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二章 分道.驻守
    呜、呜、呜!
  
      三次连续急促的号角声中,庞杂而又臃肿的车队立刻慌乱起来,车队中的平民、富商们惊恐的看向身后。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车队两侧快马而过的骑士们,很快的抑制了这样的慌乱。
  
      人们迅速的按照骑士们的指挥,将车队变成了简单的防御工事后,女人带着孩子跪倒在地,向各自信奉的神灵祈祷起来。
  
      而男人们则拿起了武器,充当最后的堤坝。
  
      祈祷声很快的就漫延到了整个车队。
  
      慌乱迅速的消失。
  
      剩下的就是平静与期待。
  
      人们坚信,他们的神灵不会抛弃他们。
  
      就如同最初带他们撤离纳威亚城一样。
  
      这一次,也不会让他们失望!
  
      信仰,就是这样的奇妙。
  
      它总会遮蔽一些能够看到,却不愿意相信的东西,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依靠信仰‘活下来’。
  
      至少爱特琳娜就不是。
  
      从她为了祭司职位就能够策划盗窃‘荆棘圣杯’开始,这位女士的信仰可想而知。
  
      她面带忧愁的看向了车队的后方。
  
      各个神庙随行的骑士,已经前去迎敌,但是她却丝毫没有欣喜的感觉。
  
      因为,她很清楚,这只是一个预兆。
  
      一个被怪物追上车队,发动连绵不绝攻击的预兆。
  
      甚至,她还能够想象,整支车队一步步被蚕食的模样。
  
      “爱琳,你没事吧?”
  
      “你是不是又想到了……他?”
  
      “放心吧,他一定会没事的。”
  
      莉莉丝担忧的看着好友。
  
      爱特琳娜的神情显然,让这位爱情神庙的祭司有了一定的误会,而面对着这样的误会,爱特琳娜并没有解释。
  
      毕竟,这就是她现在应该表现出的状态。
  
      在没有了那个男人的支持后,她唯一能够抓紧的就是那个男人留下的遗泽,这样做至少会让她在之后的日子里好过一些,要知道对方可是为数不多能够主动留下对抗‘吞噬者’的人之一。
  
      而且,还是最强的那个。
  
      那似乎要斩裂苍穹的一剑,就算现在想起来,也足以让所有人震撼。
  
      如果没有那一剑的话,那一场战斗的结果恐怕就会大逆转了。
  
      他们?
  
      不要说是逃出来了。
  
      死亡都将成为恩赐。
  
      可惜……
  
      能够斩出那样一剑的男人,死了。
  
      爱特琳娜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对方的选择。
  
      “明明有机会离开的。”
  
      “但是却要去战斗。”
  
      “果然,男人们热血上头时,就是一群傻瓜吗?”
  
      爱特琳娜轻声自语着。
  
      “莱恩阁下不是傻瓜。”
  
      “是……”
  
      “英雄!”
  
      莉莉丝听到了这样的轻声自语,她强调着。
  
      不过,声音却很轻柔。
  
      她不愿意再在好友的伤口上撒盐。
  
      爱特琳娜看着莉莉丝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她可以结交的女孩,她很清楚对方某些方面的单纯,要不然也不会成为爱情神庙大祭司的弟子,但是这就注定了她不可能告知对方一些事情的真相。
  
      可就算是说了……
  
      恐怕也没有人相信了吧?
  
      爱特琳娜目光说过周围的人,这些人看向她的目光都是带有敬意的。
  
      并不是源自她自己。
  
      而是因为那个男人。
  
      “怪物被打退了!”
  
      “怪物被打退了!”
  
      欢呼声让车队的凝重气息一扫而空。
  
      爱特琳娜、莉莉丝纷纷松了口气,但是马上的,爱特琳娜就面色一沉。
  
      她看到了诸多受伤的骑士。
  
      比她猜测中的还要多。
  
      比这更多的则是战死的。
  
      没有任何的犹豫,爱特琳娜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药箱,走向了这些受伤的骑士们。
  
      有着那个男人的遗泽不代表万事大吉。
  
      一些事情,她还需要努力。
  
      而莉莉丝则要单纯的多。
  
      这位爱情神庙的祭司只希望不要有更多的人死亡。
  
      战后工作有条不紊的张开,马车上的会议则再次继续。
  
      “敌人很强。”
  
      “只有骑士级别的人才能够对它们造成伤害。”
  
      战争神庙的大祭司第一个开口了。
  
      他看向了荆棘神庙、狩猎者神庙大祭司。
  
      话题看似有些偏。
  
      但却暗含告诫:在这样的敌人面前,分道扬镳,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
  
      “神谕不容违背。”
  
      狩猎者神庙的大祭司沉声道。
  
      “命运的磨难,如同荆棘遍布,但我们需要……劈荆斩锐!”
  
      “我相信温妮莎女士不会有错!”
  
      埃德森同样坚持。
  
      信仰,早已根深蒂固!
  
      选择早已无可避免!
  
      “愿大家……平安。”
  
      丰收神庙的大祭司站了起来,向在座的所有人说道。
  
      “愿平安。”
  
      众人互视一眼后,纷纷道别。
  
      既是做为老朋友,也是做为祝福。
  
      因为,他们各自心底都很明白,这一次之后,将会很难相见。
  
      埃德森叹息了一声,走下了马车。
  
      年长的新任大祭司调整着心态,召集了所有属于荆棘神庙的人。
  
      “我们将前往北方。”
  
      “去告知温妮莎女士的信徒,他们会遭受又一次的命运考验。”
  
      埃德森低声说道。
  
      “其他人不与我们同行?”
  
      爱特琳娜一惊。
  
      “除去爱情神庙与音乐神庙外与我们同行外,剩余的人……”
  
      “都有着各自前进的方向。”
  
      “这不是我们能够阻止的。”
  
      “就如同他们没有阻止我们一样——如果想要去告别的话,请大家快一点,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埃德森这样的说着。
  
      看着周围忧心忡忡散开的人群,这位老祭司忍不住再次叹息了一声。
  
      他现在十分后悔。
  
      假如当初他再坚持一下,他选择留下来,而让莱恩带领这支队伍的话,恐怕境遇会好上许多倍吧?
  
      至少,周围人的士气不会这么低迷。
  
      也不会担忧被怪物所追逐。
  
      莱恩的实力,足以让那些怪物望而生畏!
  
      而他?
  
      现在还不如一个普通的骑士。
  
      没有了温妮莎女士的支持,他又能够做什么呢?
  
      心底的纷乱的思绪,让这位老祭司越发的惆怅。
  
      而这样的惆怅还不能够表现出来,当整支车队一分为三后,他看着三支车队中属于己方这支最小的车队,忍不住的吸了口气。
  
      “北!”
  
      “一路向北!”
  
      “出发!”
  
      没有更多的话语鼓励。
  
      能够加入这支车队的人,都不需要这样的鼓励了。
  
      虽然比预计中的要少一点,但是埃德森已经没有心情去追究那些临时改变了信仰的人。
  
      他所要做的是对自己身后的人负责。
  
      坐在马车上,埃德森摊开了一张牛皮地图,这是他离开纳威亚时,荆棘女士交给他的。
  
      上面绘制了那座隐秘神庙所在的位置。
  
      以及一路上可能会遭遇到的危险。
  
      “艾亚哨所、约特平原、斯玛科丘陵、威斯山谷、琳雅山脉。”
  
      随着埃德森手指的移动,他念出了荆棘女士标注出、需要注意的地名,然后,就向着外面喊道。
  
      “爱琳?”
  
      “怎么了,大祭司大人?”
  
      爱特琳娜走上了马车。
  
      “我们现在还有多少能够直接参加战斗的人?”
  
      埃德森询问道。
  
      “包括跟我们一起随行的人员,经历了之前的战斗,不超过300人。”
  
      “爱情、音乐神庙我没有统计过。”
  
      爱特琳娜回答道。
  
      随着‘英雄’莱恩的事迹,本就在荆棘神庙中拥有了一定地位的爱特琳娜,在这支队伍中的身份更是直线上升。
  
      简单的说,除去大祭司埃德森外,爱特琳娜已经成为了荆棘神庙队伍中的二把手。
  
      而对于爱特琳娜这位‘英雄’莱恩的‘恋人’,埃德森也是异常的相信。
  
      所以,没有任何的遮掩,他把牛皮地图放到了爱特琳娜的面前。
  
      “这是?”
  
      爱特琳娜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她面色随之一变,而当她将整张地图全部看完后,脸色更是变得凝重。
  
      “距离我们最近的艾亚哨所可以成为了我们暂时休整的营地。”
  
      “但之后的约特平原……”
  
      说到这,爱特琳娜看向了埃德森。
  
      从离开艾亚哨所开始,进入约特平原时,就已经是正式脱离了纳威亚城的范围,相较于纳威亚城的‘完整’,约特平原不仅有数十位领主,而且地势平缓、极长,正常的商队想要通过这一地带,在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的前提下需要大约四周的时间,而以他们这支车队的速度,至少需要五周到六周。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身后的怪物们将他们的整支车队都吃掉。
  
      而想要争取足够多的时间,就需要在艾亚哨所建立一道防线,阻挡怪物前进的步伐。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以身躯拖延怪物的脚步,填饱它们的胃口,为撤离的大部队争取更多的时间。
  
      更加简洁的意思就是……弃子。
  
      这是显而易见的,随着越来越多的怪物聚集。
  
      艾亚哨所的失守是必然的。
  
      一旦失守,结果是什么,爱特琳娜、埃德森是心知肚明。
  
      那么,谁将成为这个弃子?
  
      “爱琳,你有什么想法吗?”
  
      埃德森询问道。
  
      足够长的年龄,让埃德森有着足够多的人生经验,但是哪怕再多的人生经验,对于现在的事情也是无助的。
  
      留下谁,就是杀了谁。
  
      做为手持‘屠刀’的埃德森,他很难抉择。
  
      所以,他希望听取更多的意见。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埃德森大吃一惊。
  
      “我留下来!”
  
      爱特琳娜斩钉截铁的说道。
  
      “爱琳,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
  
      “我将你找来是为了商量,而不是……”
  
      “我知道!”
  
      “但除了我之外,还有更合适的人吗?”
  
      “留在这里是九死一生的,没有一个适合身份的人,是无法服众的,即使有着温妮莎女士的光辉也一样!”
  
      “而在这支队伍中除了您之外,就是我了。”
  
      “但您需要带领整支队伍前往北地。”
  
      “那么,我就是最合适的人了。”
  
      爱特琳娜打断了埃德森的话语,她一脸正色的说道。
  
      埃德森看着爱特琳娜久久不曾开口。
  
      最后,这位老人又一次的发出了叹息。
  
      “是不是因为……莱恩?”
  
      埃德森轻声询问。
  
      爱特琳娜身躯一震,没有说话,但脸上的哀伤却怎么也无法掩饰。
  
      “莱恩和你……”
  
      “我尊重你的选择。”
  
      埃德森想要安慰爱特琳娜,但话语出口后,才发现无话可说。
  
      生死之间。
  
      任何的描述,都是轻描淡写。
  
      就如同曾经的斯洛图大祭司与巴里主祭战死后,莱恩和他分别继承了大祭司、主祭的位置。
  
      接着,莱恩选择留下,大祭司的位置由他这个主祭继承。
  
      可……
  
      担子太重了。
  
      压得他无法呼吸。
  
      甚至,一想到莱恩和爱特琳娜这对‘恋人’的赴死,他就觉得心头沉痛。
  
      爱特琳娜离开了马车。
  
      空荡荡的马车中埃德森单膝跪地。
  
      他为这对‘恋人’祷告着。
  
      “布满荆棘的道路,是您的考验。”
  
      “疼痛的肉.体,带来崇高的灵魂。”
  
      “当您出现时,所有一切必将化为命运的眷顾。”
  
      “愿荆棘鸟的歌声永不停歇。”
  
      荆棘鸟一生只唱一次歌。
  
      在它死亡时。
  
      从离开巢开始,便执着不停地寻找荆棘树。
  
      当它如愿以偿时,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流着血泪放声歌唱——那凄美动人、婉转如霞的歌声使人间所有的声音刹那间黯然失色!
  
      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殒,以身殉歌。
  
      埃德森多么希望这样的结局会有所改变。
  
      至少,
  
      至少,
  
      至少……
  
      不要那么的孤独。
  
      心中有了某些想法的埃德森开始拿起了鹅毛笔,就在马车中书写着什么。
  
      而在马车外,爱特琳娜眼神中浮现了一丝犹豫。
  
      替人断后这样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她要的是将整支车队当做诱饵,给自己换取一线生机。
  
      这没有错!
  
      她这样的告诉自己。
  
      但愧疚感,却不由自主的升起。
  
      而且,随着艾亚哨所越来越近,这样的愧疚越发的浓烈了。
  
      当整支车队进入艾亚哨所进行休整时,当车队的人们将包含敬意的目光投向她时,愧疚感几乎要将她淹没。
  
      “爱琳姐姐……谢谢你。”
  
      “我终于知道莱恩为什么会选择你了。”
  
      黎明前,休整了半夜的车队出发前一刻,莉莉丝找到了爱特琳娜。
  
      这位爱情神庙的女祭司将连夜编织好的‘护身符’递给了爱特琳娜,并送上了最真挚的祝福。
  
      接过,由三色绸缎编织的‘护身符’爱特琳娜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语还没出口,就被自己强忍着咽了回去。
  
      我也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已。
  
      抱歉。
  
      心底带着这样的歉意,爱特琳娜目送着车队离开,当车队几乎消失不见时,这位荆棘神庙的女祭司这才扭头看向了身后纳威亚城的方向。
  
      她仿佛是为了与过去告别一般。
  
      但!
  
      下一刻!
  
      她就瞪大了双眼!
  
      天边出现了一条黑线!
  
      一条完全由漆黑怪物构成的黑线!
  
      犹如是大海中的波涛般,正向着她所在的艾亚哨所冲来!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