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变化
跟在J.佩雷尔曼身后,秦然走进了胡克小巷。
  
  一个位于巨大城市北面,完全由碎石路和一栋栋低矮房屋组成的彩色小巷子,看起来有点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小镇,但却远没有那些童话小镇繁华,相反,一丝丝肃杀气氛弥漫四周。
  
  秦然感受到了不止一道扫视的视线。
  
  没有恶意,但却满是警惕。
  
  根据目光、气息,秦然能够判断出在胡可小巷内,至少分布了大约40个左右的暗哨。
  
  根据他所得到有关自由联盟的信息,这应该差不多是自由联盟的所有外围成员了。
  
  而且,相较于正式成员的惶恐,自由联盟的外围成员依旧对自己的组织信心十足。
  
  这是必然的!
  
  一群兔子在看到狮子的时候,都会被震撼。
  
  至于狮子?
  
  兔子们从不理解狮子面对枪口时的无力与恐惧。
  
  虽然它们也会面对枪口。
  
  但……
  
  砰的一声后,又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的。
  
  一颗子弹,不仅让尖牙利齿失去了作用,也让灵巧的速度化为了泡影。
  
  无非就是前者领教了其中的可怕,后者还懵懂无知罢了。
  
  秦然无声的摇了摇头。
  
  他很难想象,这些外围成员发现事实的模样。
  
  或许会一溃而散吧?
  
  “不!”
  
  “不是或许,而是一定!”
  
  “如果我是那个家伙的话,一定会来一次正面的突袭,让这些自由联盟的外围成员明白现实是什么!”
  
  秦然想着,眉头不由一皱。
  
  他发现那个隐匿在暗处的‘猎杀者’要比想象中的还要了解自由联盟。
  
  同样的,那位传闻中的阿米利亚也比传闻中的还要‘无能’一些。
  
  “阿米利亚老大也是逼不得已的。”
  
  “那个‘猎杀者’神出鬼没,不大范围布防的话,根本没有用。”
  
  J.佩雷尔曼似乎是察觉了秦然的想法,马上替自己的组织首领解释起来。
  
  秦然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他不会否认J.佩雷尔曼的说法。
  
  因为,这是事实。
  
  但也不会更改对阿米利亚的评价。
  
  因为,这同样也是事实。
  
  而这样的评价,在见到阿米利亚的时候,再一次的被证实了。
  
  在对方的房间中,阿米利亚穿着一身骑士盔甲,盔甲闪亮、结实,看起来级别不低,就如同对方腰间的长剑和身后的披风一样。
  
  “您好,2567阁下。”
  
  “很抱歉,自由联盟现在处于一种极度危险的环境下,我无法直接前往丰收酒馆,但J.佩雷尔曼可以全权代表我。”
  
  “他所作出的承诺与我一样有效。”
  
  “同样的,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亲口向您诉说一遍事情的整个流程。”
  
  对方十分热情的欢迎着秦然。
  
  话语也是冠冕堂皇,如果这些话语是在胡克小巷内说出来,而不是在对方房间里说出来的话,秦然还会认可一分,但是换了地方后,秦然看到的却是……胆怯!
  
  没错!
  
  就是胆怯!
  
  不仅仅是自由联盟的其他正式成员胆怯了,就连眼前自由联盟名义上的老大也胆怯了。
  
  看看对方在自己房间中全副武装的模样,就知道了。
  
  房间的一侧可是有着一个武器、盔甲架,根据上面的磨损痕迹,对方身上的武器、盔甲应该是长时间放在那里,而不是穿在身上。
  
  无疑,那位神秘的‘猎杀者’让对方感到了恐惧,哪怕是在自己的房间中,也需要武器、盔甲才能够安心。
  
  至于胡克小巷内看似监视周围的暗哨?
  
  恐怕……
  
  保护的意味多过监视。
  
  “嗯。”
  
  一瞬间想明白这些的秦然淡淡的回应了对方。
  
  秦然看不起这样的胆怯者。
  
  你说含羞草?
  
  含羞草自然是不同的。
  
  至少,含羞草知道胆怯的他无法领导任何的组织、队伍,在巨大城市内保持着安分守己,即使是进入副本世界,也是尽可能的将领导权交给合适的人,可不会如同眼前的家伙一样,明明胆小的要命,还非要出来指手画脚。
  
  秦然有些无法想象,这样的人,是怎么入阶的。
  
  难道完全是依靠团队的支撑?
  
  秦然暗自猜测。
  
  而在秦然猜测的同时,见到秦然回应的阿米利亚就开始了讲述,与之前J.佩雷尔曼说的没有什么区别。
  
  除了语言修饰多了一些,且‘突出了一些个人的领导力’外,本质上并没有不同。
  
  “是我错误的估计了那个混蛋的实力,让加里遭遇了不测,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
  
  “我能去看看那位加里遭到攻击的地方吗?”
  
  秦然打断了对方的假设,直接问道。
  
  “当然!”
  
  “J.佩雷尔曼会带您前往。”
  
  阿米利亚马上点头,并且,再次把任务交给了J.佩雷尔曼。
  
  很显然,对方一点离开自己房间的想法都没有。
  
  对此,秦然早有预料。
  
  J.佩雷尔曼却有些尴尬。
  
  “艾米利亚老大以前并不是这样。”
  
  “只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他有了一些变化……”
  
  “人,总是会变的,不是吗?”
  
  J.佩雷尔曼希望向秦然解释,让秦然理解阿米利亚本质上是不错的,但是解释到了后面,就连J.佩雷尔曼都有些说不下去了。
  
  他近乎是以自说自话的方式,结束了这一次的解释。
  
  不过,秦然却好像是来了兴趣。
  
  “你说以前的艾米利亚不是这样?”
  
  秦然问道。
  
  “嗯。”
  
  “以前的艾米利亚老大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不仅勇敢、无畏,而且待人热情、和善,没有什么架子。”
  
  “我之所以选择加入自由联盟,最初就是受到了阿米利亚老大的帮助。”
  
  “事实上,组织里的人大部分都是这样的。”
  
  “可……”
  
  “最近不一样了。”
  
  “特别是‘猎杀者’出现后,艾米利亚老大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不仅胆小、敏感,还自命不凡起来。”
  
  “不少伙伴都在说,这才是艾米利亚老大的本性。”
  
  “之前加里还和艾米利亚老大争吵过,最终,不欢而散。”
  
  说着J.佩雷尔曼摇了摇头。
  
  “哦?”
  
  “争吵?”
  
  秦然饶有兴致的看着J.佩雷尔曼。
  
  “不会的!”
  
  “艾米利亚老大虽然有些变化,但是一些底线不会变的!”
  
  明显是猜到秦然想询问什么的J.佩雷尔曼马上摆了摆手,而且,错开了话题,他指着前面的街道说道:“这里就是加里被杀害的地方。”
  
  秦然没有再追问。
  
  他的目光扫过对方手指的方向。
  
  双眼一眯。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