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章 交换信息
    门外的战斗丝毫没有影响到丰收酒馆内的喧闹。X23US.COM更新最快
  
      看着重新返回的秦然,独行者们纷纷举杯示意。
  
      他们不会去询问秦然去做什么了。
  
      即使是知道了外面的战斗,内心很是好奇也是一样。
  
      哪里都会有规矩。
  
      丰收酒馆内,独行者间的规矩就是克制自己不必要的好奇心。
  
      秦然颔首示意,接过了无法无天递过的、免费的柠檬水后,绕过了吧台,向着酒馆的小厅走去。
  
      “收获不错吧?”
  
      瑞秋看着返回的秦然,径直的问道。
  
      “嗯。”
  
      “那是我应得的。”
  
      “就向我从你这里获取相应的酬劳一样。”
  
      秦然点了点头,提醒着酒馆老板娘该给予的报酬。
  
      “死要钱!”
  
      酒馆老板娘哼了一声。
  
      秦然一耸肩,丝毫没有在意。
  
      有着无法无天在,他不担心酒馆老板娘会言而无信,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会放弃自己提醒、催促对方的权利。
  
      死要钱?
  
      从任何方面来说都算是事实。
  
      但有什么不对?
  
      吝啬鬼一直将其当成人生信条之一。
  
      “你想要积分?”
  
      “还是等阶的道具?”
  
      “或者消息?”
  
      酒馆老板娘问道。
  
      “消息。”
  
      秦然没有犹豫的回答道。
  
      积分,在有了巴克尔的‘援助’后,他不缺。
  
      同理,道具也是这样。
  
      除非是极为特殊的那种。
  
      但是秦然相信,如果瑞秋有着这样极为特殊且能够出手的道具,早就拿出了充当这次邀请他的酬劳,而不是给予他三种选择。
  
      因此,消息就是最佳的选择。
  
      而且,从瑞秋这里获得的消息,经过他的验证,真的是物有所值的。
  
      “我希望知道5阶更多的信息。”
  
      秦然补充了一句。
  
      “5阶我所知道的也不多,而且每一条都是价值连城。”
  
      “你的酬劳只能知道其中的一条。”
  
      “你想知道哪一条?”
  
      酒馆老板娘坐直了身躯。
  
      在谈生意的时候,酒馆老板娘一向都是认真的,秦然也是如此。
  
      因此,秦然轻笑了一声。
  
      “你有哪些?”
  
      他这样的问道。
  
      “狡猾的家伙,你想要从我的回答中得到更多的判断?”
  
      “告诉你,不可能的。”
  
      “我说过了,5阶的每一条信息都是价值连城的。”
  
      “自然包括问题本身。”
  
      酒馆老板娘摇了摇手指,表示自己不会上当。
  
      “你不觉得这么做很过分?”
  
      “没有选择,让我怎么开口?”
  
      “对于5阶的信息不过分。”
  
      酒馆老板娘强调着。
  
      秦然一摊手,似乎很犯难的模样,而在心底却是急速的转动着。
  
      很明显,5阶的信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有价值。
  
      以至于让瑞秋对每一条信息都谨慎的过分。
  
      甚至连问题本身都不愿意透露。
  
      仅仅是给予了他选择权。
  
      但是,这样的选择权,却太过被动了。
  
      秦然并不喜欢这样的被动。
  
      他开始在心底组织语言。
  
      “那我怎么知道我说出的东西,是否会隐藏着巨大的价值呢?”
  
      “毕竟,5阶的每一条信息都是价值连城的!”
  
      秦然靠在了沙发中,慢条斯理的说道。
  
      “谨慎到胆怯的家伙。”
  
      酒馆老板娘哼了一声。
  
      “至少比平白无故就遭受了损失的好。”
  
      秦然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假如在现实中,这样的谈判会很自然的陷入僵局,但是在巨大城市里,却有着最直接、简单的方法。
  
      契约。
  
      一张契约出现在了桌子上。
  
      酒馆老板娘拿出来的。
  
      并且在递给秦然前,酒馆老板娘先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秦然扫了一眼,确认无误后,写上了名字。
  
      契约的内容,大致是:在原有的酬劳基础上,秦然说出的有关5阶的信息,假如是酒馆老板娘不知道的,那么,酒馆老板娘必须要补偿秦然一条相对应的信息。
  
      想了想,秦然又补充了一条:系统的公证费由两人平摊。
  
      “你究竟吝啬到了什么程度?”
  
      酒馆老板娘看到这一条后,整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坐在对面的秦然,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撕下系统给予的掩饰,看看眼前的家伙是不是换人了,平日里一副冷漠的模样,为什么一旦到了这种时候却又锱铢必较?
  
      完全是一副商人样。
  
      不!
  
      不对,不是商人!
  
      而是奸商!
  
      那种恨不得把对方钱袋都掏空,自己却付出寥寥无几代价的奸商!
  
      或者……
  
      什么都不想要付出。
  
      酒馆老板娘相信,她提出公证费完全由她出的话,对面的家伙一定会十分没有绅士风度的点头答应下来。
  
      “你这样的家伙会没有朋友的。”
  
      酒馆老板娘咬着牙说道。
  
      “朋友会认同、赞赏我的美德!”
  
      “毕竟,勤俭本身就是不可多得的美德。”
  
      秦然很坦然的回答着。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把吝啬美化的这么冠冕堂皇,而且,你还玷污了真正的友谊。”
  
      酒馆老板娘显然不愿意再和秦然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在将契约公证后,马上问道:“说吧你想要知道什么?”
  
      “5阶之后怎么提升?”
  
      秦然很干脆的问道。
  
      在精神属性达到5-后,秦然就已经收到了明确的提示,黄金属性点和黄金技能点无法提升此刻的精神属性等级。
  
      至于是那彷如梦境般突破的提升方式?
  
      感知着大脑中细微却坚韧的火苗,秦然可以肯定不是。
  
      火苗已经燃起了。
  
      他现在需要的是如何让火苗更加旺盛的燃烧,而不是再点燃一朵火苗。
  
      或许……
  
      有人会这么干。
  
      但秦然不会。
  
      也许以后,他会这么做,但绝对不是现在,他才刚刚点燃了那朵火苗,就期望点燃更多,实在是太过幻想。
  
      “不知道。”
  
      “进入5阶之后每个人的选择都是不同的。”
  
      “我所知道的只会适用我,而不是你。”
  
      面对着秦然的问题,酒馆老板娘很干脆的说道。
  
      “连一点提示都没有吗?”
  
      秦然追问道。
  
      “如果你确认想要用这个回答当做你的酬劳的话,可以。”
  
      酒馆老板娘回答着。
  
      “仅仅是提示的话,可不够当做我的酬劳,至少需要再告诉我一个消息才行。”
  
      秦然提议道。
  
      “不行。”
  
      “想也别想!”
  
      酒馆老板一口拒绝,但秦然却不在意。
  
      “我们可以商量。”
  
      “你看,我不介意付出一些积分补偿你的第二个消息。”
  
      “而你再获得了补偿的同时,又给予了我想要的。”
  
      “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双赢,而这也是交易的本质。”
  
      秦然笑着说道。
  
      “那要看你想要问什么样的消息了。”
  
      酒馆老板娘根本没有被秦然的话语所迷惑。
  
      秦然不给出一些真正有价值的消息,她是不会为之所动的。
  
      面对着酒馆老板娘的目光,秦然想了一下后,开口了
  
      “在进入5阶之后……”
  
      “你有冲动吗?”
  
      然后,秦然就看到酒馆老板娘的手中出现了那柄狭长的如同是厨刀般的武器。
  
      “你想身上被开几个洞吗?”
  
      酒馆老板娘森然的问道。
  
      “不想。”
  
      “看来你并不知道这个信息。”
  
      秦然一笑。
  
      他知道,这一次他掌握了谈判的主动权。
  
      酒馆老板娘并没有发生过类似他面对来自晨曦教会的好似剑柄的未知残片、【昂西兰科法典】,以及那枚未知金币,还有【芬里尔的头冠】和钥匙时,蠢蠢欲动的冲动感。
  
      也可以说是,酒馆老板娘没有获得类似的物品道具。
  
      又或者……
  
      精神属性突破到5阶之后是不同的!
  
      秦然心底猜测着,而眼前手握厨刀的酒馆老板娘则语气变得越发凶狠起来。
  
      “我需要一个解释!”
  
      面对着这样的酒馆老板娘,秦然却是笑了。
  
      对方的情绪、气势都很逼真。
  
      但可惜的是,这些都在他的预料之内。
  
      酒馆老板娘可算不上什么大方的大善人,虽然对方口口声声的说他是吝啬鬼之类的,但是对方何尝又不是呢?
  
      吝啬鬼与吝啬鬼打交道,不会有什么美好的回忆。
  
      可有一点却是不必担心的。
  
      他们都会遵守约定。
  
      因为,只有这样,他们已有的财产才不会受到‘损失’,而这个‘已有’的范围自然是包括看到的,还没有真正拿到手里的。
  
      “契约。”
  
      秦然好整以暇的提醒着对方。
  
      “和你谈生意真是麻烦。”
  
      酒馆老板娘马上泄了气。
  
      知道没有唬住秦然的她,手一晃,细长的厨刀就消失不见,秦然的目光一凝。
  
      他能够大致看到这柄武器应该是收藏在了袖子内,但是怎么收进去的,却没有看懂。
  
      不是没有看清。
  
      是不懂。
  
      “特殊的技巧吗?”
  
      “是某个技能?”
  
      “还是……”
  
      “来自现实?”
  
      秦然暗自猜测。
  
      “你对这个收刀技巧很感兴趣?”
  
      “把它做为那个我所不知道的信息酬劳,怎么样?”
  
      酒馆老板娘见缝插针的给予了新提议,但是秦然根本不问所动,就这么看着对方。
  
      这种收刀技巧很神奇。
  
      但!
  
      他最擅长的武器是:双手大剑!
  
      一柄细长的厨刀可以收到袖子里,但是双手大剑呢?
  
      除非你有着巨人的身躯。
  
      或者……
  
      这样的技巧涉及到了空间的隐秘。
  
      但这可能吗?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很快的,酒馆老板娘就高举起了双手。
  
      “每个人在进入到5阶之后都是不同的,因为,他们所突破的属性不同!”
  
      “每一个属性在达到5-后,都会产生不一样的道路!”
  
      “但根据我的研究,五项属性归根结底,还是有一个共同之处:磨砺!”
  
      “通过不断的磨砺,再次获得提高!”
  
      “例如我的是体质,那么我就可以尝试在体力、抗击打方面着手,选择最适合我的那条道路。”
  
      酒馆老板娘开始说出自己所知道的。
  
      “还有呢?”
  
      “这样的提示和没有没什么区别吧?”
  
      秦然可不会满意这种他自己能够随推猜测出来的东西,他需要的是更具体的。
  
      “你知道信仰之力吗?”
  
      酒馆老板娘反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他已经略微的接触过这些。
  
      不算是陌生。
  
      “你突破的是精神属性吧?”
  
      这不需要隐瞒,秦然再次点头。
  
      “那你知道为什么精神强大者会被称之为‘天选者’吗?”
  
      酒馆老板娘又问道。
  
      “难道……”
  
      秦然眉头一挑,心中有了一个猜测。
  
      “他们可以在达到某个程度后利用‘信仰之力’。”
  
      “之前在巨大城市内的某个小圈子内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闻:魔女为什么这么强大?”
  
      “因为,她可以吞噬别人的恐惧。”
  
      “当然,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
  
      说着,酒馆老板娘耸着肩。
  
      信仰之力?
  
      天选者?
  
      吞噬?
  
      莫名的,秦然再次想到了面对那几件特殊道具时仿佛面对美味食物的冲动感。
  
      似乎……
  
      这样的传闻,并不是空穴来风。
  
      但其中必然有着他所不知道的隐秘。
  
      秦然坐在那里静静的思考着。
  
      酒馆老板娘没有打扰秦然。
  
      而是等待着。
  
      她很看好秦然,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再加上秦然与无法无天的关系,她早已将对方当成了自己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说出这个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的秘密。
  
      她希望秦然能够获得更多。
  
      足足几分钟后,秦然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抬起了头。
  
      他需要更多的信息。
  
      不然根本无法判断。
  
      所以,他很干脆的告知了酒馆老娘所不知道的那个信息。
  
      既因为契约,也因为他懂得良好的合作基础,才有后续发展的可能。
  
      “对某些道具产生了‘吃下去’的冲动吗?”
  
      酒馆老板娘沉吟片刻后,抬头说道:“我需要亲自找一个家伙确认一下,在我身体摆脱虚弱状态后,而做为这段时间的补偿,在我等到相应的信息后,我会告知你我所能够知道的一切。”
  
      “可以。”
  
      秦然没有反对。
  
      也没有询问对方是找谁确认。
  
      更没有所谓的寒暄,秦然朝着对方一摆手后,就起身离开了小厅。
  
      而刚出小厅,秦然就看到了等待在吧台内的无法无天。
  
      他这位好友冲着他极为隐蔽的示意着不远处的一张桌子。
  
      波尔,正坐在那。
  
      身上满是死寂的气息。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