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七章 奸猾
迁怒!
  
  鲁夫当然知道那些领主大人们最擅长的事情了。
  
  成功了,是理所应当的,因为有着他们完美的计划。
  
  失败了,则要付出代价,因为你破坏了他们完美的计划。
  
  所以,在扶起了自己的弟子艾登后,鲁夫一刻都没有停留,就这么拉着自己的弟子向着艾亚哨所外跑去。
  
  在艾亚哨所外,他隐藏了两匹上好的战马。
  
  足够他和他的弟子,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到约特平原。
  
  当然了,约特平原可不是终点。
  
  那里富饶不假,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保障。
  
  更远的北方,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
  
  或许会有苦寒。
  
  但总比丧命来的好。
  
  至于南方?
  
  别开玩笑了,在纳威亚城发生了惊天之变后,普通人谁敢单枪匹马的前往南方,那真的是找死了。
  
  “老、老师我们去哪?”
  
  艾登嘴巴走风漏气的问道。
  
  相较于刚刚伪装出的那种讨人厌的样子,这个时候的艾登哪怕是嘴巴走风漏气也不让人感觉到厌恶。
  
  相反,有种机灵和聪慧的感觉。
  
  “至少要到斯玛科丘陵,最为安全的是穿过威斯山谷,进入到琳雅山脉。”
  
  鲁夫脚步不停的解释着。
  
  “斯玛科丘陵?”
  
  “那里可是盗匪之家!”
  
  嘴巴走风漏气的年轻人惊呼着。
  
  “那也比去面对那些怪物强,至少……”
  
  “人是可以沟通的!”
  
  鲁夫说着停下了脚步,他的目光看向了远处。
  
  在那里应该有着两匹战马才对。
  
  而现在?
  
  空无一物。
  
  很显然,他的意图被发现了。
  
  不过,就如同他说的那样,只要是人,就可以沟通,就有着婉转的可能。
  
  “是哪一位大人?”
  
  “我只是以为手无寸铁的老人,而艾登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年轻人,我们没有任何的武力。”
  
  “您不需要小心。”
  
  “相反的,我会为您带来一笔财富。”
  
  鲁夫深吸了口气后,这样的高声喊道。
  
  而随着这样的喊声,在这艾亚哨所偏僻的一角中,一个高大的男子走了出来。
  
  对方的身躯足足超过了常人一个头。
  
  而且,不单单是高,对方还十分的壮硕,皮甲外露出的手臂肌肉,一根根、一条条虬结在上,仿佛是老树的根须。
  
  看着那比自己大腿还粗的手臂,特别是满是疤痕的面容,艾登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不过,年轻人还是下意识的挡在了自己的老师面前。
  
  “原来是都伊尔大人。”
  
  鲁夫拍了拍自己弟子的肩膀,脑海中想着对方的资料。
  
  都伊尔,曾是斯玛科丘陵内某支盗匪的头目,但是在竞争激烈的斯玛科,对方风光了两年后,就迅速的被后起之秀摧毁了整个基业,变成了丧家之犬,不过,对方却是大难不死,被当时心情不错的‘鸠尾领’领主首领,成为了对方手下的剑术长之一。
  
  对方暴虐,贪婪。
  
  让人惧怕。
  
  但鲁夫绝对不介意对方贪婪。
  
  他巴不得对方这样。
  
  “我有一笔不小的积蓄,都伊尔大人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全部的送给您。”
  
  鲁夫这样的说道。
  
  “你的积蓄有多少?”
  
  “如果足够的多,我可以让你们死的痛快一点。”
  
  “如果不够的话……”
  
  都伊尔狰狞的笑着,眼中的不怀好意简直是显而易见。
  
  “当然够多。”
  
  “至少是你能够拿到的两倍。”
  
  “您接下了任务,但您不需要真正意义上的完成它,或者说……您可以获得双倍的奖金。”
  
  “领主大人的,还有我的。”
  
  “当然,您要是想要第三份的话,我也可以给您。”
  
  鲁夫显然懂得该怎么和这样的人打交道,都伊尔明显来了兴趣。
  
  “第三份?”
  
  都伊尔看着鲁夫。
  
  对方会贿赂他,他早就猜到了。
  
  就如同他不介意拿到两份奖赏后,干掉对方一样,但是他没有想到竟然还有第三份。
  
  出乎预料的第三份。
  
  “您刚刚牵走了我的两匹马,在其中一匹的马鞍下,我藏了一份地图,那是我得到的藏宝图。”
  
  “它来自斯玛科丘陵。”
  
  “是那些家伙的宝藏!”
  
  鲁夫很认真的说道。
  
  “是那些家伙?!”
  
  都伊尔双目瞪了起来。
  
  在斯玛科丘陵被称之为那些家伙的存在,可仅有一股,就让让他成为丧家之犬的那一股。
  
  但马上的,都伊尔就想到了什么。
  
  “你怎么会有那些家伙的藏宝图!”
  
  “你骗我!”
  
  “那些家伙根本不会有藏宝图!”
  
  认为自己被欺骗,愤怒的都伊尔一步上前,扒拉开了年轻人,将鲁夫揪住领子,一把抓了起来。
  
  “在世人眼中,那些家伙来去如风如同鬼魅,目标选择也各不相同。”
  
  “但是……”
  
  “他们也是人,也需要食物,也需要休息,也需要给自己留下退路,只不过,他们掩饰的比较好罢了。”
  
  “甚至为了让人不解、恐惧,他们不会动现场的财物,但是最值钱的一部分,他们早已经拿走了。”
  
  “留下的,只是为了让你们看着。”
  
  鲁夫尽量语气清晰的解释着。
  
  或者说,条理分明的唬骗着。
  
  他说的当然是假的。
  
  对于那些家伙,他只是听说过那些家伙每一次出动都会寸草不生,但却不动财物的做法。
  
  他曾经也很好奇的研究过为什么,但是一无所获。
  
  不过,用来唬骗眼前的都伊尔却是再好不过了。
  
  看着对方闪烁的双眼,他知道对方上钩了。
  
  “你知道那份宝藏是多么的巨大吗?”
  
  “它足够让我们挥霍一生。”
  
  鲁夫开始抛出了更多的饵。
  
  “那你为什么不提前去拿出来?”
  
  意动的都伊尔询问着。
  
  “因为,我无法无故消失。”
  
  “而且,我缺少一个强而有力的帮手。”
  
  鲁夫说出了早就想好的答案,并且,不着痕迹的拍着对方的马屁。
  
  “很好!”
  
  “我会带着你们离开,但是如果让我发现你在骗我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现在,跟我来。”
  
  “你们的战马我放到了其它地方。”
  
  对方说着,转身就走。
  
  鲁夫则马上跟了上去。
  
  以对方的贪婪,贪墨下两匹上好的战马而不送回营地是自然的,这也是他计划中的关键一点。
  
  因为,这会让对有一种尽在掌握的感觉。
  
  事实上?
  
  走在对方身后的鲁夫袖子微微抖动。
  
  一瓶药水被扭开了瓶塞。
  
  淡淡的近乎无味的气体开始弥漫开来,都伊尔大约走出了十几步后,就这么的摔倒在地。
  
  “拿上他的长剑,扒了他的盔甲,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都带上,这是我们的路费。”
  
  对着自己的弟子说完,鲁夫就开始沿着地上留下的战马痕迹,向着一侧跑去。
  
  很快的,他就找到了自己准备好的战马。
  
  但在战马前却站着一个人。
  
  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年轻人。
  
  那个用剑鞘抽掉自己弟子数颗牙齿的年轻人。
  
  看着这个年轻人,鲁夫马上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这位大人您有什么事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有一份藏宝图要献给您!”
  
  鲁夫情真意切的说着。
  
  而年轻的士兵给予的回答则是抬起剑,用剑鞘狠狠的抽打在对方的脖颈上。
  
  砰!
  
  闷响后,这位‘智者’昏倒在地。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