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二章 挣扎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content>
  
      嘎!
  
      不详的啼叫中,黑色的鸟落在了半截车轮上,它转动着脖颈,圆溜溜的黑眼睛,警惕的盯着周围。
  
      然后,猛地一啄。
  
      一片挂在车轮上的血肉被,黑色鸟儿叼在了嘴中,咽了下去。
  
      嗖!
  
      一支流矢擦着车轮扎在了泥土中,黑色的鸟儿马上振翅飞起,冲上了云霄,它黑色的眼睛俯瞰着地面上的战斗。
  
      黑色的怪物咆哮着。
  
      骑士们挥舞着长剑。
  
      士兵们用长枪、弓箭做为掩护。
  
      你来我往。
  
      尖牙利齿,剑刃锋锐间,火星四溅,鲜血横飞。
  
      怪物倒地后,变为了散发着浓郁海腥味的泥土,人类倒地后变为了一具具的尸体。
  
      这些尸体面容狰狞。
  
      目带不甘。
  
      暗含期盼。
  
      可……
  
      结局无法改变。
  
      死,就是死了。
  
      鲜血染红了白色的祭司袍。
  
      没有血色的脸,还保持着最后的微笑。
  
      亦如宽恕神庙的教义一般。
  
      宽慰世人。
  
      忘却自己。
  
      仅剩下一条手臂的丰收神庙大祭司,抬起剩余的左手,为宽恕神庙的大祭司整理着遗容。
  
      他必须要这样做。
  
      对方是为了救他而死的。
  
      “退了!”
  
      “那些怪物被打退了!”
  
      这样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是第一次响起。
  
      早没有了最初的喜悦与欣喜,剩下的就只有抓紧时间的休息,全权指挥着战斗的战争神庙大祭司声音沙哑、低沉的问道:“信使冲出去了吗?”
  
      “冲出去了,大人。”
  
      战争神庙的骑士躬身行礼道。
  
      “那就好!”
  
      “那就好!”
  
      “有希望,总比没有强。”
  
      战争神庙的大祭司扭过头看向了用马车、尸体构筑的层层防线。
  
      他的目光跃过了防线,看着那些低声祈祷的老人、女人、孩子们。
  
      他嘴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只剩下了歉意的低语。
  
      “抱歉,我没有能带你们冲出险境。”
  
      “抱歉了。”
  
      声音越发的低沉。
  
      变得微不可闻。
  
      他的身躯微微晃动,靠在了身后的战旗的旗杆上。
  
      他有些累了。
  
      需要休息一下。
  
      就一下。
  
      战争神庙大祭司闭上了双眼,花白的胡须随风吹动,头顶属于战争之神的剑盾之旗猎猎作响。
  
      上面残余的灵光闪烁不定,犹如风中的烛火。
  
      啪!
  
      捆绑着剑盾之旗的绳索突然断裂。
  
      灵光破碎了。
  
      烛火熄灭了。
  
      战旗随风而舞,高高的吹上了天空,然后,缓缓的落下。
  
      落在了战争神庙大祭司的身上。
  
      “大人!”
  
      守护在战争神庙大祭司旁的数位骑士齐齐跪地,哽咽的呼喊着。
  
      这样的呼声在刚刚获得一丝安宁的战场上是突兀的,是明显的。
  
      所有人都看向了这里。
  
      骑士们将手放在胸口,弯腰行礼。
  
      士兵们沉默的低下头,默诵悼词。
  
      被保护的平民们低声哽咽。
  
      与上了战场的骑士、士兵、祭司、执事们不同,他们没有受到一丁点的伤害,那临时搭建而成的防线,看似一冲就破,但却固若金汤般的守护着他们。
  
      这一切都是那位老人的指挥。
  
      站在唯一一辆没有并入临时防御工事的的马车车顶,立起了剑盾之旗,就如同真正的盾牌一样守护着他们。
  
      战争神庙的大祭司是这样。
  
      勇武神庙的大祭司同样如此。
  
      那是他们距离危险最近的一次,一群从地下突围进来的怪物,向着他们张开了布满尖牙的血盆大口。
  
      勇武神庙的大祭司毫不犹豫的冲了过来,将怪物被打退,几乎要被怪物吞入嘴中的幼童,也被那位大祭司硬生生的从怪物嘴中抢了回来。
  
      勇,一往之前。
  
      武,杀敌护民。
  
      他带着最后的呐喊,屹立在这道防线的最前沿。
  
      他怒目圆睁,身上的破破烂烂的盔甲下是层层叠叠的伤口。
  
      他早就没有了呼吸。
  
      但他没有倒下。
  
      就如同他信奉着的‘勇’与‘武’一样。
  
      依靠着一个人,斩杀了上百突如其来的怪物,他……的信仰没有被玷污。
  
      即使,他的面容肮脏,沾染着被鲜血浇灌的泥土。
  
      呜、呜呜!
  
      “怪物冲来了!”
  
      短促的号角声,明确的话语声,告知着人们又一次的战斗开始了。
  
      “神啊!”
  
      “救救我们!”
  
      一位年幼的孩童低声哭泣着,哪怕她的母亲将她的嘴牢牢捂住,也无法遮掩这样的声音。
  
      然后,这位母亲看到了一直和自己待在一起的父亲向外走去。
  
      “父亲。”
  
      这位母亲喊道。
  
      “活下去。”
  
      年迈的父亲、祖父已经拿不动刀剑,更加舞不起长枪,但是,他……还有身体。
  
      看着迎面冲来的怪物,他高声喊着——
  
      “来啊!”
  
      “吃了我!”
  
      吃了我吧!
  
      用我的身躯填饱你的胃。
  
      用我的身躯换来你的饱腹。
  
      用我的身躯换来他们的希望。
  
      噗!
  
      血光崩现。
  
      他的身躯被怪兽一口咬断,两截身躯跌落地面,怪兽马上低头去啃食,而更多的怪物冲过来想要分食。
  
      被抢夺食物的怪兽马上张开了嘴,呵斥着其余的怪物。
  
      但根本没有用处。
  
      饥饿的本能,让它们无比青睐这样新鲜、滚烫的血肉。
  
      小的争斗开始了。
  
      这,为骑士、士兵们分担了一些压力。
  
      更多的老人站了起来,他们用眼神向着家人告别,一如自己的儿子、女婿那样,绝然的走上了战场。
  
      死带来了生,还有……
  
      希望!
  
      “啊啊啊啊!”
  
      一个年轻的士兵放声大吼。
  
      他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他的父亲也看到了他。
  
      挥了挥手。
  
      下一刻,被怪物淹没。
  
      士兵瞪着双眼,眼角都裂开了,鲜血顺着眼角而下,混杂着泪水,刺痛感阵阵,但他不能动,他不能离开他所在的小队。
  
      因为,少了他一个。
  
      这个小队的方阵就会少了一角。
  
      那样……会死更多的人!
  
      不能再死更多的人了!
  
      足够了!
  
      已经足够了!
  
      年轻的士兵转过头,咬着牙,鼓着全身的力气扛着盾牌,承受着怪物一次又一次的撞击。
  
      ……
  
      “呵,卑微的虫子。”
  
      远处的山坡上,衣着华丽男子清晰的看到了这一幕,他不由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他头也不回的对身旁的传令兵说道。
  
      “去向大人回复。”
  
      “丰收、宽恕、战争、勇武神庙全灭。”</conten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