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四章 惩罚

  
      快艇在宽阔的地下水道中驰骋,铺面而来的恶臭,令秦然眉头微皱,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对周围的观察。
  
      虽然他无法将地下水道和地面上的街道一一相对应,但是秦然依旧记忆着从登上这艘快艇后前进的方向。
  
      不放过任何能够掌握的线索是秦然早已掌握的习惯。
  
      嗡呜、呜。
  
      快艇的马达声在地下水道内回荡,船头的一盏探照灯是唯一的光源,随着快艇的前行而在浑浊的水面上一闪而逝,戴着面具的高大男子操控着快艇,乔治双手紧紧的抓着快艇一边,整个人在黑暗中卷缩成了一团。
  
      “在行驶后,速度就没有任何下降。”
  
      “对方不仅熟悉这里,而且绝对不会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也就是说,对方曾不止一次带人进入到了这里。”
  
      “而即将到达的目的地建造时间也应该有相当长的时间了。”
  
      “每到暴雨时分就迎来想要等待的客人,真是……恶劣的性格。”
  
      秦然坐在乔治的对面,单手握着身旁的栏杆,面容中带着凝重。
  
      对方展示出的实力,已经有些超过他的想象了。
  
      同时,秦然相信,能够拥有这样组织实力的人并不会太多。
  
      而和他有仇的?
  
      更是只有诺瑞德教会一个。
  
      “会是诺瑞德教会吗?”
  
      秦然猜测着,目光则下意识的看向了身后的那位操船者。
  
      面具是最为普通的那种,整体呈现出白色,仅在双眼的位置留下了空隙,鼻子、嘴巴则是封死的,以至于对方的呼吸变得略显沉重,但更让秦然在意的是对方的双手虎口、指背、指尖上的老茧。
  
      在后腰的位置,则是鼓起一片,看轮廓应该是手枪。
  
      撑起的裤脚位置,露出一截绑着的皮带,即使因为有着小腿遮挡,秦然也能够肯定在那里应该有着一支匕首。
  
      再加上对方的沉默和做事一丝不苟的模样,秦然很容易得出了对方的身份。
  
      “军人!”
  
      “隐秘与地下的据点和军人……”
  
      “要是再加上诺瑞德教会的话,那真是有意思了。”
  
      秦然双眼一眯,以更细致的目光注意着周围。
  
      他知道,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一会儿就会有大场面等着他了。
  
      毕竟,对方刚刚还提到了‘愉快与刺激’。
  
      在城市的下水道内,使用快艇驰骋,别人不知道,但秦然丝毫没有愉快的感觉。
  
      至于刺激?
  
      水旁不断飘过的taotao如果算的话,那真的是刺激极了。
  
      秦然从未见过这么多的taotao漂浮在水面上,如同是浮在湖面上的荷叶般,成片成片的飘过。
  
      又转过一个弯,快艇的速度骤降。
  
      戴着面具的操船者动作娴熟的将绳套扔向了岸边的栏杆,借助着仅有的微光,绳套牢牢的套在了上面。
  
      “请。”
  
      操船者跳上了岸边,第二次开口了,说着与第一次同样的话语。
  
      秦然迈步而上,乔治则是颤颤巍巍的跟在秦然身后。
  
      操船者在面前的墙壁上来回敲击着。
  
      砰、砰砰。
  
      沉重的敲击声极有节奏,显然是某种暗号。
  
      当声音停止后,眼前厚重的水泥墙就这么的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秦然的耳中听到了清晰的机簧转动与电流通过时机械的嗡嗡声。
  
      而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完全是金属构成的房间,两侧都是金属墙壁,正面是一扇门,屋顶则是一个个的喷淋。
  
      房间中氤氲的消毒水味,在‘房门’开启的刹那,就冲进了秦然的鼻子。
  
      “消毒室?”
  
      秦然一挑眉跟在操船者的身后走了进去,乔治略显犹豫,但最终还是跟了上来,当三人都进入到房间中时,头顶的喷淋开始喷散消毒液。
  
      刺激而又呛人。
  
      足足一分钟后,这些喷淋才停止喷射,秦然面前的门则缓缓开启。
  
      “请进。”
  
      不同于操船者的刻板,柔柔弱弱的声音从那里传来,在一间装饰的冠冕堂皇,水晶等下熠熠生辉的礼堂中,一排身着黑色侍女服、手中捧着不同东西的女子们向秦然弯腰行礼。
  
      她们身高几乎一样,面容都极为甜美,最让人瞩目的是双眼,明亮而又纯洁。
  
      似乎……
  
      完全没有被世俗所污染一般。
  
      秦然目光对着一排侍女扫过后,带着应有的警惕走了进来。
  
      面对着警惕的秦然,侍女们微微一笑,然后,站在最前面的侍女就快速的走过来,为秦然脱下湿透的衣物,手拿吹风的侍女马上行动起来,与此同时,两个分别捧着衣物、鞋子侍女快步走来,为秦然更换衣物。
  
      接着,又一个侍女则在秦然面前放上了一个等高的镜子。
  
      镜子中,秦然换上了一件黑色的长袍,脚上则是皮质的靴子。
  
      对于现代人来说,本该是突兀的打扮,在秦然身上却是恰到好处,仿佛他本来就该这样。
  
      而一旁的操船者、乔治却没有这么好运了。
  
      虽然站在那里,但是侍女们却对他们两人视而不见,犹如两人不存在一般,不过,那变音的声音再次从操船者改装过的手机中传来。
  
      “很不错。”
  
      “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那么,我们继续。”
  
      随着这样的话语,侍女们再次向着秦然行了一礼后,就走进了旁边的小门。
  
      片刻后,三扇连在一起的门,被之前给秦然吹头发的侍女推了出来。
  
      “三扇门,刚刚有一扇被开启过。”
  
      “我希望你能够找出来。”
  
      “很熟悉?”
  
      “没错,就是你当初在雨城电视台初登场时的游戏——我希望用我自己的方式来确认你是否真的如同表现出的那样,是一位真正的‘通灵者’。”
  
      “待在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想必也很想知道吧?”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用来确认,现在开始。”
  
      手机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中间的。”
  
      没有犹豫,秦然直接回答着。
  
      体质的变化,最直观的就是体力,秦然不需要在像之前那样使用一瞬间【追踪】视野就体力透支。
  
      这让秦然越发的游刃有余。
  
      “令人惊讶!”
  
      “确实是中间!”
  
      对方的声音听不出是否惊讶,但是从天花板上缓缓垂下来的巨大屏幕上却播放着之前那位替秦然吹头发的侍女推开了中间门的模样。
  
      然后,画面一转。
  
      变成了被束缚在一根柱子上的梅华笙。
  
      “这是奖励。”
  
      “当然,还有……”
  
      “惩罚!”
  
      声音刚刚落下,那位替秦然吹头发的侍女就这么的炸裂开来。
  
      砰!
  
      血肉横飞。
  
      头颅就这么的滚到了秦然脚边,眼中的明亮迅速的黯淡下去,仅留下来到死都未改变的懵懂无知。
  
      “现在……”
  
      “第二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