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七章 多疑的本性

      在男性侍者组成的人墙后,那位操船者靠墙而坐,双腿呈现出不自然的扭曲,由于面具的遮挡,无法看清楚面容。
  
      显然死去的并不是对方。
  
      而是一位男性侍者。
  
      通过眼前人墙的人数,秦然确认着这一点。
  
      秦然同样确认的一点是:对方的伤势看起来要比自己重得多。
  
      不过,对方却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不仅是人数方面,还有……武器!
  
      与全都手持冷兵器的男性侍者不同,在操船者的周围,摆满了各种枪械,从手枪到冲锋枪一应俱全。
  
      当对方拿起一支冲锋枪的时候,秦然直接抽身后退。
  
      他可不希望在一群人的围攻中,还有留心一支不断射击的冲锋枪。
  
      砰!
  
      刚刚完成闪避的秦然,再次抬脚踢飞了那扑来的尸体后,就被那群男性侍者包围了。
  
      这些冰冷的如同机器人般的男性侍者,高举着武器向着秦然发动了进攻。
  
      武器全部都是单刃的长剑。
  
      当落下的时候,发出了特有的金属破空声。
  
      但马上的就被一连串的闷响声所掩盖
  
      砰!
  
      一声闷响,秦然一脚踢在了面前的男性侍者的胸膛上,在对方向后摔去的时候,秦然借力后撞。
  
      砰!
  
      秦然结实的后背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男性侍者的身上,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随之响起,对方的身躯更是忍不住的后退,但却被秦然完好的左手一把抓住了对方握剑的手腕,接着,秦然卯足了劲,将对方轮了起来。
  
      砰砰砰!
  
      噗噗噗!
  
      对方的身躯不断的撞在冲上了的同伴身上,同时,一柄柄剑刃更是毫无花俏的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当秦然松手,对方飞出的时候,对方早已身中数剑没有了呼吸。
  
      而这个时候,第一个被秦然踢到的男性侍者爬了起来,但迎接他的却是飞来的尸体。
  
      砰!
  
      一人一尸体成了滚地的葫芦。
  
      剩下的三个男性侍者没有理会同伴,从撞击中回过神的他们再次向着秦然冲来。
  
      可秦然更快。
  
      手枪早已别在了后腰上,左手抄起男性侍者掉落的单刃长剑。
  
      秦然没有相应的技能,但不代表他不知道该怎么用。
  
      冷兵器技能间的触类旁通配合着秦然普通人极限的力量、速度和远超常人的体力,足以让他应付眼前的局面。
  
      呜!
  
      噗!
  
      带着破空声,一个从下而上的斜斩随着秦然的起身顺势而出,冲的最快的那个男性侍者,半边身子就这么跌落。
  
      血雾喷散中,秦然脱颖而出,左手手腕一翻,手中的长剑再次斩下,第二个冲来的男性侍者与第一个一样,被一分为二,而秦然的脚步则配合着这一次斩击的惯性,让身躯随之一转,手中的长剑也跟着转动起来。
  
      这一剑更快、更疾。
  
      剑光一闪。
  
      头颅飞起。
  
      当秦然将最后一个挣扎的爬起来的男性侍者一剑扎在了地上时,那具尸体才扑通一声倒地。
  
      呼、呼。
  
      带着略微粗重的呼吸,秦然再次拿起了手中的长剑,对着一具具尸体的头颅、四肢斩下。
  
      死人是安全的,在眼前的时刻显然不适用。
  
      当连带着那具死而复生的尸体,都被秦然依法炮制后,整个残垣断壁的大厅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秦然再一次的走向了那个小门所在。
  
      但还没有等到他真正意义上的靠近,枪声就响了起来。
  
      哒哒哒!
  
      冲锋枪的扫射中,小门门口的位置被打得碎石飞溅。
  
      这样的扫射持续了数秒钟才停了下来,然后,就是换弹匣的声音,秦然没有动,只是弯腰捡起一块碎石扔了过去。
  
      哒哒哒!
  
      冲锋枪的扫射再次出现。
  
      很显然,对方双手持枪,且能够单手完成换弹匣的动作。
  
      “没用的。”
  
      “这样的你根本无法靠近我。”
  
      “当然了,你也可以等待警方的救援。”
  
      “但是……”
  
      “你猜猜是警方的人快!”
  
      “还是我布置的人快?”
  
      低沉的声音从小门的走廊尽头响起。
  
      对方的口吻平稳,似乎没有因为疼痛而变得颤抖。
  
      当然了,充斥其中的嘲讽也是显而易见的。
  
      并且……越演越烈。
  
      “又或者你以为你能够一个人面对一支手持重武器,且训练有素的雇佣军?”
  
      “没错,你的实力出乎我的所料。”
  
      “但也就这样了!”
  
      “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神秘’的时代早已经没落了,留下的也只不过是残余,这样的残余会在枪火下消失无踪的。”
  
      “自然……”
  
      “包括你这个‘通灵者’在内。”
  
      对方说的斩钉截铁,宛如胜券在握。
  
      秦然站在一侧,对方无法瞄准的死角,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意。
  
      “所以……”
  
      “你在等待我的底牌!”
  
      “你在等待我用‘逆转能量’改变我现在的处境?”
  
      秦然淡淡的说道。
  
      “什么‘逆转能量’?”
  
      “你在说些什么?”
  
      对方一愣,不明所以的反问道。
  
      “我当然是说因为‘你’的介入,而改变了的世界观。”
  
      “在这样的世界观下,我的身体变得虚弱,我的道具被封印,我的侍从无法跟随。”
  
      “真的是一个糟糕不过的开始。”
  
      “庆幸的是,我的一个……唔,算得上是朋友的家伙,她拼尽全力想要让我扭转这样的局面,她制作了‘逆转手环’。”
  
      “然而这一切也都在‘你’的预料中。”
  
      “‘你’没有阻止。”
  
      “因为,这对‘你’有利。”
  
      秦然话语一顿后,这才继续开口。
  
      “当我‘逆转’这一切的时候,就是在破坏‘巨大城市’为我提供的‘保护伞’你是额外介入的,在这样的介入下,你比我更加的虚弱,你更需要‘逆转’这一切,但你不能够这样做。”
  
      “你只能够依靠我!”
  
      “依靠我这个眼下还处在保护中的家伙,用自己的力量替你解开束缚!”
  
      话音落下,大厅中一片沉默。
  
      足足两秒钟后,声音才再次从小门的走廊尽头传来。
  
      “你怎么猜到的?”
  
      “我确认我没有透露出一丁点的破绽!”
  
      “一切都是符合常理的。”
  
      对方的声音越发的低沉了。
  
      秦然笑了。
  
      “巧合!”
  
      “太巧合了!”
  
      “很抱歉,我不相信巧合,尤其是借着别人的手完成的巧合!”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