脚上的鞋子、外套等可能会留下破绽的东西,全都装入了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内。
  
      当他再次返回到保姆车上时,已经变回了原本黑色T恤、牛仔裤和篮球鞋的打扮。
  
      “开车。”
  
      上了车,秦然径直吩咐道。
  
      “是,老板。”
  
      戈鲍尔没有多问一句的发动了车子。
  
      做为一位王牌保镖,戈鲍尔自然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在行驶出这个街区后,秦然特意吩咐戈鲍尔又绕远了一些,才将手里的塑料袋和对方的布袋全都扔进了垃圾桶。
  
      那个布袋里有着不少钱币,即使知道应该是干净的,但对秦然来说根本没用,扔起来毫无负担。
  
      当秦然再次返回到咖啡馆的时候,利顿.莱斯蒂已经带着保镖离开了。
  
      “一切顺利。”
  
      “你去哪了?”
  
      艾克德向秦然比划了一个手势,然后,随口问道。
  
      “出去走了走。”
  
      秦然不动声色的回答着。
  
      “我还以为你会去找那些持枪暴徒的麻烦呐!”
  
      艾克德开着玩笑。
  
      “找他们的麻烦?”
  
      “不,我不会找他们的麻烦。”
  
      秦然很认真的说道。
  
      我是去制裁的。
  
      心里默默的补了一句后,秦然靠进了椅子中,闭上了双眼。
  
      已经大致摸清楚秦然习惯的艾克德在这个时候,很自然的闭上了嘴,同样的,本就疲惫,又受了刚刚惊吓的对方,也需要休息补充体力。
  
      唯有化妆师还算精力充沛。
  
      他瞪大双眼,悄悄的打量着秦然。
  
      他总觉得秦然有点言不由衷。
  
      “他肯定说谎了。”
  
      长时间接触演员的化妆师极为肯定的猜测着,但也就这样了,你想要让他去质问秦然?
  
      他还没这个胆子。
  
      ……
  
      而在这个时候,额头带血的林安冲到了便利店的后巷中。
  
      一眼,这位中年警官就看到了那个不成人形的混蛋。
  
      跟在林安身后,本来都无比愤怒的警察们,在看到地上的人……暂且这样说吧,毕竟,眼前的人除了一个人的形状外,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了。
  
      “他被大象踩了?”
  
      “不、不。”
  
      “看起来更像是被犀牛撞了。”
  
      “惨!”
  
      “真惨!”
  
      ……
  
      同僚的低声议论,让林安眉头一皱。
  
      莫名的,他脑海中浮现了一个人的画面。
  
      没有任何的证据。
  
      但就是出现了。
  
      “叫救护车!”
  
      “还有……”
  
      “排查周围的三个街区!”
  
      中年警官吩咐着。
  
      然后,他转身就向着警车所在跑去。
  
      一些东西需要他去证实。
  
      而且,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