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九章 开始
    轱辘、轱辘。X23US.COM更新最快
  
      车轮在黄土路上转动,一辆由两匹驽马拉着的马车稳而快的行驶着。
  
      车窗外,丛丛绿植迅速的闪过。
  
      耳边则是鲁夫对于‘戈尔德领’的描述。
  
      “‘戈尔德领’应该是整个约特平原上最小的领地了,不仅没有所谓的城堡,也没有耕地,而是完全由几个散落的村庄组成的一个镇子,初代的镇长就是戈尔德领初代的领主。”
  
      “那是一位和善、与世无争,却又喜欢研究的长者。”
  
      “很快的,一批人就聚集在了那位长者的身边,他们学习着那位长者的知识,然后,学以致用的投靠到了约特平原各个领主的麾下,可以说每一位领主都和‘戈尔德领’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也正因为这样,‘戈尔德领’成为了约特平原上为数不同的平和之地。”
  
      鲁夫说到自己的家乡时,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怀念。
  
      秦然则想到了更多。
  
      ‘戈尔德领’距离艾亚哨所并不太远,只需要两个日出的时间就能够赶到,可以说这个‘戈尔德领’就是艾亚哨所和约特平原间的一个缓冲地,再加上没有耕地,才会成为约特平原的平和之地。
  
      不然的话,蚊子腿再小都是肉,以他了解到那些约特平原领主的贪婪性格,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
  
      当然了,这些都不关他的事情。
  
      他只希望了解到当初的契约是什么。
  
      或者说,为什么会签订下那样的契约。
  
      微微闭上了双眼,秦然在鸦羽斗篷下的肌肉一缩一紧,体内的晨曦、瘟疫之力缓缓的流转。
  
      抓紧任何时间增强实力,对于秦然来说简直是本能了。
  
      事实上,这一次乘坐马车出行,除了‘戈尔德领’借阅书籍需要鲁夫的身份作保外,就是因为,秦然需要一个还算安稳的环境来适应不断‘变强’的身躯。
  
      那是一种极为隐匿的变强方式。
  
      随着脑海中火焰的跳动,他身体中的各个源力都在缓慢变强着。
  
      不过,这个缓慢却是相较于他使用黄金技能点时的情况,如果和以前相比较,快了十倍都不止。
  
      而这样的快速,则让秦然需要每时每刻都要调整。
  
      或许质变的到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以最佳的状态去应对一切,总是没有错的。
  
      鲁夫看着闭上了双眼的秦然,微微的松了口气。
  
      一路上,他真的是没话找话说,尽可能的让身边的‘冕下’感到开心,但是对方就好像是一个面部神经坏死的人,他不论是说出了多么让人捧腹的笑话,还是多么的有趣的见闻,对方都是淡然的模样。
  
      他宁肯去面对一个满脸杀意、浑身冰冷的屠夫,也不愿意面对一脸淡然的对方。
  
      因为,他在那样的淡然中看到的是无视。
  
      对一切事物、规则、人的无视。
  
      恐怕除了对方在乎的外,任何一切对于对方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而以这样的事实做为前提的话……
  
      万物皆可杀?!
  
      不自觉的,鲁夫在心底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顿时,这位智者在倒吸了口凉气的同时,额头上开始冒汗了。
  
      鲁夫是一个善于联想和推测的人。
  
      他不自觉的想到了更多。
  
      也不自觉的看向了秦然那永远波澜不惊的面容。
  
      这样的家伙成为了神灵,也不知道会是善神?还是恶神?
  
      不过,也只有这样的家伙才能够成为神灵吧?
  
      视一切为草芥。
  
      虽然仅仅只是在艾亚哨所待了不到几个小时,但是‘半人半神’的传言,鲁夫却是听说了。
  
      他虽然有些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但他很明智的没有询问。
  
      他暂时将一切当成了真的。
  
      要是真的成为了神,会以什么样的名号?
  
      ‘英雄神’是不可能的!
  
      虽然他屠杀过神,但他本质不是这样的。
  
      那么,会是……
  
      “啊!”
  
      就在鲁夫心底猜测的时候,突然他看到秦然睁开了双眼,犹如是一柄出鞘的长剑般刺向了他一般。
  
      鲁夫忍不住的惊呼出声,手捂着胸口缩到了车厢内一角。
  
      “罗夫,停车。”
  
      秦然出声道。
  
      年轻的士兵立刻拉住了缰绳,与身旁的艾登跳下车,替秦然拉开了车厢的门。
  
      无视着艾登好奇的目光,跳下马车的秦然径直向着一处灌木丛走去,年轻士兵拔出了长剑,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而艾登则是看着自己的老师,用目光询问着自己的老师应该怎么办。
  
      鲁夫用嘴向着秦然的背影撅了一下。
  
      尽管他无法确定秦然在乎什么。
  
      但有一点这位智者可是可以肯定的,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在对方身边绝对比待在车厢里安全。
  
      至于趁机逃跑?
  
      他可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
  
      不要说是‘半人半神’的那位了,就算是那位的近卫,也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找到他们,将他们斩杀。
  
      当然了,这也不是说他放弃了。
  
      逃跑,也是需要技巧的。
  
      最好是给自己留下后路。
  
      脑子里转动着那些小心思的鲁夫,在自己弟子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向着前方的两道已经停下脚步的身影追去。
  
      灌木丛并不高,也没有太多的荆棘,再加上有那位年轻的士兵开路,鲁夫和艾登师徒两个很顺利的走了进去。
  
      然后……
  
      他们看到了一具靠在树干上的尸体。
  
      一具衣着花哨,带着风角帽,帽子上插着一支长尾鹫羽毛的男子,对方腰间有短剑,已经被翻开的背包内则是一些食物、水壶,而跌落在侧的竖琴则说明着对方吟游诗人的身份。
  
      “吟游诗人?”
  
      “真是可怜的家伙!”
  
      鲁夫诧异的看着这具尸体。
  
      出生戈尔德领的智者,注定对这些吟游诗人有着相当不错的感观,当然了,这是在没有冲突的前提下,一旦有了冲突,他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而此刻?
  
      “艾登帮忙把这个可怜家伙埋了……等等!别动他!”
  
      鲁夫一边向着尸体走去一边说着,但话语才出口一半,他就看到了秦然将尸体翻了过来。
  
      从正面看一切正常的尸体,背靠着树干的那一面却早已腐烂。
  
      腐烂程度极大,几乎是烂到了腔子里,五脏六腑早已成为了一堆烂肉。
  
      可没有蛆虫。
  
      也没有异味。
  
      就如同是一个烂了一面的苹果般,从一面看是完好的,从另外一面看则是令人作呕的。
  
      极为不正常的腐烂。
  
      鲁夫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如同触电般拉着自己的弟子向后退去,然后,不由分说的将怀里的药剂塞进了自己和弟子的嘴中。
  
      在药水流过舌头的响动中,这位智者含糊不清的呢喃着。
  
      “腐烂之瘟!”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