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九章 隐藏
    轻笑声从走廊里传来。
  
      “你不是很聪明吗?”
  
      “你猜猜我是哪个?”
  
      对方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秦然只要跨过大厅与走廊的拐角就能够看到对方一般。
  
      “你是那个捡便宜的家伙。”
  
      秦然十分肯定的说着,同时身躯紧紧贴着墙壁,开始以细微、无声的动作靠近着拐角边缘,他左手中的长剑已经抬起。
  
      然后,他继续说道。
  
      “对吗?”
  
      “龙派的残余。”
  
      话语声中,拐角处的呼吸猛地一滞。
  
      “你怎么……”
  
      对方质问着秦然。
  
      但还没有等话语彻底的说出,秦然就猛地冲了过去,手中的剑刃直直斩下。
  
      锵!
  
      金属交击的声音中,长剑压在了冲锋枪上,剑刃已经在枪身上留下了一道显而易见的痕迹,而对方虽然身躯悬浮半空,但双手则握着枪柄与枪口,牢牢抵御着这次斩击。
  
      整洁的面具遮掩着对方的容貌,但对方眼神中的惊讶,此刻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清晰的落在近在咫尺的秦然眼中。
  
      相较于秦然猜到了他的真实身份,这个时候秦然的果断出击才更加让人惊讶。
  
      要知道,虽然他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但这也可能是陷阱。
  
      毕竟,他已经表现出了神秘侧的能力。
  
      一个类似幻音术什么的,不要太简单。
  
      按照他的想法,秦然应该谨慎的试探才对。
  
      而只要试探,秦然就会落到他精心布置的陷阱中,被他步步打压,然后,胜利的天平最终倾斜。
  
      他将获得最后的胜利。
  
      可,为什么秦然会这么干脆的攻击。
  
      这不符合秦然一直表现出来的谨慎。
  
      “你又看破了我的计划?”
  
      “不,是我的能力!”
  
      “你早就发现我的能力不是让亡者复活,而是利用意念控物,对不对?”
  
       对方心中一动,低头看着漂浮地面十厘米左右的身躯,猛地猜到了什么。
  
      面对质问,秦然没有开口。
  
      可眼神中淡淡的嘲讽,似乎在说明着一切。
  
      在这样的眼神刺激下,对方的呼吸急促起来。
  
      “而且,你早已经知道了那个存在对我的限制,一切都是由你来掌握主动:你解封了一定的体质,我就会恢复一些实力,但注定了,这样的实力无法太强。”
  
      “就如同你的体质异于常人一样。”
  
      对方近乎低吼着。
  
      秦然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只是手中的长剑却是越来越用力,好像要一剑将对方斩成两半般。
  
      “你真的以为你能够知道所有吗?”
  
      “我还有……”
  
      “我认为你应该看一下我身后的不远处。”
  
      秦然突然开口打断了对方的话,并且,身体略微一侧,让开了一个缝隙,一个足以让对方看到身后的缝隙。
  
      在那里有着一地的尸体和武器。
  
      尸体横七竖八,武器也是零落散布。
  
      至少第一眼看去是这样的,可只要细细的观察,就会发现这些长剑散落的位置似乎是精心布置的。
  
      事实上,只要站在走廊外,每一个人都会看到从面对走廊的左侧稍远一点的开始的位置上,有着一具尸体和一柄倾斜放置的长剑,长剑倾斜,剑刃一侧对准了走廊口,而在紧靠走廊的墙壁上则有着第二柄长剑,这柄长剑同样倾斜,角度要远比第一柄长剑大,它对准了走廊右侧的方向,一个从走廊内走出的人绝对无法看到的角度。
  
      但是只要,有人靠近走廊,第一柄长剑的剑刃就会将剑刃上倒映出的模糊人影忠实的反射给第二柄长剑,接着由第二柄长剑反射给第三柄,最后落入秦然的眼中。
  
      对方看不到这些。
  
      但是不代表它不会猜测。
  
      “你利用剑刃的反射?”
  
      “竟然会有这样的巧合?”
  
      “你运气真是……”
  
      对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秦然蓄力已久的右腿狠狠的踢在了对方的胸口。
  
      砰!
  
      沉闷的响声中,对方倒飞而回,秦然紧追不舍,几乎是贴身踢出了第二脚。
  
      砰!
  
      这一脚要比之前蓄力的一脚弱了些许,但是对方却发出了尖锐的叫声,疼痛甚至让对方的声音变形。
  
      而且,还夹杂了某些东西破碎的声音。
  
      受到近乎致命一击的对方,并没有让秦然停下,他一脚跟着一脚,一脚接着一脚,几乎是将对方踢的不成人形时,秦然才停下了腿击,随后手中的长剑掠过了对方的咽喉与四肢。
  
      对方就这么断气了。
  
      瞪大了双眼。
  
      到死都不相信自己会死的这么轻巧。
  
      “我说过了。”
  
      “我不相信巧合。”
  
      “那些剑刃可是我一开始就特意布置好的!”
  
      秦然盯着对方的尸体一字一句的说道。
  
      没错!
  
      这是秦然在最初看到对方隐藏在走廊尽头时,就想到的布置。
  
      战斗时,比拼的可不单单是各自的实力,还有周围的环境,无数次的战斗中,秦然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反而是对方似乎忘却了这一点。
  
      不!
  
      不单单是这一点!
  
      对方的心态也变得急躁不已。
  
      甚至可以说面对着他的突然攻击,心态直接失守了。
  
      其中有着计划再次被看破的挫败与恼怒。
  
      但更多的却有了一种自暴自弃的感觉。
  
      挫败、恼怒是正常的。
  
      一个人面对着失败,总会有着这样的情绪,就算是一位久经战场的战士也不例外,但是一位战士可不会在这样的情绪后,直接自暴自弃。
  
      “果然……”
  
      “你受到了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的限制。”
  
      “这样的限制,不仅让你的实力大幅度的下降,就连你的行为模式也变得……无法和普通人一样了。”
  
      说到这,秦然突然冷笑了一声。
  
      “你认为我会这样说?”
  
      “一张在爆炸中光洁如新、完整无缺的面具,而它的主人却刚刚在那场爆炸中双腿骨折。”
  
      “你认为在这样的前提下,我还会对它不留意吗?
  
      “还是你认为,在这样的前提,我还会去用手碰那个面具!”
  
      秦然冷冷的说着,手中的长剑早已高高举起。
  
      在话音未落时,就重重斩下。
  
      面具一阵抖动,直接就要飞离。
  
      但……
  
      晚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