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一章 雁过拔毛
    人,总有固定称呼。
  
      这样的称呼会随着身份、地位的变化而变化。
  
      但不论怎么变化,一些称呼总是和人没有任何关系的。
  
      例如:冕下。
  
      这个称呼只限定与一类独特的存在中。
  
      它们,或者说他们。
  
      被称之为:神!
  
      爱特琳娜、纳尔森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老祭司,他们的目光不自觉的看向了其他人。
  
      那些随心而来的人。
  
      他们从这些人的脸上看到了崇敬和丝丝狂热。
  
      对于这丝丝狂热,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
  
      因为,在神庙内,那些信徒都有着这样的狂热。
  
      那是……
  
      信仰!
  
      “莱、莱恩,你封神了?”
  
      哪怕是牙尖嘴利的神庙女祭司在这个时候都结结巴巴起来。
  
      在这一刻,她想到了太多太多。
  
      如果莱恩封神了,那么……她呢?
  
      她会怎么样?
  
      那份契约还能够继续履行吗?
  
      假如履行了,她又会达到神庙程度。
  
      她曾想过莱恩的目的或许是封神,就如同三百年前发生的事情一样,但是她从未想过,竟然会这么的快。
  
      快到了她猝不及防,完全没有准备的程度。
  
      “我答应你的,不会忘记。”
  
      秦然走到了爱特琳娜的身前。
  
      阳光变为了背光,令女祭司依旧有些无法看清楚秦然的面容,但是听到了秦然的承诺,她心底却是一松。
  
      或许秦然冷血无情,但却重视承诺。
  
      对于这一点,她早已知道。
  
      因此,没有任何的犹豫,她就点了点头。
  
      看着顺从点头的爱特琳娜,秦然一笑。
  
      他很欣赏对方这种极有自知之明的态度。
  
      至于对方的野心?
  
      他从不担心。
  
      不仅是这样的野心根本无法威胁到他,还因为这样的野心,只会让对方更加努力的去完成他想要的一切。
  
      比如这一次与约特平原领主们的谈判。
  
      秦然真的是不得不夸赞对方一句:干得漂亮。
  
      有着手下那群盗贼、杀手做为眼线,秦然在昨天就得知了一切,而且,他也承认,就算是换做是他,也不会比对方做得更好。
  
      术业有专攻。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谈判者,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勉为其难。
  
      而对方?
  
      却是游刃有余。
  
      想着之后的计划,和对方现在身份能够起到的作用,秦然不由抬起了手臂,爱特琳娜下意识的伸手搀住了这只手臂,两人肩并肩的向前走去。
  
      就如同恋人一般。
  
      至少,在周围人的视线中就是这样的。
  
      “以艾亚哨所为屏障,我们会向着约特平原的内,建造新的城墙。”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六个月我们就能够看到新城的雏形。”
  
      “当然,莱恩你要是想要一座神庙的话,我们可以改变一下方向。”
  
      爱特琳娜如实的说着。
  
      虽然她很清楚,身旁的人应该已经知道了一切,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亲自汇报,就如同她明白她此刻的身份代表的是什么一样。
  
      很危险!
  
      她必然会被身旁男人的敌人盯上。
  
      但!
  
      也有着相当的机遇!
  
      在干掉那些被她引出来的敌人时,身旁的男人同样会给她相应的酬劳这是约定,更是记在了契约中的。
  
      至于想要安安稳稳的坐在家中获得收益?
  
      早在十岁的时候,爱特琳娜就没有了这样的幻想。
  
      她很清楚,获得必要付出。
  
      “不需要!”
  
      “按照你的计划来,对于建造之类的事情,我一窍不通。”
  
      “而神庙?”
  
      “还不到时候。”
  
      秦然微笑的回答着。
  
      在不了解眼前这个世界的‘神灵’究竟是怎么回事前,秦然不会冒然的建造神庙,尽管那样会让他脑海中的神火越发的雀跃也是一样。
  
      面对危险,秦然总是谨慎的。
  
      爱特琳娜更不会多嘴的询问。
  
      即使她很想知道秦然现在达到什么程度。
  
      是刚刚接触到‘神’的领域?
  
      还是……
  
      半人半神?
  
      她十分的好奇。
  
      但只要不是昏了头,她就不会询问。
  
      每个人都有秘密。
  
      而知道别人的秘密越多,就越危险。
  
      尤其是秦然这样的人。
  
      “我需要暂时休息一下,午餐时叫我。”
  
      “佩尔特需要你配合的安顿。”
  
      “而在车队中还有一位特殊的客人,我需要你严加看管,假如他有任何的异动,你可以放手全权处置。”
  
      秦然说道。
  
      “明白了。”
  
      爱特琳娜顺从点着头,在陪着秦然进入了那栋临时的房屋,待了大约几分钟后,转身走了出来。
  
      她快速的向着车队走去。
  
      秦然吩咐的事情,女祭司必然要做到更好。
  
      以前是,现在?
  
      更是。
  
      而在女祭司出门后,秦然的目光看向了房间的阴影。
  
      阴影一阵蠕动,‘傲慢’昂首走了出来,虽然是从阴影中走出,但却没有丝毫阴暗的感觉,‘傲慢’就仿佛是一位国王,阴影则是他的臣民。
  
      但是,当他走到秦然面前时,高傲的气息却略微一收,脸上有了亲近的笑容。
  
      “有发现?”
  
      秦然问道。
  
      “嗯。”
  
      “这样的交流有些陌生。”
  
      “但一切依你为主。”
  
      ‘傲慢’一点头,似乎不习惯用话语来告知秦然一切,他们更习惯用更加直接的方式。
  
      但同样的,眼前这个世界暗藏的某些东西,就注定了‘傲慢’的选择。
  
      更何况,他不会无视秦然的命令。
  
      毕竟……
  
      他们本就是一体的。
  
      “我在那里发现了一些痕迹,跟随那些痕迹,我在南方某地的密林中发现了一座神庙属于狩猎者的神庙。”
  
      ‘傲慢’如实的说着。
  
      “‘追随者’昂思科和狩猎者神庙吗?”
  
      “并不出乎预料。”
  
      “不过……”
  
      “他们到现在还能和平相处倒是出乎我的预料了,难道狩猎者完全投靠了‘吞噬者’?”
  
      “对方会甘心吗?”
  
      秦然抬起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桌面。
  
      在秦然看来,狩猎者成为叛徒,必然是有着巨大的利益在其中的。
  
      至于单纯的追随?
  
      别开玩笑了。
  
      就算是凡人的‘追随者’昂思科也是为了利益,更不用说是一个神灵了。
  
      ‘傲慢’没有回答。
  
      他不会影响秦然的思考。
  
      当‘傲慢’默默的消失在原地后,秦然又凝神苦想了片刻。
  
      最终,无法确认任何事情的他,暂时将这件事放在了一边。
  
      然后……
  
      他从【财富之收纳】中,拿出了那一束被黑色所侵染的金色麦穗。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