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章 梦想
    剑刃重重的劈砍在了面具上,嵌入一分。
  
      道道裂纹以剑刃为圆心,开始缓慢的蔓延开来。
  
      对此,秦然并不意外。
  
      能够成为容纳对方灵魂的器皿,自然有着独到之处,坚韧则理应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
  
      “等等!”
  
      “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难道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能出现在这里吗?”
  
      面具中,一个急促的声音响了起来。
  
      秦然没有理会,继续用力。
  
      他当然好奇。
  
      可相较于自己的好奇,秦然更希望看到的是如跗骨之蛆般的对方,彻彻底底的死在自己的面前。
  
      他一直坚信,最好的敌人,就是死去的敌人。
  
      至今未变!
  
      “龙派的秘技!”
  
      “我懂得龙派所有秘技,我可以全部的告诉你!”
  
      面具中的声音换了一种劝说方式。
  
      秦然的手中的力量一顿。
  
      “没错,我不仅可以告诉你,甚至可以亲自的教导……啊啊啊啊!”
  
      就在对方以为劝说有效的时候,手中力量一顿,完成了又一次蓄力的秦然,猛地,再次下压。
  
      啪!
  
      面具碎了。
  
      尖锐的惨叫声在走廊内回荡。
  
      “龙派秘技,我很想要。”
  
      “但……”
  
      “绝对不是由你告知、教导。”
  
      向一个心怀叵测的敌人请教,只要秦然的脑袋没有坏掉,他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更加不用说,他还有着其它方式了。
  
      女王之盾的副本世界,他又不是回不去。
  
      在那里,他有足够的可能获得他想要的,而不是眼下和一个敌人虚与委蛇。
  
      啪!
  
      啪啪!
  
      面具碎裂了,但秦然的斩击并未停止。
  
      他一次又一次的挥动着手臂。
  
      直到所有的面具碎片,都被斩成了碎末后这才向着走廊尽头走去,那具尸体他暂时是不会碰的。
  
      很快的,秦然就在走廊尽头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手雷!
  
      十分娴熟的将三颗手雷捆在了一起后,秦然拉开了引线。
  
      手雷扔在了诸多的面具碎片上。
  
      顿时,那声音再次出现了。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等你进入那里时,一切才刚刚开始!”
  
      “你会比我以惨百倍千倍的方式死去!”
  
      “你……”
  
      轰!
  
      一声爆炸,打断了那气急败坏的话语。
  
      剩下的,就是一声相较于之前,更加凄惨的尖叫。
  
      浓郁的灰尘从小门内喷出,靠在墙壁一侧的秦然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再次返回了走廊内。
  
      操船者的尸体在这次的爆炸中,成为了数截。
  
      面具的碎片更是变得更加细微。
  
      事实上,如果不是时间上不允许的话,秦然绝对会找几处活火山,将这些面具碎片分别抛进去。
  
      可现在实在是没有那个条件。
  
      因为——
  
      【击杀目标,视为提前完成主线任务!】
  
      【玩家将在10秒钟离开副本世界……】
  
      【请携带自身能够携带的物品,做为带出物品!】
  
      (标注:超出自身携带上限的物品,将会被自动辨认为不可带出副本物品!)
  
      ……
  
      秦然扫视着出现在视网膜上的系统提示,快速的在数截尸体上搜索了一遍。
  
      可惜一无所获。
  
      看着还剩余不到5秒的返回时间,秦然目光扫视着周围。
  
      很快的,他就发现了目标:几片较大的面具碎片。
  
      眯着眼的秦然,用手中的长剑,将这几片较大的面具碎片拨到了一起,然后,当时间剩下一秒的时候,他一把抄起了这几枚碎片。
  
      下一刻,秦然的身影消失不见。
  
      【特殊副本:远古入侵】
  
      【副本性质:特殊】
  
      【副本难度:高】
  
      【主线任务:180天内,让足够多的人知道‘真实的世界’!】
  
      【任务完成度:100%】
  
      【特殊评价:击杀入侵者(评价:完美)】
  
      【玩家最终评价判定中……】
  
      ……
  
      在返回到华尔威街13号的时候,眼前的提示就出现在了秦然的视网膜上,但是还没有等秦然细致的查看,他眼前就黑了下来。
  
      是彻底的黑暗。
  
      没有一丝光明。
  
      也没有一丝响动。
  
      秦然站在黑暗中,不能动不能言,双眼无法视物,双耳没有了听觉,鼻子没有了嗅觉。
  
      眉头微蹙。
  
      这种感觉很陌生。
  
      秦然也极为不习惯。
  
      但值得庆幸的是,响声很快就出现了。
  
      咚、咚咚!
  
      很微弱。
  
      很细小。
  
      可秦然却莫名的熟悉。
  
      那是……
  
      他的心跳。
  
      属于他自己的那颗心脏。
  
      这个时候,正在微弱之极的跳动着,似乎随时有可能停止,但在跳动时,每一下都是拼尽全力。
  
      鲜血通过心脏的泵动,缓缓的沿着血管而流转。
  
      烙印在这些血管上的符文印记,被鲜血滋润了。
  
      它们源自超凡级别的技能。
  
      它们烙印在这具身躯。
  
      它们早已和这具身躯合二为一,不分彼此。
  
      血液继续流转,它继续滋养着其它脏腑。
  
      最终……
  
      它流入了另外一颗想要跳动,但却被死死束缚住的心脏。
  
      当这一丝鲜血接触到这颗心脏的时候,束缚再也无法压制这颗心脏,它又一次开始跳动了。
  
      强劲而有力的跳动。
  
      咚咚咚!
  
      每一下都如同是战鼓的锤鸣。
  
      每一击都带着恶魔之力的咆哮。
  
      苍茫、荒芜、黑暗的旷野上,孤高的赤红之影,仰天咆哮。
  
      桀骜不驯的咆哮声,震动着天地。
  
      它要向前!
  
      它要更进一步!
  
      但无形的锁链一根又一根的出现,它们束缚着它,不同于之前的束缚,这一次的束缚是针对的。
  
      是特意为它准备的。
  
      它一次又一次的抗争,但又一次次的失败。
  
      它逐渐变得无力。
  
      又从无力变得衰弱。
  
      可它绝不放弃抗争。
  
      它不认可所谓的命运。
  
      它不认可虚伪的安宁。
  
      它再次的仰天咆哮。
  
      那声音开始传播。
  
      传播到了一些细微之地。
  
      ‘你需要帮助?’
  
      ‘我们也需要!’
  
      ‘要不然,我们……’
  
      ‘相互帮助一下?’
  
      懒洋洋的声音以极其微弱的方式传播到了这抹赤红的身影前。
  
      它犹豫着。
  
      它迟疑着。
  
      它的桀骜,让它犹豫。
  
      它的猜忌,让它迟疑。
  
      ‘喂,这次机会可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
  
      ‘甚至可以说,就这么一次。’
  
      ‘你确定要放弃?’
  
      ‘然后……’
  
      ‘继续被束缚在这里,像狗一样叫唤吗?’
  
      懒洋洋的声音语气未变,但是赤红的身影却越发的灼热了,它愤怒,愤怒着对方的描述。
  
      但!
  
      它更愤怒于自己的无能为力。
  
      吼!
  
      又是一声咆哮。
  
      这一次要远比之前任何一次响亮。
  
      宛如天雷炸裂。
  
      它在用它最大的力量,表达着一个意思:决不放弃。
  
      ‘很好!’
  
      ‘我们算是达成了一致。’
  
      ‘还剩下一个家伙。’
  
      懒洋洋的声音缓缓消退,赤红的身影则缓缓的沉浸下来,它知道现在不是浪费体力的时候了。
  
      它要蓄力。
  
      它,要等待那最佳一刻的到来。
  
      ……
  
      海浪声滔滔不绝。
  
      一处海浪永远无法企及的位置上,一道沉默的身影坐在那里。
  
      它低头看着不断拍打峭壁海浪。
  
      它看着远处源源不断涌来的海浪。
  
      ‘没用的。’
  
      ‘没用的。’
  
      这样呢喃的自语,在它嘴中传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没用?’
  
      ‘没有尝试就放弃……’
  
      ‘每个成功者的前身都是失败者。’
  
      ‘我们合力来搞一次大的?’
  
      懒散的声音在它耳边响起。
  
      它仿佛充耳不闻。
  
      面容、身影都没有一丁点的变化。
  
      它又一次看着海浪。
  
      看着拍打着峭壁,无功而返的海浪。
  
      海浪无穷无尽,却都没有成功。
  
      它怎么能够成功?
  
      ‘没用的。’
  
      ‘没用的。’
  
      它又一次低声呢喃起来。
  
      ‘啧啧,我真是意外啊!’
  
      ‘那个神经宛如钢筋,永不言弃的家伙,也有这样的一面。’
  
      懒洋洋的声音中浮现了一抹惊讶。
  
      显然,它是真的吃惊。
  
      ‘每一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无法是学会了隐藏。’
  
      ‘但……’
  
      ‘我依旧存在。’
  
      ‘你不也一样吗?’
  
      它淡淡的说道。
  
      ‘我?’
  
      ‘我和你可不一样。’
  
      ‘我至少知道要努力一把。’
  
      ‘而且……’
  
      ‘努力?’
  
      ‘努力又什么用?’
  
      ‘你看到了这无穷无尽的海水了,它们每时每刻都在努力的想要拍倒这座峭壁,进入到新的世界。’
  
      ‘可最终呢?’
  
      ‘它们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
  
      懒洋洋的声音被打断了。
  
      它看着海水,全身都涌起了无尽的颓丧。
  
      似乎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最终?’
  
      ‘这才到了哪里,你就提到了最终?’
  
      ‘你这样的家伙真的是让我懊恼啊。’
  
      ‘再问你一遍——’
  
      ‘来不来?’
  
      懒洋洋的声音中多出了一分气恼。
  
      而盘坐在峭壁边的身影很干脆的沉默了。
  
      沉默既答案。
  
      懒洋洋的声音没有久留。
  
      他可没有更多的时间在这里,和这混蛋家伙耗下去。
  
      他有着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去做。
  
      少一个就少一个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懒惰’从属于他的房间中走了出来。
  
      进入了这栋建筑中唯一的,也是连接着彼此房间的客厅中。
  
      ‘傲慢’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暴食’则盯着剩余的‘愤怒’‘贪婪’‘嫉妒’‘色.欲’。
  
      ‘别动。’
  
      ‘都老实待着。’
  
      ‘不然我吃了你们。’
  
      ‘暴食’一边低声嘀咕,一边擦着嘴边的口水。
  
      ‘成功了一个。’
  
      ‘剩下的一个,没成功。’
  
      ‘懒惰’向‘傲慢’说道。
  
      ‘足够了。’
  
      ‘傲慢’一如既往的话语简练,他的目光扫过‘愤怒’‘贪婪’‘嫉妒’‘色.欲’,高傲的面容上丝毫没有情绪。
  
      虽然他希望多一个同伴,多一份力量。
  
      但这些家伙在他看来简直是连和他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没有。
  
      尤其是这个时候……
  
      简直一点用都没有。
  
      反而会拖他们的后腿。
  
      ‘让它们暂时消失一段时间。’
  
      ‘傲慢’对着‘暴食’说道。
  
      口吻中的高傲,让‘暴食’不舒服,但是眼前有着这么多的‘美食’,他可不会理会其它。
  
      ‘我早就想要尝尝自己的滋味了!’
  
      带着这样的话语,‘暴食’扑向了‘愤怒’‘贪婪’‘嫉妒’‘色.欲’。
  
      它们自然会反抗。
  
      可反抗却是无力的。
  
      原本就被‘傲慢’压制的它们,在这个时候‘懒惰’也加入其中后,面对着‘暴食’的吞噬,真的是一触即溃。
  
      愤怒的吼声。
  
      贪婪的扭曲。
  
      嫉妒的辱骂
  
      色.欲的呻.吟。
  
      但又有什么?
  
      一个接着一个,被‘暴食’吞下。
  
      而‘暴食’的形体则和吹气球般,开始无限的膨胀起来。
  
      很快的,就变得顶到了大厅的屋顶。
  
      但是这座屋顶实在是太坚固了。
  
      坚固到将膨胀的‘暴食’压制成了横向发展。
  
      ‘傲慢’一言不发,没有任何犹豫,抬手放在了‘暴食’身上。
  
      ‘唉。’
  
      ‘我就是最苦命的那个。’
  
      ‘劳心劳力的。’
  
      ‘懒惰’抬起一只手放在了‘暴食’身上,另一只手则开始胡乱飞舞,他的双眼中浮现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成败在此一举。
  
      生死……
  
      也在此一举!
  
      它的身影随着力量的急速流逝而变得虚幻、透明。
  
      乃至……
  
      消失。
  
      ‘力量分为八份!’
  
      ‘最强的面对你面前一米的位置,剩下的由强到弱,分别以顺时针的方向,刺向最强那点的8点、10点、11点、2点、5点、6点、7点方向。’
  
      ‘记住!’
  
      ‘同时完成!’
  
      身躯消失了大半的‘懒惰’高喊着。
  
      ‘暴食’按照吩咐而做。
  
      他将力量一分为八同时击打着屋顶。
  
      他膨胀的身躯开始缩小。
  
      他的力量全都涌入了攻击中。
  
      甚至,他最终也和‘懒惰’一样变得虚幻起来。
  
      但‘暴食’不后悔。
  
      他被囚禁在这里太久了。
  
      他要出去。
  
      他要自由。
  
      只有有了自由,他才能够完成他的……梦想。
  
      身躯虚幻不定,‘懒惰’感受到了那股松动,但他的力量却已经要消耗殆尽,‘傲慢’也一样,‘懒惰’更是即将消失。
  
      ‘暴食’深深吸了口气。
  
      ‘混蛋,你要干什么?!’
  
      ‘快停下!’
  
      ‘懒惰’发现了什么,虚弱的他大声的怒喝着。
  
      ‘暴食’扭过头,冲着‘懒惰’和‘傲慢’咧嘴一笑。
  
      ‘为了梦想!’
  
      他说着。
  
      然后,他张大了嘴,身躯冲天而起,朝着天花板咬去。
  
      他有一个梦想。
  
      也是唯一的梦想——
  
      ‘吃!’
  
      ‘吃遍天下!’
  
      高喊着自己梦想的‘暴食’一口咬在了天花板上,那本就虚幻身的躯直接炸裂开来,而随着这样的炸裂,坚不可摧的天花板急速的抖动起来。
  
      咔!
  
      一道细小的裂纹出现在那里。
  
      并且,急速的扩大。
  
      接着,大厅崩塌了。
  
      囚笼……
  
      消失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